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国度:造假者要求揭露他们造假的人帮他们造假

  作者:周宏

  不知道“国搜”是什么鬼,今早一输入“韩春雨”就跳出国搜头条有一篇2016-11-03 20:20发的科技正文《对于韩春雨基因测序实验的结果:我们更多的是需要尊重》,看题目就很令人费解:“韩春雨基因测序实验的结果”指的是什么?是韩春雨用嘴巴做的实验,还是除他之外的众多科学家按其提供的方法和步骤去重复结果全部失败这个“结果”?如果是后者,尊重的方式就是国家相关职能单位立即启动对韩春雨论文真实性的调查,终止这种搅乱国人思维的争论;倘若是前者,那不是在呼唤尊重骗子么?

  正文开头就用一组排比句气壮山河地向全世界宣布,他们要以“足够的耐心 和自信”把诈骗进行到底:【任何科学研究项目,都不能心浮气躁,更不能因为别人有不同看法而灰心泄气,更不能把科研精力用到相互争论上面去。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否则,那些喜欢围观和充当看客的人,就会从中找到漏洞。】什么科研项目这么惧怕被“喜欢围观和充当看客的人”“从中找到漏洞”?除了用 “嗑噱”的方式去套取国家有限的科学研究资金外,有一个正儿八经的科研项目要这么做吗?难道科学研究防止漏洞的方法不是找出漏洞把它堵上,而是不要让别人“找到”就行了?

  接着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的信心向大家重述韩春雨创造的奇迹和遭遇的不幸,并将闹剧归结为韩春雨被称为“三无”科学家,还用获得诺贝尔奖的屠呦呦也属于“三无科学家”来类比韩春雨,为韩春雨打气。可是怎么打也没用,韩春雨的牛B已经吹破了,他现在连接受科学调查的勇气都没有,他要是不生在爱骗子胜过爱科学家的中国而是生在日本,他早就被赶出实验室了,对照曾被称为“日本居里夫人”的小保方晴子的遭遇,韩春雨百分之百属于撞大运了,哪有什么需要人同情的地方?

  2014年1月,小保方晴子在《自然》上以第一作者署名发表两篇文章,宣称发现类似干细胞的多能细胞。当天,就受到质疑,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结果能被其他实验室再现么?接着又有人指出,小保方晴子的实验成果采用图片与其博士论文图片相似。时隔一个月左右,2月中旬,小保方晴子供职的理化学研究所就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调查论文材料可信性。瞧人家面对质疑做出的反应速度,岂是一个依赖造假骗取生活费的垃圾单位能比的?

  2月底,美国科学家宣布在已经进行的实验里,没有任何一组能够重复实现小保方晴子的结果。除了小保方晴子的团队,其他人按照论文提供的方法都不能 重复出他们的实验结果。相隔1个月左右,4月1日 ,日本“理化所”调查委员会就发布调查结果,认定小保方晴子在STAP细胞论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问题,属于学术不端行为。中国的相关职能单位呢,韩春雨受到质疑长达5个月了,连要不要调查还在那扯皮。我只听到韩春雨在高喊:“说我是小偷,拿不出证据就要去我家查,这不是强盗吗?”5个月了,没有一家实验室能够重复出你说的那个实验结果,这还不是证据?韩春雨这么瞎嚷嚷,像一个实验科学家吗?

  4月8日,小保方递交申诉称“曾经200多次成功培育出STAP细胞”。4月12日,研究所禁止晴子进入其研究楼。也就是说小保方仅仅争辩了4天,就遭到本单位驱逐。对比日本的“韩春雨”小保方何其不幸也,中国的“小保方”韩春雨真是 幸福得要死了:说谎,被打脸;再说谎再被打脸。一张脸被抽肿得就像领导们的屁股,还被他的供职单位当作婴儿肥:你们有话好好说呗,怎么能不把我家韩春雨当你们家的孩子,请给他多一些尊重。

  6月4日,小保方晴子表示同意从Nature上撤下发表的两篇文章,研究所才同意小保方晴子从6月30日 开始在受监视的环境下,重复她声明成立的实验。在日本“自证清白”竟然是需要争取的,前提条件居然是先同意撤下可疑文章。在中国“自证清白”,据幸福得要死的中国的“小保方”韩春雨讲“这是一个套”,是上面迫害下面才有的“有罪推定”!享受了上面无限宠爱的韩春雨,就是这么看上面的,你教我们应该怎么向上看?除了冲那些昏官们翻个白眼还能怎么样?

  专为骗子洗地的文章《对于韩春雨基因测序实验的结果:我们更多的是需要尊重》最后一段开头还抬出了马克思:“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这话听起来熟,我在文 革结束的时候背过。我知道那是鼓励那些脚踏实地干科研的人的,应该和坚持“用嘴巴说实验给你听”拒绝“动手做实验给你看”的“无科学素养、无诚信观念、无知恩图报良心”的韩春雨没有多大关系。

  后面还说什么“面对诸多质疑,韩春雨副教授需要得到更多社会各界人士的理解与支持。”面对质疑,韩春雨不需要“自证清白”就能够得到更多社会各界人士的理解与支持?这是什么“社会”啊,是骗子开会吧?

  最可笑的是竟然对质疑者提出了一个要求:“以建设性的态度帮助韩春雨副教授打开科学研究的新思路”。什么叫质疑?我不相信你某句话或某件事或某一个细节,说直接一点就是或轻或重怀疑你在论文里存在着造假的可能,你居然向怀疑你造假的人提出怎么帮你把假的弄成真的?如果做不到,就叫做“一棍子打死”?在中国,骗子们的逻辑居然发展到这个地步,你们当所有的中国人都跟你们一样是骗子么?

  什么“科学研究不仅要允许失败,而且绝不应该否定一切”?科学研究什么时候不允许失败了,除了中国的垃圾哲学科学以外,哪有什么“否定一切”的科学研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基因学家Gaetan Burgio不顾自己此前曾宣布可以重复韩春雨实验,公开了自己重复韩春雨实验失败的经过,告诉我们:科学研究是允许失败的,但是决不容许造假。

  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在被严格监控的中国网络媒体上当作科技正文头条推荐,这是要彰显那些控制着网络媒体话语权的一小撮人的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差到什么程度了么?

  附:国搜头条 科技>正文

  对于韩春雨基因测序实验的结果:我们更多的是需要尊重
  2016-11-03 20:20 科技传媒网 手机看国搜
  核心提示:科学研究既需要争论,任何科学研究项目,那些喜欢围观和充当科技媒体医疗网讯任何科学研究项目。

  任何科学研究项目,都不能心浮气躁,更不能因为别人有不同看法而灰心泄气,更不能把科研精力用到相互争论上面去。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否则,那些喜欢围观和充当

  科技媒体医疗网讯 任何科学研究项目,都需要反复研究和试验;任何科学研究项目,都不一定是一帆风顺的,有时甚至会遭遇失败,但却不能因此而失去自信和勇气;任何科学研究项目,既需要创新和突破,又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自信去迎接挑战新的难题;任何科学研究项目,都不能心浮气躁,更不能因为别人有不同看法而灰心泄气,更不能把科研精力用到相互争论上面去。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否则,那些喜欢围观和充当看客的人,就会从中找到漏洞。

  据成都商报10月31日报道,今年5月,这位非名校的普通副教授,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发表了一篇被称为可比肩诺奖的研究成果: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向现有最时兴的CRISPR-Cas发起了挑战。这一成果曾经轰动一时,韩春雨被称为“三无”科学家(指其无博士学位、无留学背景、无院士头衔),成为网红,引发全国媒体前往报道。但随后,又有一些科研人员指出,韩春雨的实验结果无法重复,韩春雨被指科研造假,陷入舆论泥 潭。

  其实,获得诺贝尔奖的我国女科学家屠呦呦也属于“三无科学家”。但那又 怎么样?屠呦呦不照样获奖了?这说明,在科学研究道路上必须长期耐得住寂寞;这说明,科学研究既需要争论,更需要脚踏实地走自己的路,不管别人如何议论,韩春雨副教授决不能因此而气馁。

  马克思曾教导我们:“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面对诸多质疑,韩春雨副教授需要得到更多社会各界人士的理解与支持。即使是相互质疑,也应当相互尊重,并以建设性的态度帮助韩春雨副教授打开科学研究的新思路。决不能因为人家是“三无科学家”,就采取“一棍子打死”的方式进行攻击。科学研究不仅要允许失败,而且绝不应该否定一切。

(XYS201611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