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刊上疯狂灌水的优青武高林研究员

  作者:唐吉可德的风车

  近几年有个农林科学类的水刊Land Degradation & Development (简称LDD),2013年JCR报告中它的影响因子是1.991,在34个土壤学刊物中列第10,而2017年的新JCR报告中飙升到9.787,远甩那些老牌的农林类、土壤学类刊物N条街。一个传统的刊物,影响因子有如此突然表现,确实让内行有些懵,也引发圈内人的普遍质疑.。

  根据Retraction Watch(撤稿观察)说明,该刊物存在明显的人为引用操作,即“互引+自引”,(http://retractionwatch.com/2017/04/07/another-editor-resigns-journal-hit-citation-scandal/http://retractionwatch.com/2017/03/21/editor-chief-caught-manipulating-citations-now-hes-asked-resign/;  http://retractionwatch.com/2017/06/19/journal-hit-citation-scandal-named-among-top-field/;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7/06/22/journal-suppression-reduce-self-citation/http://resource.wur.nl/en/show/Spanish-professor-key-figure-in-citation-cartel.htm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39683268/Report-Citation-Cartel-Editor#)。 不清楚明年2018年的JCR是否会把LDD踢出SCI俱乐部。在媒体压力下,Wiely集团已让主编Artemi Cerda辞职,丑闻很可能会降低论文的引用率,把LDD打回到影响因子是2左右的原型。毕竟农林科学类似老牌的SBB也才只有4点多的影响因子,毫无疑问LDD冲得太快了。

  但就是这么个普遍受人质疑的刊物,仍有人乘其还未被JCR踢出前,疯狂灌水,目的就是利用所在单位年终数点数的津贴奖励政策。如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武高林教授,是2017年的新科优青,利用自己是LDD编委的特殊便利,一人在2017年于此刊物上就灌水文6篇,而这个刊物整个2017年的发文量一共才233篇,占2.6%。武高林教授利用这6篇LDD水文,可赚取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近40个奖励点 数,可拿到学校的大约30多万元的奖励。其实,武高林教授的“水教授”之名早就有苗头,数年前,他一个人会连续几年,每年都能发表出10几篇科技论文来。作为需要野外取样、室内测定的农林环境学科,文章发表有大小年之分,但如此效率,自然会让人浮想联翩。实际上,如果仔细看下他的文章,大多数是思路、研究方法、结果与结论无二,只是换个实验地点、植物土壤类型而已。但这些质疑仍挡不住水教授拿优青的帽子,那些评审许多是大外行,估计只会数文章数。

  看来水教授不但要靠水文拿国家优青的帽子,还要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所在单位的丰厚奖励。

  从整个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LDD上发文量来看,2015年是1篇,2016年6篇,而此刊物突然发水后的2017年突然达到20篇,其中武高林教授自己贡献了6篇。

  试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官方如何回应,是否会改变其年终奖励政策。

(XYS201801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