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后,Aaron Sorkin给妻子和女儿的一封信

奥斯卡获得者,《白宫风云》和《新闻编辑室》的编剧阿伦・索尔金(Aaron Sorkin)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名利场》发表了给女儿洛克希和妻子朱 莉娅的一封公开信,分享了他对这场大选的想法。我们(公众号“孤岛繁星”)将这封信全文译出。

我的宝贝们,

  昨天晚上世界发生大变,而我却不能保护你们。作为一名父亲,我感到非常痛苦。我不想对此做任何的掩饰——这个结果糟透了。我支持的候选人没有赢,并不是第一次(其实已经是第六次了),但这是第一次由一个完全不能称职,想法十分危险,患有严重心理疾病,对世界一无所知,毫无学习热情的一头猪获得胜利。

  获胜的不仅仅是唐纳德・特朗普,还有他的支持者们。昨晚三K党赢了。白人民族主义者赢了。性别歧视者、种族主义者、愚蠢的傻逼赢了。有些年轻白人牢骚满腹,平时要么觉得饶舌音乐和五月五日节威胁了他们的生活方式,要么觉得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现在有理由庆祝了。有些男人不配自称男人,觉得除了长相火辣之外别有追求的女性都丑陋刺眼,不应受人钦佩,反应被口水淹没。他们这下可给各地瞧不起女性的笨蛋们鼓足了劲了。

  仇恨情绪又有了希望。最下贱的愚蠢,被冠冕堂皇地称为“体制外的新鲜声音”,宣称要“动摇现有格局”(有人想过问问究竟怎么动摇么?把白宫罗斯福室的椅子打乱重排一遍?)。未来四年,美国总统,这个华盛顿、杰弗逊、林肯、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肯尼迪和奥巴马坐过的位置,将会属于一个心智不成熟的人,每天就在推特上和所有批评他的人(应该有不少)撕逼。我们已经在全世界面前,在我们的子孙面前丑态百出。

  整个世界也立即做出了反应。道指期货一晚上就跌了700点。经济学家预测,一场持久而严重的衰退就要降临。我们的北约盟友生活在完全合理的恐惧之中。说到恐惧,美国的穆斯林、美国的墨西哥裔、美国的黑人,都不寒而栗。还有一点要注意,许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可不怎么待见犹太人。而在另一边,伊斯兰国(ISIS)的老巢或许在聚会庆祝呢。现在如果能把这个人渣换成理查德・尼克松,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那我们怎么办?

  第一,要记住我们并不孤独。美国有上亿人,全世界有上十亿人,都和我们 的想法完全相同。

  第二,我们要勇敢面对。特朗普支持者就是想看到我们这些人(犹太人、“沿海精英”,受过教育,思想进步,好莱坞出身……)抽泣哀号,甚至考虑移民加拿大。我不能让他们得逞,你们也一样。接下来我们该这么做:

  我们他妈的干一场(洛克希,说脏话要讲究时候。但现在就是时候)。我们 绝非手无寸铁,也拒绝就此沉默。我们虽然在众议院和参议院没有多数,但也有不少议员。还有一件好事是,特朗普自己的共和党里面大多数人对他的看法也和我们并无二致。我们要确保我们选到华盛顿去的人——包括卡马拉・哈里斯——都拿出我们这样的干劲,一天不停地奋战。

  我们要积极参与。哪里有不公,我们都要写好支票,或者撩起袖子来尽力抗 争。我们家基本不会受到特朗普当选的影响,那我们就为受影响的那些家庭而战。我们要为女性对生育的选择权而战。我们要为言论自由而战。我们更要为平等——不是结果的平等,而是机会的平等——而战。我们要一战到底。

  昨天晚上过后,美国还是美国,我们还是美国人。而美国人有一个特点:我们最黑暗的时代过后,永远,永远是我们最美好的时代。

  洛克希,我知道以前我的预测总让你失望,但我个人认为,特朗普根本没法挺住一年不犯下一件足以被弹劾的罪行。如果他就想当个呆瓜,四年都不犯法, 那这四年我们一定能挺过去。而且,三年之后,我们就要为我们的候选人竭尽全力,奔走呼号。我们会赢下那一场,而他们会输掉,会永远地输掉。亲爱的,那就是你人生中的第一次投票。

  这场战斗尚未结束,相反才刚刚开始。你的祖父参加了二战,他回国之后,我们这个国家给了他机会,使他的家庭生活美满。我不会给他的孙女留下一个被愚蠢可恶的人支配的国家。你昨天的哭泣把我惊醒。我再也不会让你那样独自痛苦了。

原文:http://www.vanityfair.com/hollywood/2016/11/aaron-sorkin-donald-trump-president-letter-daughter

(XYS2016111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