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王志安需要解释的东西太多了

  作者:驾御清风

  王志安在微博里贴了他所谓的“答辩状”,实在是惊煞了我。我记得年初的时候王志安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要“送肘子进去”吗?今天怎么沦落到写答辩状了,这是怎么回事?你对方黑们的承诺呢?要知道方黑群里当时可是有人打了赌的,说4月1日前肘子必被抓。后来我翻了下日历才发现4月1日是愚人节,你这不是耍猴嘛?

  再仔细看看王志安的答辩状,写的实在是不咋地。不管是王志安请律师写的,还是王志安自己写的,这都是一个不合格的答辩状。因为有几个问题他没有解决好,也不可能解决好:

  首先,安保资金的定性?存在问题。他在答辩状中把安保资金定性为“公益捐款”,这个完全是不对的。公益捐款针对的是社会公共利益,方舟子揭露学术造假符合公共利益,但这并不意味着方舟子本人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的保护就属 于社会公益事业。莫非王志安要把方舟子拔高到”社会公益之化身“的伟大高度?至于公益事业本身包含哪些内容王志安可以参考《慈善法》第三条的规定。公益 捐款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受益对象是不特定的,而且是范围很广的,你捐款的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这笔钱会用在谁身上。那些有特定受益对象的捐款,不能视作公益捐款,因为一个特定的个体,不能代表社会整体。你们单位谁病了,大家捐款给他看病,这严格意义上讲也不是为了社会公共利益。安保资金也是如此,它本质上是网友对方舟子的私人赠与,了解安保资金来历的网友?都知道,2010年 遇袭事件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当时是很多人想直接塞给方舟子钱,但方舟子 不肯接受,这才有了安保资金。如果当时方舟子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往网上一放,大家一捐款,后来怎么花谁管得了?方舟子当时高尚了一把,现在倒成了某些人诽谤他的借口和道德挡箭牌。王志安一定要把安保资金说成是公益捐款,无非就是认为质疑一个公共领域的话题可以逃避法律责任嘛。

  其次,安保资金滥用捐款的证据何在?真实性如何?合法性如何?相关性如何?王志安自称“向法庭提交了大量的证据”,我没去法院,没见过王志安在法庭上如何提交了大量证据,又是如何慷慨陈词,把侵犯人格权的行为说得无比高尚。据说他所谓的证据就是之前他在微博上贴的那些银行流水表,还有方舟子本人坐飞机的记录。

  首先那些银行流水表的真实性就很可疑。之前有网友指出王志安提供的银行流水表上存在明显的数据错误,这显然不可能出现在真正的流水表上。存在数据错误的原因可能有两个:1全盘伪造2王志安通过某种途径拿到真正的流水表后发现不能说明问题,做出了一些加工处理。改动过程中把数据弄错了。

  王志安啊,你栽赃的水平能高一点不?你肯定是用word编的对不对?傻不傻啊,下次记得要用excel编,数据就不会错了,而且有些数据可以自动生成哦。不用那么麻烦了。一小时编他个二三十张表都不是问题。会用excel吗??

  其次,是证据合法性的问题。不知道法院有没有问你这些材料是从哪里来的,一般是要问的。像民航飞行记录,银行账单是普通公民无法通过正常合法渠道获得的。如果这些材料是真的,合理的解释就是买通了掌握这些信息的人,或者通过网络黑客盗窃了这些信息。当然我知道这在国内是很常见的现象。?只要你有人,有钱,什么个人信息国家机密全是放屁。说实话,我一见到这种现象就来火。山东的那个女大学生为什么会被骗致死,就是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惹的祸。

  总之,王志安获得的这些材料,如果是真的,也是违法的。在民事诉讼中非法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证据规定》中就有明确的条文”“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

  最后我们再看看王志安诽谤的手段。王志安在答辩状中一直坚持自己是有理有据的合理质疑,实际上他用的诽谤手段就是最常用的捕风捉影。他通过一些零星的,碎片化的现象,直接推导出一个离着有十万八千里的结论。看到一个帅哥晚上去了酒店,那一定是去搞基了。这就是王志安的逻辑。我举个例子:

  现象一:安保资金账户部门款项流入到席的账号上。时间分别是10月13日和2014年11月30日

  现象二:席某根据购房合同需要在2015年1月20日前付房款。

  结论1:安保资金一定是被拿去买房了

  结论2:一定是方舟子和彭剑合谋诈骗安保资金。

  第一个结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我暂且承认这是一种可能性。但是你第二个结论怎么来的?王志安会不会撒娇般地说:“淫家不管,反正方舟子就是骗纸”

  再举两个个例子:他弄到了方舟子的民航乘坐记录,就说买机票的钱全是花的安保资金的钱。他弄到一张聚餐发票,抬头是华欢所,他就说发票拿去套安保资金的钱了。总之方舟子吃饭用的安保资金,买房用的安保资金,买车用的安保资金,旅游用的安保资金,买包用的安保资金,打官司也用的安保资金……什么都用的安保资金,就差没说开房用的安保资金。他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通过一切手段弄到方舟子或者彭剑的消费记录,然后直接就说,这些钱来自安保资金。如果他能弄到方舟子的开房记录,他就会一口咬定方舟子在花安保资金搞基。

  王志安也无法解释自己早已存在的恶意。他造谣安保资金是很久以前就开始的事情。而王志安提供的材料里指向的事件大多发生在此之后。王志安所谓的“调查”也发生在此之后,证据还没开始找,结论就下了。王志安对自己之前的诽谤行为又准备如何洗?王志安在造谣方舟子为律师购买汽车的时候就已经跟科学公园的一些人接上头了。自然不会不知道汽车是方舟子安保用的,不是律所私用的。在这种情况下还栽赃方舟子和彭剑合伙诈骗安保资金,这不是诽谤是什么?这才是王志安在答辩状里要好好解释的问题。

(XYS20161026)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