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纪小龙大夫

  ――根据在第四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颁奖仪式上的发言整理

  ・方舟子・

  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一个简单的仪式颁发第四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这个奖是在2013年创办的,每年奖励一名在帮助中国公众理解科学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奖金一万美元。前三届的获奖者分别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饶毅和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P。这一届的获奖者是武警总医院原病理科主任纪小龙大夫。

  我和纪大夫认识是在2003年我刚回国不久。我去北京电视台参加录制一个科普节目,纪大夫也是嘉宾,我们就这么认识了。我当时还有坐地铁的自由,是坐地铁去的,节目录制完了,纪大夫问我住在哪里,发现离他家不远,就开车先送 我回家。我们一路上聊天。他说他一直在看新语丝,知道我那段时间在揭露一个叫王振国的吉林人,这个人发明了一种叫天仙液的中药,号称能够治疗肿瘤效果多么多么好。纪大夫说,其实几年前王振国刚刚开始推销这种中药的时候,他就去买来做了动物实验,发现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就把这事记住了。后来在2004年 的时候,方玄昌来找我,他当时在《中国新闻周刊》当记者,要做一个揭露王振国的封面文章,题目叫《王振国的“抗癌”神话》,我和方玄昌就是这么认识的。我就推荐了方玄昌去采访纪小龙,他们也因此认识了。这篇报道出来后,影响很大,王振国恼羞成怒,派了他老家吉林通化的警察上北京要抓方玄昌,还去找过纪大夫,倒是没来找我。所以我们仨就是因为一起冒险揭露王振国这个卖假药的医骗绑在了一起。后来还一起揭露过肖传国。所以2010年方玄昌和我先后遇袭,当时怀疑的对象,第一是肖传国,第二就是王振国。

  我和纪大夫认识以后,又一起做过几期科普节目。他请我去参观他的病理室。我约好了时间去了,还没走到病理室门口,就听到他大声地说:“都这个时候了还去吃中药,还花了这么多钱,你不知道中药都是骗人的吗?以后不要再花这个冤枉钱了。”我走到门口一看,纪大夫正拿着病历对一个上年纪的病人说话。我那段时间经常上电视、网站和中医辩论。当时国内反对中医最出名的有三个,除了我,还有何祚庥院士和中南大学的张功耀教授。我是学生物出身,和医学沾点边,何院士是研究理论物理的,张功耀是搞哲学的,他们离医学就更远了。所以那些中医就经常说我们不懂医,说医生没有一个反对中医的。国内有很多西医私下里也反对中医,骂中医骂得厉害,但是让他们公开批评中医,又没有一个愿意,怕被人说是同行相轻,或者是担心违反中西医结合政策。现在网络上有几个年轻 医生公开反对中医,例如李长青、棒棒医生,但是在老一辈的医生当中,是找不到的。刚好没多久凤凰卫视请我参加一场中医辩论,我问纪大夫愿不愿意一起去,他爽快地答应了。从那以后有中医辩论会,只要能带人,我都让纪大夫去给我助阵,包括2007年在北京协和开了一次中医辩论大会,我也推荐纪大夫参加,他是反对中医这方唯一一个医生。以医生的身份,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来批评中医,对一些观众来说,说服力会强一些。

  除了揭露假药和批评中医,纪大夫更多地是在做医学科普。在认识我之前他就已经做了很多科普工作。有一年我到辽宁电视台录制一个节目,制片人说他们计划录一个医学科普系列讲座,问我有没有人选可推荐。我就推荐了纪大夫。他们找司马南了解情况,司马南也推荐了纪大夫。这样纪大夫就去那里开了讲座。过了大约一年,我又去辽宁电视台录节目,制片人对我说,你上次推荐的那个大夫可真会讲,节目很受欢迎,收视率在我们台排第二。纪大夫的医学科普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有亲身的体会。我也做医学科普,但是我是纸上谈兵,是通过搜索、阅读医学文献来做科普,而纪大夫是病理学家,几十年来解剖过两千多具尸体,看了无数病理切片,对人体构造非常熟悉,做科普时能结合自己的病理经验讲得深入浅出,生动有趣。第二个特点是敢于正视国内医学界的弊端,批评过度医疗,不怕得罪同行。例如他对国内把宫颈糜烂这种生理现象当成疾病来治 疗的批评,就帮助了很多妇女避免受害。当然,他的这些批评,有的是个人体会,别的医生不一定同意。只要是有根有据的,有争议是正常的。但是纪大夫也受到了很多不正常的人身攻击,特别是来自方黑的攻击,他们为了打倒我,连带着把和我有关系的朋友、战友,也都恨上、牵连上了。

  纪大夫首先是一个著名的病理学家,一个好医生,但是我们这个奖不是医学奖,而是科普奖。为了表彰纪小龙大夫在普及现代医学知识,批评中医,揭露假医、假药,反对过度医疗,帮助中国公众掌握现代医学知识、提高识别真伪医疗的能力等方面的贡献,我们新语丝编辑部决定把第四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颁发给纪小龙大夫。

  2016年12月17日北京

(XYS201612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