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假者急吼吼想用“多一些耐心”为韩春雨缝制一件厚实的防弹衣

  作者:周宏

  自从《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看起来十分平静的韩春雨后,国内有13位耗费了不少心血重复韩春雨实验而失败的科学家,在韩氏“侃侃而谈”的胡扯下公开亮明身份,期望韩春雨兑现诺言,让大家瞻仰一下他说的那几位能够重复他实验的人物究竟来自何方。我正拭目以待,却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能不能给韩春雨 多一些耐心》,以为大星降临,赶紧仔细观察,原来又是一篇欺骗性软文。本着奇文共赏析的原则,特全部转载兼评议如下:

  能不能给韩春雨多一些耐心

  2016-10-11 01:28:09 来源: 现代金报(宁波)

  10月8日,在河北科技大学那间实验室里再见到韩春雨时,虽然身处“论文 造假”“多人重复实验失败”的争议漩涡,但他看起来十分平静,依然侃侃而谈,并不时反问记者:“你觉得我要是造假了,我还能这么淡定?”他说,有人在网上说,韩春雨现在怎么睡得着?“我告诉你,我睡得很好”。(10月10日 《科 技日报》)

  人生起起伏伏,这在韩春雨身上,有着更清晰的呈现。

  因为始终处于“多人无法重复”的困扰中,韩春雨面临着一波又一波的质疑。每一次媒体的报道,无论是不是预设立场,都没有削弱这种质疑。这一次,同样如此。特别是一句“我为什么要自证清白”,更是遭受了不少的反击。这一刻,仅凭现有的信息,确实无法证明韩春雨的“诺奖级成果”是否成立,但还是想问 一句,能不能给韩春雨多一些耐心?

  【作者怪质疑者没有给韩春雨多一些耐心,这是罔顾事实。事实是那些盲目吹捧韩春雨的人才缺乏最起码的耐心。韩春雨的实验真假尚未得到证实,他就被评上“河北美丽教师”中的“最美”,且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资助,这些与他目前表现极不相称的荣誉像盔甲似的把他包裹起来,这道奇异的风景只会出现在一个依赖造假而热爱造假的国度。看看邻国日本和韩国是怎么做的,我们心里自然明白其中的黑白是非。】

  别看有这么多人关注韩春雨,谈论韩春雨,但在事实上,真正懂韩春雨研究的,却没有几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实在是“外行看热闹”。群情喧嚣时,理性寂寞际。科学是需要理性的,这样的众声喧哗,其实已经背离了科学精神。

  【关注科学的关注科学,关注一般常理的关注一般常理,本来完全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即使在某种情况下交融在一起,只要遵循自然的规律,也不会影响其透明度。怕的就是有人故意搅浑水,比如这个叫嚣“给韩春雨多一些耐心”的毛先生。导致众声喧哗背离科学精神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不正是满嘴跑火车将自己胡乱比对的韩春雨么?他一会儿比韩寒一会儿比张峰詹妮弗,现在又把自己和布鲁诺比起来了。人家跟他谈科学的问题――你的实验到底能不能重复,如何证明?他把问题引向社会引向家庭引向人际交往和司法审判,连在第三方监督下公开做个试验都成了“有罪推定”,他不知道伽利略如何厘清自己和亚里士多德之间纠纷的了?科学的方法就是――用公开的实验证明自己!】

  等待韩春雨的,可能有两个命运,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假的。如果韩春雨的研究成果,未来得到确认的话,那么现在围绕着他的种种纷扰,会不会影响他对科研的投入,影响科研的进展?即便是假的,可这一切,最终还是要专业人士通过专业的研究来回答,不是现在做选择题,由哪一方支持的声音高而决定的。

  【不知道作者凭什么相信“韩春雨的研究成果,未来得到确认”。我们只知道尚未得到确认的“研究成果”,不能视为“研究成果”,将尚未得到确认的“研究成果”视为“研究成果”就是造假!即便将来出现哪一个人证明了今日韩春雨的猜想,那功劳也不属于今日的韩春雨,改变不了他今日造假的性质。】

  退一步讲,韩春雨的科研成果得不到验证,最终证明“无法重复”。可这里还有一个关键性问题,这一切到底是韩春雨主导的,还是无意为之的?换而言之,到底是“虚假”还是“造假”?如果只是通过错误的实验得出了错误的结论,那只是科研能力等问题;如果是故意造假,那就涉及学术人品问题,这才是最需要警惕的。对于科学而言,这两点必须厘清,不能混为一谈,否则容易误伤。

  【如果韩春雨在人家跟他谈他的实验到底能不能重复如何证明时没有往社会、家庭、法律、道德上胡扯,才不能排除其“无意为之”的可能。对照韩春雨受质 疑以来的态度,他已经彻底断掉了自己“无意为之”的退路,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他要么就是全宇宙最伟大的科学家,要么就是骗子。】

  还值得思考的是,韩春雨称,“有人已经重复出来”,但“不能告诉你,说出来了那些人就会受到骚扰”。如果这还值得理解的话,“那些说不能重复的人不也都是匿名么”?这又是什么原因?科学应该是很简单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既然声称不能重复,为什么又不愿意挺身而出?这种“乡愿”,何尝不是科学大敌?不从一个侧面反映当前的科学生态?

  【韩春雨这句“那些说不能重复的人不也都是匿名么”又是一个弥天大谎。例如韩春雨一开始像抱住救命稻草似的提到的那个印度科学家,人家说不能重复的时候可没有像为韩春雨背书的那三个中国科学家那样蒙着一张脸。如果外国的科学家不算,一定要中国的科学家实名认证其实验不能重复,现在已经有13家出来了,为韩春雨背书的那三位在哪里呢?韩春雨不是承诺了,如果说不能重复的人不匿名了,他就告诉大家重复出来的那几家么?兑现一下这句诺言难道也比他的“诺奖级”实验难么?千方百计要大家去理解韩春雨骗人鬼话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呐?】

  胡适讲过,“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对于一般人来说,科学具有专业性,很难去求证。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放弃浮躁,静下心来听专业的。无论当初“闻声起舞”,无节制地吹捧韩春雨的科研成果;还是后来的“闻疑起攻”,无 底线地质疑韩春雨,都不是应有的科学态度。还是想问一声,能不能给韩春雨多一些耐心?无论真假,都只能依靠缜密的推理和实验,而不能依靠满嘴跑火车的瞎扯。由此体现的舆论环境,何尝不影响科学生态。毛建国

  【过去是“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现在是“小心地提问,耐心地等待”,这就是毛先生期望的良好科学生态,凡与“小心地提问,耐心地等待”不合的,在毛先生眼里不是“无节制地吹捧”,就是“无底线地质疑”。可在我这 个科学门外汉眼里,“小心地提问,耐心地等待”乃是最佳的造假环境。科学上的真假其实很简单,不能证明的真就是假,不能证明的假也是假。因为我们接受的真,应该而且必须是能够证明的!由谁来证明?常识性的问题一般人也有能力证明,比如韩春雨有没有说谎;专业性的问题自然有科学共同体来证明,比如韩春雨的“发现”到底有多少科学含金量。不管是从常识性方面还是从专业性方面来看韩春雨,他都是一个假货。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样的用心要死保这个假货?】

(XYS2016101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1 Comment

  1. 韩春雨这事到最后肯定是误会一场。韩春雨如果至今不知道他错在哪里了,还勉强可以说得过去。如果是成心隐瞒,浪费这么多的社会资源,可以判个无期徒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