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哥大教授Josh Drew的公开信

  【木遥按:如果你有很多正在美国念书的朋友,你应该已经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一些来自他们的教授的信。所有这些信都写在大选结束之后,告诉学生们第二天的安排。你会看到美国知识精英的集体心理创伤,有些信读起来几乎是含着眼泪写成的。

  对川普的支持者来说,这恰好证明了精英阶层的自大和软弱。但正如很多人其实不理解川普支持者一样,很多人同样不理解为什么从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从哈佛到斯坦福,几乎所有的校园都这样在一夜之间陷入悲痛和茫然。

  我看到了一封来自哥伦比亚大学生态演化与环境生物学教授 Josh Drew 写给学生的公开信(地址见篇末阅读原文链接)。随手翻译了一下贴在下面(未校对,可能有文字错漏)。有些段落会让你联想到都缘摹蹲詈笠豢巍贰5比唬你也可能完全不这么想,这取决于你的立场。但是无论如何,你都能更清楚地看到美国科学界是怎么面对这场选举的。】

  致沿海与河口生态学的学生们

  亲爱的同学们:

  我们今天会上课,我下面会解释原因。但是如果你们无论因为什么理由觉得你们今天无法来听课,无论是生病、疲惫、想要参加你们更珍视的社区活动,我都完全支持。

  昨夜我们看到,这所大学和许多别的大学所珍而重之的价值观―平等、思考、学术、以及对慎重的决策必将压倒蛊惑人心的喧声吵嚷的信念,都被击败了。我们还不幸地看到,历史遗产中的种族主义、性别偏见、以及无知,仍然深植于我们国家的广袤土壤里。

  觉得受伤和惊讶都很正常。怀疑我们国家的未来,怀疑我们国家在国际政策和我们课堂上所学到的这些现象中还能扮演的角色也很正常。佛罗里达人民不仅仅选出了一个认为气候变化是中国为了经济利益而编造出来的鬼话的人,他们还选出了 Marco Rubio,他根本不认为人类活动能够影响气候。这种时候我们很容易龟缩到犬儒和嘲讽中去,去想如果佛罗里达人继续选举出不相信气候变化的人,气候变化本身就能搞定他们(译注:佛罗里达是气候变化的重灾区)。但是如果我这学期真的教了你们什么东西,那就是海洋是相连的,一处变化会波及全体。像海洋一样,我们的国家也是连为一体的,我们不可能躲在我们学校所处的这个蓝色堡垒里说:这是别人的问题。

  这不是别人的问题。这种想法下面其实是种优越感。对我们的穷人社区,我们的有色人种社区,我们的同性恋社区,我们的移民社区,我们的残疾人社区和我们的穆斯林兄弟姐妹来说,这都不是别人的问题。我们会被依照我们如何对待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来评判。同学们,我们此刻必须加倍付出个人努力,来用善意 帮助他们。

  我们为什么今天还要上课?因为我们刚刚选出的政府明确表示他们反科学,反气候,更广泛地说,反海洋。作为生态学和演化生物学专业的学生,你们面对的是独特的挑战。班上四年级的学生们,你们将在川普执政的头一百天里毕业,彼时共和党控制着参众两院,很可能也包括最高法院。三年级的学生们,你们将在川普政府的头两年里毕业,在可能让情况有任何改善的中期选举之前。这样一来,你们毕业的时间就特别有挑战性。你们的学问需要更好,你们的论述需要更有说服力,你们保卫我们自然环境的决心要更坚定才行。

  我们今天还要上课,因为我教给你们的东西现在更重要了。你们将不得不学着在一种并不认同你们价值观的文化中做事。我很乐意教给你们必要的工具和技巧,让你们能抵御愚昧,以权威的角色明智地发言。

  我们面对着真实的,说实话有点可怕的挑战。但我们是一个集体。我们守望相助,成败共担。我觉得我们能够胜利。我相信你们能够毕业成长为海洋方面的领袖,成为带领人们前进的理智的灯塔。所以我们今天还是要上课,我们要学习,我们要用这些知识来帮助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海洋。

  As always it is an honor.

  Dr. Drew

(XYS2016112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