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关于方舟子说‘中国农业大学是烂校’的严正声明》一文的看法

  最近,在《新语丝》看到了格朗桑校友《关于方舟子说‘中国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农大)是烂校’的严正声明》文章,觉得作为农大人有必要对此照照镜子,正正衣冠,说几句实话。

  首先,格朗桑校友对方舟子先生说“中国农业大学是烂校”及时站出来发表 严正声明,提醒大家理性对待,值得我们敬佩。如果所有农大校友和所有农大人都像格朗桑一样时刻关注着农大的生态,那么,农大再烂也烂不到那里去。

  其次,我们认为“中国农业大学是烂校”这个命题不太严谨,应改为“中国农业大学几届主要领导烂了”。因为根据我们了解的事实和切身体会,中国农业大学没有烂,中国农业大学的根基和绝大多数教职工及领导都是好的,学生很优秀,但几届主要领导烂了是事实,甚至烂得比方舟子先生和我们曾在《新语丝》上所公开的性质更恶劣、后果更可怕、程度更彻底!

  下面不妨略举几个主要事例:

  一、中国农业大学创立了世界成功贪腐史上的经典范例。

  原校长石元春任法人代表的学校开发获诺贝尔奖的阿维菌素项目公司被全部贪没倒闭,而被腐败分子私自转到社会上却支撑起了两个上市公司。公司总经理王玉万在学校原主要领导的包庇下越举报越腐败,不但把一个获诺贝尔奖(即阿 维菌素)项目在国内率先成功开发应用的学校高新技术骨干企业(京农公司)全部贪没亏损倒闭,而且王玉万在任职期间利用阿维菌素技术注册了3个私营公司(北京博可达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万科同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中农大(北京)生物科技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入股了2家公司(荷本大药厂、北京 国威药业有限公司),成就了2个上市公司(北京中农华威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桂林集琦公司)。可以肯定的说,中国农业大学创立了世界成功贪腐史上的经典范例。

  二、中国农业大学作为农业龙头高校沦落成了坑农害农的罪魁祸首。

  原校长江树人亲任技术总顾问,学校将毫无医学知识的王玉万用阿维菌素的残渣废料替代国标原料制造假药的伪专利技术(97103659.4号)作价700多万元并出资4000万元组建“中农大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计划年产值几亿元,并与深交所签订合同准备发行股票上市。该技术存在用阿维菌素的残渣废料替代国标原料制造假药反法律、用乙醇及丙酮作溶剂制作不出乳剂反科学、用丙酮作溶剂毒性大妨害公 共利益反人民这三大严重问题,至今被中国农大成功包庇(新语丝已揭露)。就这样中国农大一个在国际上获得诺贝尔奖的项目不但被完全贪没,而且还活生生变成了坑农害农的罪魁祸首!

  三、中国农业大学连文件都敢作假,尊严丧失殆尽。

  在京农公司腐败问题行将败露的情况下,李晶宜书记、江树人校长等通过制造假新闻、向法院提供伪证、出具中国农业大学假文件、将举报人送进监狱等一切违法手段保护王玉万、打击报复举报人。制造假新闻、向法院提供为证等问题以前在《新语丝》上进行过披露,制造中国农业大学假文件证据附后。中国农业大学出具的1993(43)号文件用来保护王玉万并将举报人曹玉信送进监狱,但通过律师调查取证,1993年中国农大全年只发到39号文件。堂堂副部级单位中国农业大学,连学校文件都敢作假,还有什么可以让人相信?

  四、原校长江树人一边在农大当校长,一边在社会上直接参与对集体资产和老股东利益的掠夺。

  根据网上搜索到的文章《辉丰农化“隐秘”上市真相 集体资产被掠夺》(2010年08月02日15:45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原校长江树人在其担任校长期间,与他的弟子、地方官员利用掌握的农大技术成果等公共资源组成利益集团,兼职或参股捞钱。文章披露的关键事实有:“招股说明书显示,江树人2009年在 辉丰农化领取的年薪为10万元。有知情人向《财经国家周刊》说,江树人自2007 年起就在辉丰农化领取报酬,每月3万元”。这样的高校主要领导一边当着中国农大的校长,一边到处吸血,都钻到钱眼里了,哪里还管得上中国农大的死活?

  五、原女性书记李晶宜在她的直接下级中认了三个干儿子。

  当前,通过反腐败暴露出的男领导一般都认了很多干女儿,中国农业大学李晶宜书记作为女流巾帼不让须眉,一口气在她的直接下级中认了三个干儿子!

  六、原校长陈章良主政农大时期,腐败频发。

  原校长陈章良主政农大时期,腐败频发。主要有一是在“非典”时期贸然为果子狸平反;二是挪用公款6000万元炒股;三是把农大7320万元公款“借”给没有建造资质的私人公司来承包农大的基建项目谋取暴利。

  七、柯柄生校长任职期间,欺骗中央,包庇原校长石元春的学术腐败。

  原校长“三院院士”石元春的学术腐败问题在《新语丝》曝光后,农大作为科技部牵头的五个部级单位组成的石元春学术腐败举报案件工作组成员,明明知道举报的核心问题是石元春涉嫌学术腐败而不是质疑“黄淮海治理项目”,但最 终结论还是采用“偷梁换柱”之计,欺骗中央,污蔑举报人是要否定“黄淮海治理”成果,而把石元春学术腐败问题包庇起来。

  八、中国农业大学丧失了祛病强身的最好机会,变成“烂校”为期不远。

  上述每个事例均是事关人民利益、事关党纪国法、事关政治站位的原则问题和大案要案。百年中国农业大学,连续几届主要领导如此目无中央、目无党纪、目无国法、目无道德、目无科学、目无人民!学校在《2018新年献词》中毫无羞愧地说“2017年,学校党委认真接受中央巡视的‘政治体检’,通过巡视整改‘祛病强身’,百年老校精神振奋,重装出发”。实际上上述问题通过中央巡视一个都没有得到解决。

  2017年,中央巡视组贯彻中央的反腐战略,认真巡视了中国农大,在巡视动员会上,校党委书记姜沛民还向中央巡视组和学校教工郑重承诺对巡视中发现的问题“件件有答复、事事有落实”。巡视组向农大移交了100多个问题,几十条线索,可巡视组离开后,上述问题一个都没有回音,更是一个都没有得到解决,姜沛民书记的承诺完全是空话、谎话。中国农业大学丧失了祛病强身的最好机会,看来,中国农业大学变成“烂校”是迟早的事,我们普通职工除了心疼之外就剩悲哀了!

  新年已经到来,最后还要感谢格朗桑校友对母校的关心,感谢《新语丝》对科教领域特别是中国农业大学反腐作出的巨大贡献,尽管“中国农业大学是烂校”的日子为期不远!

  中国农业大学职工:田向荣 杨智泉

  2017年元月7日

(XYS201801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