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的心胸不要太狭隘

  ・方舟子・

  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宣布成立10亿美元基金支持脑科学研究,首批将向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消息一经公布,有些中国科研人员表示异议或惋惜。有的认为中国脑神经基础研究处于上升期,过几年就能赶超美国,陈天桥选择加州理工学院支持脑研究是典型的错误。也有的认为陈天桥身为中国人,在中国科研经费紧张的时候,却把钱捐给了并不差钱的美国人,有失意义。这两种意见似乎有些冲突,一个是认为中国脑科学研究做得很好,马上要超过美国,陈天桥应该锦上添花;一个是认为中国脑科学研究条件还很差,经费紧张,陈天桥应该雪中送炭。无论如何,都认为这笔巨款应该留在中国。

  中国企业家有投资国内外科技产业的,那是为了获得经济回报。也有捐巨款给美国名牌大学的,那虽然是慈善,却也有回报,比如为自己或朋友的子女上获赠学校开了方便之门。捐出巨款给国外科研机构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陈天桥似 乎是中国企业家中第一人。他为何捐给了美国而不是中国科研机构,原因未见报道,也许是认为加州理工学院脑科学研究领域做得最好最有可能有大突破,也许是对中国科研环境不满意,毕竟,虽然中国科研近年来已取得很大进步,但弄虚作假仍屡见不鲜,大笔的科研经费砸下去未必能听到一个声响。不管怎样,都是认为这笔经费给加州理工学院会得到最好的收益。如果这笔钱给加州理工学院,要比给中国某个科研机构能做出更多、更重大的成果,何乐而不为?

  中国科学家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科研经费,这可以理解,但是指责陈天桥身为中国人不把钱给中国科学家,则心胸未免显得太狭隘。科学家有祖国,但是科学没有国界,基础科学研究尤其如此。基础研究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做出来的,都是属于全人类,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例如,我们今天对人脑的了解,绝大部分是国外科学家做出的,这并不妨碍中国科学家掌握、利用这些成果。得益于国际交流的科学家理应有更宽广的胸怀。

  历史上,国际慈善科研资金的流动几乎都是单向的,也就是从国外发达国家流向中国。例如,批评陈天桥犯了典型错误的饶毅教授担任所长的北大脑科学研究所,全称是北京大学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是几年前用美国慈善家麦戈文夫妇的捐款成立的。这对夫妇的捐款还在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也都建了脑科学研究所。美国科研经费虽然比中国多得多,但是研究项目、研究人员也比中国多得多,平摊下去同样科研经费紧张,远没有到不差钱的地步。然而并没有见到有哪 个美国科学家指责麦戈文夫妇或其他美国慈善家身为美国人不应该把钱捐给中国。批评陈天桥的中国科学家未必现在都还在拿国外资助,但是他们大都在西方国家受过教育、培训或做过科研,其经费不是来自国外政府部门就是来自国外私人捐助。例如饶毅教授回国前担任美国西北大学埃尔莎・斯旺森讲席教授,这个讲席就是埃尔莎・斯旺森资助的。但也没有见到哪个美国科学家认为美国科研经费、捐款只能用于资助美国学生、学者,不能给中国人。这么认为的美国人当然有,但那都是没有文化的愚民。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大款的增多,有能力资助外国科学家、科研机构,就应该大力提倡,这不仅能促进国际交流,还能改善中国国家和中国人形象。对慈善家资助科研的善举,不管是给的哪个国家,都应该赞善,而不是 批评。

2016.12.12.

(《环球时报》2016.12.14.发表时有改动,这里是原文)

(XYS201612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