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从未禁止转基因食品

  作者:赵刚
  来源:光明网

  近日,金龙鱼又成了舆论焦点。有媒体发布报道称“曝金龙鱼曾向奥运供转基因产品”,从而引发一系列讨论。

  然而事实真相却是,不管是北京奥运会,还是今年举行的巴西里约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和中国奥委会从未禁止转基因产品――当然,前提是这些转基因产品获得了各国官方的许可。

  奥运与转基因无关

  国际方面,《奥林匹克宪章》是奥运会的根本大法。这部100多页的规范性文件并没有规定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可以吃什么,但在其明文禁止不能吃的名单上,兴奋剂位列其中,转基因产品并不包含在内。

  并且,国际奥委会不仅不排斥转基因产品,还对相关企业敞开了大门。

  2013~2016年,国际奥委会有10家全球赞助伙伴,其中一家是陶氏化学。陶氏化学的主业之一正是转基因种子的研发。陶氏化学的种子研发,除了水稻种子,涵盖玉米、大豆、葵花籽、油菜籽、小麦等多种作物。世界转基因种子的主要研发公司中,除了陶氏化学,还有孟山都、杜邦先锋、先正达,而先正达正在与中国央企中国化工集团洽谈收购。

  中国方面,中国奥委会也没有明文规定运动员不能食用转基因产品。中国奥委会有明文规定的“赞助企业甄选原则”,五条原则无一与转基因话题相关。

  在中国奥委会的合作伙伴中,中粮集团名列其中。根据双方协议,2013年 ~2019年,中粮为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在内的19场世界级体育赛事中的中国运动员提供粮油等食品。而中粮是国内最大的转基因大豆进口商和加工企业之一。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奥委会选择哪些公司和品牌成为其合作伙伴或者赞助商,主要考虑以下因素:首先是企业的资信、品牌形象,是否与奥运品牌价值,奥林匹克品牌价值相吻合;其次,赞助报价是否达到基准的价位要求,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能力是否能够满足奥运会的需要,企业是否做出开展奥林匹克市场营销的承诺。公司与产品是否与转基因有关,并不是国际奥委会和中国奥委会考虑合作的一个必要条件。

  “北京奥运禁止转基因”传言是误读还是哗众取宠?

  既然奥运会从未对转基因产品“说不”,那么,2008年北京奥运会禁止使用转基因产品的传言为何被大量传播?

  传言的根源是一篇名为《强化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监管为平安奥运作贡献――北京市召开2008年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工作会议》,这篇网文被反转基因人士当作北京奥运会禁止转基因产品的铁证,而实际上只是反转派和部分媒体人的断章取义。

  这篇网文被反复拿来传播的核心内容是: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邵建成强调,要警惕奥运期间存在有可能的转基因食物进入食品链的隐患。他要求奥运之前以及奥运期间市转基因办加大对重点地区(奥运食品基地)、重点企业(奥运食品供应商)和重点产品(大米以及大米制品、玉米制品等食品)的抽样监督检查工作,同时涉及的相关区县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和执法单位要全力配合做好市场抽样监督检查。全面落实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正确引导舆论。各研发单位也应做好自查工作,确保奥运期间不因农业转基因生物产品安全问题出现重大事件影响奥运。

  事实上,这篇文章出现在并不算权威的北京种业信息网上,目前已经无法找到原文,只能看到百度快照。即便这篇文章属实,这段话被拿来作为北京奥运会禁止转基因产品的铁证,只是因为作者对中国转基因管理的规则不熟悉,或是故意误读。

  至今为止,中国只批准了17种转基因产品,转基因大米不在其中,虽然中国已经研发成功了转基因大米,但是只能在试验田里种植,不能大规模商业化种植,更不允许从国外进口转基因大米。

  转基因玉米与大米不同,在17种批准的转基因产品中,玉米位列其中,但是中国限定了进口转基因玉米只能用作加工原料。这一规定的意思是,进口的转基因玉米可以用来作饲料,喂猪、牛等动物可以,不能被人直接食用,不能用来生产食品。

  中国不批准转基因大米,限制玉米只能作为加工原料,背后有深层次的考虑。中国在转基因作物研究上,技术水平大幅落后于海外,中国政府因此启动了约200亿元的转基因重大专项研究,希望尽快赶上跨国公司的水平。

  大米是中国的主粮,玉米在食用领域有大量用途,用量极大,这两种作物,中国不会轻易开放,因此上文中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邵建成在表示“要警惕奥运期间存在有可能的转基因食物进入食品链的隐患”后,又在后文中说对“重点产品(大米以及大米制品、玉米制品等食品)”做好监督检查。这段话联系上下文的意思已经很清楚,转基因大米和用作加工原料的玉米不能进入食物链,与其说是食品安全的因素,不如说是中国宏观经济甚至政治战略的选择。

  与大米和玉米高敏感性不同,转基因食用油进入食物链的敏感性并没有那么强。转基因大豆加工后,主要的产品是豆粕,另一大部分是豆油。转基因成分是一种蛋白,存在于豆粕中,主要用作喂猪的饲料;豆油中主要是脂肪酸,不是蛋白,如果精炼程度高,甚至绝大多数都是脂肪酸,仅仅残留一点点蛋白成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用转基因大豆加工的大豆油,与非转基因大豆加工的大豆油,成分一致,非转基因更多是一种营销噱头,没有实质差别。

  从经济战略上来说,与大米、玉米相比,大豆不是主粮,进口的数量虽多,不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

  因此,转基因食用油在中国食品链里已经多年存在,而官方从来没有表态转基因食用油不安全。

  中国对17种转基因产品进行差异化管理,有的产品严格禁止进入食物链,有的产品则酌情放行。

  这与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原则相同。

  世界卫生组织在“关于转基因食品的常见问题”一文中指出:不同的转基因生物包括以不同方式插入的各种基因。这意味着应逐案评估各别转基因食品及其安全性,并且不可能就所有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发表总体声明。

  而中国的反转派以及部分媒体人士,笼统的称呼转基因不安全,眉毛胡子一把抓,在科学上并不严谨。

  在被反转派奉为铁证的上述文章,即便内容属实,得出的最合理结论应该是:未经中国政府批准的转基因大米和大米制品,以及只能用于加工用途的玉米,不得进入北京奥运会的食物链。其他经过中国政府批准,可以进入食物链的转基因产品,不受影响。

  笼统说北京奥运会禁止所有转基因产品,并不符合实际情况,并没有这样的规定。

  金龙鱼2008年向北京奥运会供应转基因食用油,无论是参照当时的法律法规,还是从现在的情况来判断,都是合规合法的。

  反转“铁证”被否认

  2008年北京奥运会禁止转基因产品的说法大行其道,反转派认为还有一个“铁证”:2008年奥运会举行期间,曾任益海嘉里粮油有限公司消费品事业部副总监、金龙鱼大品牌及奥运项目组相关负责人宋含聪表示,奥组委对食用油独家供应商的挑选是十分严格甚至苛刻的,其中一项规定是必须为非转基因产品。

  这位负责人当时在益海嘉里任职,后来去了中粮集团。其从益海嘉里离职后,对媒体表示:“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确实在益海嘉里任职,但是从未说过奥组委要求提供非转基因食用油。益海嘉里向北京奥运会提供的食用油产品中,没有花生油,因为有些国家的运动员对花生油过敏;为了符合各国家各民族的饮食习惯,益海嘉里提供了多种类型的食用油,但是从未被要求不提供转基因食用油。

  益海嘉里有关人士指出,金龙鱼作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食用油独家供应商,无权决定供应何种产品,所有提供给奥组委的产品,全部都由奥组委事先给出产品需求清单,作为供应商只需按清单需求提供合格产品。

  转基因食品安全可控

  国已经批准的17种转基因产品中,都经过了安全性评估。

  世界卫生组织对于公众所担心的转基因安全问题,曾经明确表示:目前在国际市场上可获得的转基因食品已通过安全性评估并且可能不会对人类健康产生危险。此外,在此类食品获得批准的国家普通大众对这些食品的消费未显示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2014年,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与中国科协科普部联合发布了《理性看待转基因》,对于转基因安全问题,这本小册子称:世界卫生组织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认为:凡是通过安全评价上市的转基因食品,与传统食品一样安全,可以放心食用。迄今为止,转基因食品商业化以来,没有发生过一起经过证实的食用安全问题。

  目前,在国内食用油市场,包括益海嘉里、中粮集团等主要食用油企业,既加工销售以转基因油籽为原料的食用油,也加工销售以非转基因油籽为原料的食用油,并且按照国家标准,在包装上对原料进行标识,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而从科学上来说,两种油的成分和营养价值基本相同。

(XYS2016112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