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纂《甲骨文字典》的分工贡献与分析评价

  ――评川大院士校长的一段有关讲话

  作者:朱伦琴

  2016年9月29日,在“四川省成都市学校共建世界一流大学启动暨四川大学建校120周年庆祝大会”上,四川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和平教授发表《让川大精神与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同行》的讲话。讲话中有一段云:四川大学历史上“有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徐中舒教授,他潜心数十年,编著了世界上第一部《甲骨文字典》,把一生献给(了)中国古文字研究。”这里先说一个小问题,既然说徐中舒先生是著名历史学家,但举出来的代表作或标志性作品却是《甲骨文字典》,不是史学著作,这就有点不对劲。按现在的学科分类,那就应该称徐中舒为著名文献学家、或古文字学家、或语言文字学家、或字词典编纂家

  然后再说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说“他潜心数十年,编著了世界上第一部《甲骨文字典》,把一生献给(了)中国古文字研究”。给人的印象是,这部中型字典工具书是徐中舒一个人编著的,是他独立完成的,是他搞了几十年至少是十几年才搞出来。这就严重违背了事实,严重歪曲了历史,严重损害了其他学者的名誉和利益。尽管谢校长是无意的(他是著名地矿学家),是受了下面报上来的失实的材料蒙蔽和影响所致。所以有必要予以纠正和肃清,消除其消极影响。

  《甲骨文字典》1988年由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篇幅方面没说多少字,但说了为109印张。封面没有责任人,只有书名等。扉页版权页注明,徐中舒主编。但最后用一整页的篇幅,登了一个“《甲骨文字典》编纂工作人员”,注明,主编 徐中舒,副主编 常正光,伍士谦;编纂 彭裕商,何,方述鑫,陈统危黄波,李曦,黄奇逸,王辉,林小安,王培真。一共十三人。按徐中舒写的序所说,该字典编了八年多,“我们这些编纂工作人员,自知责任重大”。但全书没提具体的分工。这十三人中,有些当时是徐的学生弟子(硕士生、博士生),不过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性质也是工作性质,不是私人师徒关系。有些只是同事、同仁,更是一种工作关系、合作关系。由此可以分析判断,没有徐,就没有这部甲骨文字典,徐应该起了关键的、核心的、主导的作用。但若没有其他十二人八年多的辛勤工作和研究,也同样没有这部中型字典工具书。

  下面,我们再作进一步分析。十三人搞了八年,总工作量为104人/年。现在假设,如果少了两人,字典仍搞得出来,那就要晚出来一两年;如果再少了两人,字典仍可能搞得出来,那就要晚出来两三年;如果再少了两人,只有七人,我们认为字典就很可能搞不出来了,就要流产了。另外,在减去两人或四人的情况下,剩下的十一人或九人承担的工作量将大增,他们的其他成果比如论文、专著等就要减少或大大减少。他们的其他学术成就要小一些。正因为除徐以外的其他十二人其作用和贡献加起来大大重于大于徐中舒,所以在2000年前后,该字典由原出版社重印时,原来放在最后的那份“《甲骨文字典》编纂工作人员”,被放到前面,排在扉页之后。即顺序为封面、扉页、“《甲骨文字典》编纂工作人员”。所以出版社和新闻出版管理机构,也用实际行动承认、隆重推出了这部集体作品的责任人、分工和贡献。

  前面说了,没有徐中舒,就没有这部甲骨文字典。但是,没有徐,也可能有其他古文字字典。比如,参与了《甲骨文字典》编纂工作的方述鑫、林小安、常正光、彭裕商(按姓氏笔划为序)四位教授通力合作,又经过几年努力,编著出了《甲骨金文字典》,由曹正义、颜永昌两位先生抄录,由巴蜀书社1993年出版。这部字典的篇幅也只是说为77印张。故篇幅上比那部甲骨文字典小了一些,内容增加了金文部分。

  参与了甲骨文字典编纂研究工作的多数人还健在,欢迎他们披露更详细的分工、责任、贡献方面的详情和细节。

  由上可知,这部作品是集体作品,不是个人作品。所以,如果以后再要在正式场合提《甲骨文字典》,就应该实事求是地说明它是由徐中舒主编,常正光、伍士谦副主编, 彭裕商、何、方述鑫、陈统巍⒒撇ā⒗铌亍⒒破嬉荨⑼趸浴林小安、王培真共十三人编纂的集体作品。而不应该只提一个人,把功劳、贡献、成就记在一人头上。

(XYS20161026)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