弥天谎言三伏贴

  作者:棒棒医生

  关于三伏贴,写还是不写?我至少犹豫了三年。在现实与医者良知之间彷徨了三年之后,尤其在《中医药法》正式实施之后,我决定还是写点什么。

  不管有多风靡,三伏贴是一个弥天大谎,就像多年前的打鸡血疗法一样,注定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时间早晚而已。

  一. 三伏贴没有悠久的历史

  每年三伏天到来,都有无数家长抱着孩子去排队贴三伏贴,在他们默认的认识里,三伏贴是祖国医学悠久的疗法,疗效早已经过了几千年的验证。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三伏贴”或者“三伏灸贴”,在中医浩如烟海的古籍中(从民国往前数的全部)压根就不存在。一个常见的说法是,三伏贴起源于清代《张氏医通》,我们看看原文吧,《张氏医通.卷四.诸气门下.喘(短气、少气、逆气、哮)》中有一段话:

  “冷哮灸肺俞、膏肓、天突,有应有不应。夏月三伏中,用白芥子涂法,往往获效,方用白芥子净末一两、延胡索一两、甘遂细辛各半两,共为细末,入麝香半钱,杵匀,姜汁调涂肺俞膏肓百劳等穴。涂后麻瞀疼痛,切勿便去,候三炷香足,方可去之。十日后涂一次,如此三次,病根去矣。”

  从时间、药物、穴位来看,与今天的三伏贴基本相同,方法是涂,与贴也差不多。关键是疗效判断。张璐记载,一个三伏(三次)就可以去病根。为什么方法一样的现代三伏贴要三年才有略强于安慰剂的疗效(见后)呢?张璐记载的那种神效(哮喘一个疗程去病根)可靠吗?

  在同样的一章中,张璐还记载了其他的治疗方法,如,“古人治寒包热邪。预于八九月未寒之时。用滚痰丸下其热痰。后至冬无热可包。则不发矣。”说明“冬病秋治”也是可以治疗各种呼吸道感染的。“滚痰丸”在古籍中随处可见,流行程度是类“三伏贴”的无数倍,要说疗效验证的话,可谓天壤之别,现代中医难道是刻意遗忘“冬病秋治”?

  同一页又记载道:“丹方治冷哮痰喘,用胡椒四十九粒,入活虾蟆腹中,盐泥存性,卧时,分三次醇酒服之,羸者凉分五七服,用之辄效。”这种巫术意味浓厚的丹方张璐也认为是极有效的,其记载可靠性可想而知。

  所以,仅仅看一本书的话,我们无法相信张璐原始“三伏贴”的疗效;除非,有记载这种疗法曾经广泛流行,并且得到验证。可惜,我们在其他古书中看不到任何证据,《张氏医通》是一个孤证。

  各家中医院三伏贴宣传资料中多有“三伏贴又名天灸”的说法,这也是错误的。“天灸”始见于宋王执中的《针灸资生经》,“治疟之方甚多,又惟小金丹最佳,予尝以予人皆效。然人岂得皆有此药哉,此灸之所以不可废也。乡居人用旱莲草椎碎,置在手掌上一夫(四指间也)当两筋中,以古文钱压之,系之以故帛,未久即起小泡,谓之天灸。”这个治疟神方小金丹没有启迪屠呦呦,成为可惜。而“天灸”显然不是“三伏贴”,是泛指用对皮肤有刺激性的药物敷贴于穴位或患处,因不用艾火而局部皮肤有类似艾灸的反应,所以叫“天灸”。抓一把辣椒夹在手指间恐怕是最有效的“天灸”了。天灸没有“时间生物学”的含义,与三伏贴根本不是一回事。

  总之,三伏贴在古代只有一个孤零零的“三伏涂”的原型,没有广泛流行,更没有疗效验证。史书上也完全没有它“治未病”,降低儿童或成人呼吸道感染或传染病发病率或死亡率的丝毫痕迹。说三伏贴历史悠久是对古人的厚诬,古人没有这么无耻。

  二. 三伏贴没有理论依据

  三伏贴广泛宣传的理论大致是,三伏天阳气最盛,这时候施敷贴灸治的话,可以把深潜在体内的寒邪驱除出去,到了冬天就不会发病了。这个理论至少包含以下几层含义:

  1、三伏天阳气最盛。这里的所谓阳气,其实与气温相关,三伏天最热,所以阳气最盛。但是,我们已经知道,气温与纬度、海拔等密切相关,不可能是固定的日期,阳气最盛的时机也不可能统一在三伏这几天。海南的病人开始贴头伏贴,北京的病人不可能同步;平原的病人与高原的也不可能同步。阴阳二气变化精微,怎么可能地不分南北,人不论虚实,全国整齐划一地开始于7月12日,终止于8月21日呢?这太不符合以“辨证”为牌匾的“东方科学”了!

  2、寒邪只有在三伏天才能彻底驱除。我们且不论体内有没有“寒邪”这种东西,说它只在三伏天才能彻底驱除,那不是太小瞧我大中医的博大精深了吗?在春天、秋天乃至冬天进行的针灸、拔火罐和食疗等等神奇疗法,要说根本就拔不干净体内的寒邪、湿邪,那些养生馆国医堂在这三季里都是骗人的吗?贴了三伏贴,体内寒气驱干净了,秋天冬天再拔火罐还有意义吗?

  其实,人体内压根就没有“寒邪”这种东西。三伏贴宣传疗效的慢阻肺、哮喘、过敏性鼻炎、类风湿关节炎等疾病的病因各不相同,也与寒或寒邪毫不相干。慢阻肺与吸烟、空气污染、感染等相关,一年四季均可发病,戒烟才是最重要的预防措施。哮喘与遗传和环境因素(各种变应原、食物、药物、吸烟等)相关,也是一年四季发病,没寒什么事。过敏性鼻炎和哮喘基本是“同一种病”。类风湿是自身免疫性疾病,也是一年四季发病,控制不好的话,三伏天一样关节痛。以为冬天多发一点就是“冬病”,从根本上就错了。

  三.三伏贴疗效没有事实依据

  虽然理论不科学,但是确实有疗效啊。很多人这样理解三伏贴。问题是,有吗?真的有吗?拿得出事实和数据吗?

  我们说,牛痘可以预防天花,事实和数据显示,人类确实依靠牛痘消灭了天花。

  我们说,白喉疫苗可以预防白喉,事实和数据显示,我国依靠白喉疫苗使解放初白喉发病率23.1/10万,病死率15%,降到了现在的零。

  我们说,沙克和沙宾疫苗可以预防脊髓灰质炎,事实和数据显示,我国依靠这两个疫苗在2000年消灭了脊髓灰质炎。

  我们还可以举出无数的事实和数据来说明现代医学“治未病”的丰功伟绩,但是,三伏贴有吗?三伏贴降低了哪一个病的发病率?

  不错,三伏贴也有很多研究论文发表,显得也很有疗效。

  检索中国知网可见,三伏贴论文2003年、2004年、2006年各1篇,2005年2篇,2007年4篇,之后逐渐多起来,至2016年达到顶峰,76篇。也就是说,三伏贴的真正历史只有十年左右。

  这些论文中,影响力最大的一篇是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由常德市第一中医院和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2012年完成的《不同季节穴位贴敷对寒痰阻肺型慢性阻塞性肺病稳定期疗效观察》,被引用43次。这个研究将COPD稳定期患者150例,随机分为伏九组、三伏组和三九组,各组用相同成分和剂量的药物(白芥子、甘遂、细辛、延胡索、肉桂、生姜汁),在相同的穴位上贴敷治疗。不同的是三伏组于每夏初伏、中伏、末伏第1天各贴敷1次,计3次;三九组于每冬一九、二九、三九第1天各贴敷1次,计3次;伏九组于夏季三伏、冬季三九第1天各贴敷1次,计6次。然后,其结论是:从综合临床疗效、生存质量、疾病发作次数及肺功能4个方面进行疗效评定。伏九组总有效率为88.0%(46/50), 优于三伏组的76.0%(38/50)、三九组的70.0%(35/50)(P<0.01,P<0.001)。这个结论简直是打三伏贴的脸,三伏贴的疗效比不上三九三伏混合帖,仅仅比三九贴强一点。而三九贴也是有效的,三九不是阴气最盛的吗?怎么也有效?中医们驱除的究竟是不是“寒邪”啊?这个研究最大的缺陷还在于,它没有设安慰剂组,不然就好看了;也许设了,被抹去了。

  其他各种三伏贴的研究均有奇葩设计缺陷,研究质量之低劣,令人目不忍赌。这就难怪,在各种所谓三伏贴优势疾病的指南中,都看不到三伏贴的影子。比如,中华儿科学会2016版的《儿童哮喘诊治指南》代表了哮喘诊断与治疗的当今最高水平,其中有一句给中医药留面子的话,说中医临床积累了丰富经验,但是缺乏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的研究云云,一字不提“三伏贴”。最新的2015版天津《变应性鼻炎诊治指南》中一模一样的给面子,同样不提“三伏贴”。2015年全球慢性阻塞性肺病防治倡议组织(GOLD)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指南》则连中医中药也一个字不提,遑论“三伏贴”。就连中医自己编的《小儿反复呼吸道感染中医诊疗指南》中,也不提“三伏贴”。也就是说,所有权威的疾病指南都不提三伏贴,学术界一致默认,三伏贴是毫无证据的;连中医自己都羞于提及。

  三伏贴,一个弥天谎言。

  谎言就是谎言,不可能永远地欺骗所有人。

(XYS201801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