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拒绝证明自己实验真实可信的韩春雨就是保护造假

  作者:周宏

  一个新生事物出来有人质疑是很正常的,人为设置障碍随意圈画禁区来反对质疑是很反常的。在科学上,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但,是真是假不能消极地去等待。时间久了,真相就会被谎言所掩盖。因为真的不怕证明,假的总会千方百计躲避证明。被假的东西浪费的不只是时间,还有轻信者的心智和血汗,甚至搭上各级组织的公信力。所以不能任凭造假者以“时间可以证明一切”这些堂而皇之的大话来搪塞。你既然坚持说你的实验是真的,那就证明给大家看!不能 证明,就是假的;拒绝证明,任何人都有权认定你是假的。作为引导青年思想走向的《中国青年报》居然发出这样的声音――《保护韩春雨不意味着不知真假》,再一次向世人证明,在中国抢占了大喇叭叽里呱啦宣传的某些人的科学精神不过是“嗑噱”精神。不服气的话,就让写《保护韩春雨不意味着不知真假》的作者自己解释一下:“保护韩春雨不意味着不知真假”是什么意思,一个正常的人会这么表达他要表达的意思吗?

  保护韩春雨不意味着不知真假

  2016-10-12 09:08:00 中国青年报

  有人呼吁“请给韩春雨多一点时间证明”,也正是对科学家试验成果的耐心 保护,但是这种保护,不应成为科研过程真假不知、虚实难辨的理由。

  自从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上发表了NgAgo基因编辑技术论文后,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课题组遭受的质疑就没有停止过。并且,全球数百家实验室,历时五个月的时间,没有一家宣布能重复成功。质疑声越来越大,韩春雨不作正面回应,却收获接连的荣誉。(《中国青年报》10月11日)

  尽管遭受了空前的质疑,可韩春雨方面还是表现出不与人争辩的态度。一面是强烈质疑,一面是气定神闲,两相对比之下,究竟哪一方说的是真话,目前并不能盖棺定论。只是,学术界的争辩始终应该回归科学理性主义,而不是人身攻击,换言之,科学论战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求证科研成果的真伪,而不需要不相关的利益考量。

  【面对质疑,韩春雨确实想不理不睬来着,可是他禁不住心里的空虚,还是令人可笑地回了几次嘴。比如自比韩寒,却不知道科学的实验数据与虚构的小说伪造的原稿是不能类比的;自比心中的大牛张峰詹妮弗,却不知道自己那个无人能够重复的实验与人家很快就有人重复出来的实验是没法攀比的;自比布鲁诺,却不知道自己通过论文昭告世界的实验与布鲁诺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是不好对比的。人家要他自证,他拉出他一家出了几个教授来助阵,这就是他的科学证明?还“气定神闲”?像这样不辨东西的乱窜,普通人必定是肝胆俱裂了,他不一般,有神通附体,活演了一幕“世上无难事只要脸一横”的丑剧。】

  此前许多对韩春雨实验成果的质疑,显然已经偏离了科学探讨的应有之义,一些违背逻辑的推理,已经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层面。以当时的情况来看,韩春 雨方面作出不回应处理,是能够被理解的。有人认为,质疑韩春雨的科学家们是出于嫉妒,但是正如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魏文胜所说:面对学术质疑,作者还是有义务作出回应,如果隐藏关键实验步骤,就是学术不端。

  【说“此前许多对韩春雨实验成果的质疑,显然已经偏离了科学探讨的应有之义”,甚至还“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层面”,却不试举一例,这就颇有上世纪四十年代日军无差别轰炸的法西斯气魄。科学共同体要求光说不练的韩春雨公开其实验数据,哪儿偏离了科学探讨的应有之义?人家不相信拒绝自证清白的韩春雨也属于“人身攻击”的层面?可是到了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魏文胜讲“面对学术质疑,作者还是有义务作出回应,如果隐藏关键实验步骤,就是学术不端”的时候怎么就不是“人身攻击”了?韩家养的“公鸡”还因时因地因人变性呢,真不愧是全宇宙最伪大的科学家。】

  近代科学的发展进步以及人类在某一领域的突破,都与宝贵的质疑精神不无关系,但相比于盲目质疑,理性归因和科学论证显得尤为珍贵。进一步说,有日本小保方晴子的前车之鉴,韩春雨方面更应该正面回应一下这些质疑。毕竟,学术界理应在诚信方面走在最前列,若出现学术造假,则是从根基上阻断了我们的创新之路。

  【嗯,何为盲目质疑?像那些为了保护千方百计躲避证明的假科学家而对质疑者实施无差别轰炸连盲目质疑都不如,比韩春雨的小把戏还要可恶十倍,因为它是学术造假的保护伞,它早就阻断了我们的创新之路。而它还时不时跑出来先当法官,为保护那些披着学术外衣的大骗子,判不相信这些骗子的人犯了“人身攻击”的禁忌;再充道德教师爷,要求老百姓不要称骗了他们的人为骗子,而应改称“学术不端”,因为银家多多少少还披了一件华丽的学术外衣嘛。】

  有人呼吁“请给韩春雨多一点时间证明”,也正是对科学家试验成果的耐心 保护,但是这种保护不应成为科研过程真假不知、虚实难辨的理由。也就是说,就算是伽利略的猜想、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效应验证实验摆在这里,同样也需要经得起质疑,也只有质疑,才能够让成果服众。否则,只会给人留下一连串的问号。

  【呼吁“请给韩春雨多一点时间证明”,正是对科学家试验成果的耐心保护吗?尚未得到证实的成果能够当做成果?都把它当成果了,居然还不知道其过程真假。呵呵,韩春雨的“陋室多谋”终成的大果快赶上姜原的大肚之谜了,他比姜原更牛逼的是还挺着一个高度疑似病态的大肚子呢,陋室里就传出婴儿“哇哇”的啼哭,国内的大牛纷纷送来摇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运来几车皮的牛奶,可是谁发现他的“孩子”在哪里了?就冲着韩春雨胡乱杜撰的一个神话,让一个高喊科技兴国的群体完全失去了分寸。现在,韩春雨给人们留下的已不是一连串的问号,而是让人叹为观止的惊叹号!】

  不论是用科学的方式,还是外界不专业的揣测,对于韩春雨的质疑,都应该回归科学理性。可以说,韩春雨的试验成果真伪如何,不仅关乎学术界的名声,也是外界参与学术讨论的应有过程。(宋潇)

  【“用科学的方式”怎么会在“科学理性”之外,既然属于外界不专业的揣测,又怎么会具有科学的理性?还“回归”科学理性,说得好像在这个以造假闻名全球的国度里,每一个人都成了科学家似的。“韩春雨的试验成果真伪如何”首先关乎韩春雨在学术界的名声,假如学术界全力捂住韩春雨真假的盖子,才关乎到学术界的名声呢。“韩春雨的试验成果真伪如何”怎么成为“外界参与学术讨论的应有过程”?宋先生的汉语是谁教的?话还没有学周正呢,就上阵来帮韩春雨拉壮丁玩声誉捆绑的游戏了。本百姓话糙理不糙,谁屙屎谁打场,谁的孩子谁抱走,玩声誉捆绑的游戏,那不过是骗子们常玩的一个手段罢了,弱智才会上他们的当呢。】

(XYS201610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