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小人和伪君子

  作者:黄未原

  最近的美国总统选举引出话题多多。其中之一,就是如果只能在两个人小人之间选一个,应该选真小人,还是选伪君子?

  一些人认为川普的确是小人,但希拉里是伪君子。而他们说,选真小人好过选伪君子,因为真小人好防,伪君子防不胜防。

  暂且不论川普和希拉里到底是不是真小人和伪君子的区别,让我们先从基本概念谈起。

  什么样的人是真小人?什么人是伪君子?当然是比较而言的。真小人和伪君子都曾做过坏事,也有做更多坏事的动机,区别在于:真小人当面就把坏事给做了,伪君子当面不做背后才做。听起来,当面做的坏事自然更容易被发现和制止,背后做的坏事可是防不胜防无法控制。所以,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危险,此话不无道理。

  这里需要深究的一个问题是:背后没人的时候,真小人做不做坏事?有没有这样的一个真小人,在没人的时候他不做坏事,只在有人时才做?

  没有吧?!那就是说,真小人不仅人前做坏事,人后也做;而伪君子不在人前做坏事,只在人后做。从时机来说,真小人可以做坏事的时机大大超过伪君子。先不说其他的,仅仅从做坏事的时机多少上比较,你觉得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更可怕?

  有些人会说,即使是这样,我也宁选真小人,不选伪君子。因为真小人让我知道他是会做坏事的,我可以人前人后都防着他,不给他机会,伪君子让我没有警惕因而更容易被他得手。

  这话其实也有道理,但是,得有些前提才说得通。

  首先,你得有能力当面控制得了这个真小人。比如,我们算鲁迅笔下的阿Q是个真小人,他背后想睡尼姑,当面也无耻地去摸小尼姑的头。大部分人觉得对自己这不是个问题,因为阿Q当面也只是敢动动没人在乎的小尼姑而已,如果他敢动自己老婆的头,你就摔他一巴掌,甚至砍了他的手。又因为知道了阿Q是个背后要做坏事的小人,所以你从来不让阿Q独自接近你人。所以,阿Q这样的真小人对你而言,不但不可怕,甚至有点好玩,他能让大家看看小尼姑被摸了头的尴尬样子。

  但你是否想象过,一个你控制不了的真小人在你面前会是什么样的吗?他会不满足于阿Q那样仅仅摸摸小尼姑的头,他甚至毫不在乎地要摸摸你的头!

  “怎么会?”你说,“这是法制社会,有法律的,他怎么可能当面乱来。”

  不错,社会上的真小人虽然你可能控制不了,但他是被法律控制着的。但是,如果法律也控制不了这个真小人,他是个无法无天不顾法律后果的真小人呢?如果他是个屡抓屡犯的抢劫强奸惯犯?如果这个真小人可以直接影响甚至改变法律呢?

  希特勒上台之初,其权力也是受到国会和其他党派限制,无法为所欲为的。借口一个莫名其妙的纵火案,他就敢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强行通过《授权法》摆脱了国会的监督,进而控制了整个德国政权。然后,德国法律就成了他的工具,他想杀几个犹太人就杀几个犹太人,想怎么杀人就怎么杀人。这可是个千真万确的真小人。

  你说:伪君子当面不能做的坏事就在背后做,反正都要做坏事,还不是一样么?

  不,大不一样。

  伪君子之所以是伪君子,就因为他不仅要做坏事,但他更想要保面子。所谓要面子,就是他知耻怕耻,他承认社会公共道德,也不敢公开做违反它的事情。他也许是个小偷,可能是个骗子,甚至可能是个惯偷惯骗,但真正意义上的伪君子不可能是抢劫强奸犯。自知不道德的事情他们会偷偷做,但面对面的以强欺弱,因为顾忌到损害自己的面子,他们不敢做。

  克林顿和莱温斯基有事,但他不会在莱温斯基面前强来。会不顾对方意愿当面强来的,就不叫伪君子,而是真小人了。比如像川普那样的,管你喜欢不喜欢,他就把女方按到墙上强吻,就不叫伪君子,就是真小人。你说,如果你是女性,或者你有女儿,你是选克林顿做朋友放心些,还是选川普?

  你也会说,虽然伪君子接受法律和道德的约束,但那是不情愿的,一旦他掌握了能够改变法律的权力,他也会努力把法律改成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工具。这话也没错。但是,一个现在就经常当面不认账的真小人,和一个要顾及面子的伪君子比较,哪个更可能肆意篡改法律?

  “宁要真小人,不要伪君子。”这是选择同事、邻居、朋友或生意伙伴的人生经验。此外,我想不出任何其他场合可适用这个原则。

  如果不是做同事、做朋友或做生意,别说是选总统,就是选老婆选老公,如果你的选择只有一个真小人或一个伪君子,你会选个真小人而不选那个伪君子吗?想想,选了伪君子的结果是你可能被花言巧语地骗了,选真小人的结果就可能是你天天鼻肿眼青被家暴。你说,选谁比较好或比较不太坏呢?

  再设想一下选老板选上司的情况。当然最好是选真君子,但假设你没得选。只有伪君子和真小人,你选哪个?选伪君子,他会当面跟你说,“啊呀,加班辛苦了,你工作做得太好了,我要到上级那里争取给你嘉奖。”你等啊等啊,嘉奖却是给他自己的,永远没有你。然后你追问,他回答你说,“阿啊,还好我给你争取了,大老板本来是要裁人的,我争取把你留下来了。”这样的伪君子上司可是真正地可恶。但你敢因此就要个真小人上司吗?同样做这些事情,甚至更多,真小人上司可不必跟你花言巧语,他直接说:“小子,今天你得加班。为什么?要我告诉你吗?因为我看你不顺眼。”

  你说,有个伪君子上司,我被骗了还不自知,还要感谢他;而这样的真小人上司,做坏事一目了然,我可以到他的上司那里告他啊。

  这主张听起来不错。问题在于,万一那个最大的上司――也就是你选的国家总统――就是个真小人,而且这真小人小上司就是总统的家人,是他小舅子呢?你告到这总统那里有用吗?想想,一个犹太人被德国上司欺负了,告到希特勒那里,有用吗?

  你又说:如果总统是个伪君子,他想要偏袒他小舅子,就算自己不好直接出面,他让法院院长出面就把官司判我输了。结果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如果你坚信这个总统违反了法律法规而徇私舞弊,如果你有理有据,你不仅新闻媒体会出高价要你的爆炸性新闻,而且反对党也热切地需要你的事例作为在国会弹劾总统的理由。法律法规和多党相互监督的民主政治制度,不仅是 维护公民权利的坚强后盾,也是监督和约束伪君子总统的有效手段。只要把他背后做的坏事情捅到台面上来,伪君子总统也许会找借口辩解,但通常不会对抗和拒绝对他启动的民主政治程序的审查判决结果。

  而真小人就敢公然拒绝民主程序的结果,就敢厚颜无耻地扬言“要我接受选举结果,除非我赢。”一旦这样的真小人拥有了国家最高权力,这套民主政治框架能否约束他,真会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在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上,伪善是比无耻的一个很大进步。

  选总统,如果只有真小人和伪君子这样的两个总统候选人,肯定得选伪君子,不能选真小人。

  以上是我基于一般概念上的伪君子和真小人进行的比较,并不是具体比较美国这届的两个总统候选人。如果要具体联系到这两个人,依我的判断,希拉里还算不上一个阴险的伪君子,川普则是个如假包换野蛮粗俗的真小人。但这并非本文的重点,就不展开说明了。

  (2016/10/25)

(XYS201611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