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反复证明他的嗑噱实验其实是用嘴巴做出来的

  作者:周宏

  直到10月31日,韩春雨还在那里苦口婆心地向记者解释,他的实验为什么只能用嘴巴做给你听,而不能用手做给你看。他防污染的高超技巧跟实验需不需要戴手套是否有关我们就不问了,只凭他这个动不动就撒谎的习惯,除了跟他一起撒谎骗人的外,能有几人采信?

  【据《科技日报》报道,韩春雨曾对该报表示,如果没有做出实验的人实名出来,他也愿意公布已经做出实验的另3人名单。随后,有13位科研人员公开称未做出实验,但韩春雨拒绝公布已做出实验的人员名单。韩春雨说,他并未有过这样的表态……】――《韩春雨:实验结果已能重复 近期将有消息公开宣布》

  韩春雨并未有过这样的表态?大家可以去找找《科技日报》的报道,看看韩 春雨当时是怎么表态的:

  【科技日报:您的意思是您已经明确知道有人已经重复出来了是吗?方便告诉我们具体是谁么?是国内科学家还是国外科学家?
  韩春雨:是的,我当然知道,但不能告诉你,说出来了那些人就会受到骚扰。那些说不能重复的人不也都是匿名么?
  科技日报:现在有重复失败的科学家向我们表示愿意实名。
  韩春雨:那就让他们实名说呗,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韩春雨就“重复实验失败”答科技日报记者问》

  其实,韩春雨当时讲“那些说不能重复的人不也都是匿名么”就已经属当众撒谎了,根据《自然》的采访报道,说不能重复的外国科学家大多是实名的,只有3个为韩春雨背书的中国科学家是匿名的,韩春雨这句“他们要是愿意实名出来,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如果不是承诺,我们可不可以把它理解成是韩春雨抱住了某一条粗腿之后对中国科学家群体发出的一种威胁?威胁失效之后,他又改口说什么“是否公布另3人名单,是要看对方的意愿,而别人不愿卷入此事件中”了,那你承诺的“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出来”如何兑现?不能兑现承诺你胡乱承诺什么?这是一个科学家应具有的严谨态度么?

  在关于清白那一部分,韩春雨像一个“迫害狂”患者那样坚持“让我自证清白是明显给我设的套”说辞,把鉴定其是否谎报业绩需要采取的调查行动污蔑为强盗行径,忘了毛爷爷怎么教导你的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不让人调查你怎么能让人说你的实验是真实存在的呢?韩春雨说:【从5月底就开始有各种攻击,6月开始就有一轮轮的记者,这个情况下不要说自证,我自己的实验室都没法做实验了。生物学实验是极复杂的,但在现在嘈杂的环境中,短期内是极难做成的。我必须先把东西备好,然后再去做。可是之前一段时间,我根本没有准备这些东西的时间,就去自证,那不是自证不清白吗。】

  做为一个科学家,眼睛里面看不见同行的合理质疑,只盯着那些“莫须有”的“各种攻击”,这是一个科学家应具备的基本素养吗?跟你相比,小保方晴子 真是冤到家了,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情况下不要说自证,我自己的实验室都没法做实验了”、“我根本没有准备这些东西的时间,就去自证,那不是自证不清白吗”这些借口?不就是惧怕人家调查嘛,找出这么一些弱智的借口。害怕人家调查就别吹牛B,牛B吹破天了还想着人家不调查就相信你的鬼话?

  在关于材料部分,韩春雨坚持“做不出和新买的材料有关”,他把新买的材料比作掺了三聚氰胺的三鹿奶粉,这是在控诉ATCC故意害他吗?他最初的无污染材料又是从哪里来的?为何不坚持从他知道的无污染渠道购买新材料?现在也可把他当初的那个无污染渠道告诉大家嘛,何必在那虚构用什么药去抢救被污染的细胞之类的新神话?反正他也不打算同大家分享他的新高技术,人家也没必要去相信他非正式宣布的什么新高技术,他现在必须证明他正式向全世界通报的技术是否可行,证明不了或拒绝证明就可以认定他在造假,全世界因他造假而浪费了精力和财力的实验室都有权向他索赔。

  在关于实验部分,韩春雨的实验由“多次重复”到“重复了两次”又变成“一直到10月份做成功了四五次”,他连自己重复了几次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说不清楚或者说记不清楚,怎么能指望他把他那个“复杂”的“生物学实验”解释清 楚?所以就别听他说实验了。看他实验他又不给看,你说怎么办?还是那个西班牙科学家Lluis Montoliu明智啊,他说:“迄今为止,最重要的信息就是:NgAgo无法在哺乳动物细胞中进行基因编辑。看清楚,不要再浪费你的时间、金钱、人力和课题。如果任何人有任何线索表明Ago可以作为基因编辑器,请务必像盖坦・布尔焦一样分享这些结果。”

  这是告诉大家,真正的科学家应该像澳大利亚的盖坦・布尔焦,不论成功与否都让大家分享其实验结果;而不能像中国的韩春雨,都坐上花轿进了人家门了,却在裤腰带上栓个死结拒绝圆房,还扮演烈妇模样谴责娶她的丈夫脱她裤子是耍流氓。什么玩意儿?大家散了吧,让韩春雨自己一个人玩算了。韩春雨的实验只能用韩春雨的嘴巴做得出来,这种绝活儿是美丽河北开出的最妖艳的罂粟,哪个大烟鬼喜欢最好自掏腰包,别拿纳税人的钱不当钱使,又不是冥币,在这个散发着诡秘气氛的坑里大把大把地烧什么鬼呢。

  在打嘴仗部分,韩春雨又发出邀请:“他们可以到我的实验室来”。没有健忘症的人都应该记得上次韩春雨的邀请因为“学校停电,我的冰箱也断电了,里面原有的实验材料一下全坏了”而白跑过一趟,谁敢保证韩春雨的学校不会再“停电”,让韩春雨的“冰箱也断电了,里面原有的实验材料一下全坏了”?韩春雨只凭这个嘴炮就可以覆盖天下无敌手,现在就看他能不能用他这尊天下第一炮,帮小保方晴子收复失去的一切了。没有了导师庇护的小保方晴子快来中国拜师啊,你有救了!

(XYS201611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