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敢扯张打油

  作者:大海就是一切

  张功耀是个妄人,这个妄人的特色是能吹大喇叭,敢说敢扯,特别是在历史方面。因为敢说,他在批评中医战线上有过他的功绩;因为敢扯,他的这些功绩也因此褪色不少。以前在搜狐微博,我和几位网友有一些善意批评他的言论,这些言论本来只是希望他能扎实一点认真一点大方一点,希望他能仔细研读经典,搞清楚历史文献的真实背景和含义,不把所谓“情理之中”的推断当作事实,能够坦然接受别人的批评。。。。

  现在看来,妄人就是妄人,他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今日有暇,整理一下旧微博,就算让大家开心一下,凑一篇文章吧。(再声明一句,兄弟我是铁杆的废医派。。。)

  (一) 大喇叭

  喇叭一声响:

  哒滴哒!

  张功耀的成名作《告别中医中药》一开头就说:”1879年,浙江儒学保守派人士俞樾先生发表《废医论》,最早,也最明确地提出了废除中医的主张。俞先生的这个“废医”(“废除中医”的简称,下同)主张,明显影响了曾经赴日留学的两位浙江后生,一位是余云岫,另一位就是鲁迅。前者赴日先攻物理,后转大阪大学主攻医学,回国后却以斥责中医为“伪学”而名闻海内外,有自撰的3集本《医学革命论》流传后世。后者赴日学习西医,回国后却以改造中国人的思想为己任,其中包括“废除中医””

  其实,《废医论》提出的是废除所有医学,并非只废除中医.而且,张功耀有什么证据说鲁迅是受俞樾影响?鲁迅自己说是因为"看到些木版的《全体新论》和《化学卫生论》之类"的影响,鲁迅也没有明确说过要“废除中医"。

  张功耀爱提鲁迅,可惜记忆不大好。2013年7月20日科学公园第二届无神论 论坛张功耀作【由知识的定义而论“懂中医”】,在嘀咕了一堆反驳别人说他无知的言论后,张有知教授说道:

  “在中医里边,“奇特的药引”就更加没有可操作性了。大家知道,鲁迅先生写了一个“奇特的药引”,蟋蟀都要成对的,而且没有结过婚的。(笑)”

  鲁迅的《朝花夕拾》(父亲的病)里原文是:“还有用药也不同。前回的名医是一个人还可以办的,这一回却是一个人有些办不妥帖了,因为他一张药方上,
总兼有一种特别的丸散和一种奇特的药引。  芦根和经霜三年的甘蔗,他就从来没有用过。最平常的是“蟋蟀一对”,旁注小字道:“要原配,即本在一窠中者。”似乎昆虫也要贞节,续弦或再醮,连做药资格也丧失了。但这差使在我并不为难,走进百草园,十对也容易得,将它们用线一缚,活活地掷入沸汤中完事。“

  这篇经过科学公园审稿校对过的文章的那个笑,是在笑张有知教授没读过《朝华夕拾》吗?

  喇叭二声响:

  哒滴哒!

  韩愈在棺材里气得直哆嗦,为啥?就为张大教授跑韩国去啦!

  面对棒子,我们的张功耀大教授,嘀嘀嗒嗒地来了段相声:

  "韩愈...曾经在他的《师说》那篇文章中阐述了一条教育学原理:聪明的人当老师,会教出更加聪明的学生;愚蠢的人当老师,则会教出更加愚蠢的学生。依据这个原理,他反对人们向从事中医药工作的人学习中医。"――――- 作为伪医学的中医――在大韩民国医师协会2014年学术年会上的演讲

  我们来看《师说》:“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

  “是故圣益圣,愚益愚。”能理解成“聪明的人当老师,会教出更加聪明的学生;愚蠢的人当老师,则会教出更加愚蠢的学生。”,把“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理解成“他反对人们向从事中医药工作的人学习中医。”

  这种古文阅读水平还不如中学生。

  喇叭三声响:

  哒滴哒!

  还是在韩国,张功耀说”《医方类聚》出版于1477年。《东医宝鉴》出版于 1613年。从1477年算起,到1910年日本侵略者强迫高宗皇帝李熙放弃皇权为止,李氏朝鲜,包括燕山君李隆、光海君李晖和最后一位有名无实的纯宗皇帝李p,总共经历了19任皇帝,延续433年。其中,只有仁宗李z被疑为遭毒杀身亡,其余均为正常死亡。在这19任帝王中,寿年最长的是英宗李T,活了83岁;寿年最 短的是宪宗李奂,只活了22岁。这19任皇帝的平均年龄是43.47岁。1477年以前,李氏朝鲜延续了8任皇帝,历时142年。除去端宗李弘ナ粲诒槐谱陨蓖猓其余7位均为正常死亡。其中包括19岁病逝的睿宗李s。这7任皇帝的平均年龄是50.14 岁。各位不难发现,有了《医方类聚》和《东医宝鉴》之后,朝鲜帝王的平均年龄反而降低了6.67岁。可见,《医方类聚》和《东医宝鉴》并没有为韩国人民的健康做出真实的贡献。”

  这段话问题不少:首先数据太少,以《医方类聚》出版的1477年划界来比较,证明《医方类聚》和《东医宝鉴》并没有为韩国人民的健康做出真实的贡献。”就意义不大,难道有证据说明1477年前的朝鲜帝王不吃中药?其次,以1477年划界来比较的结果只能证明,《医方类聚》并没有为韩国帝王的健康做出真实的贡献,而不是"《医方类聚》并没有为韩国人民的健康做出真实的贡献。”更不是 "《医方类聚》和《东医宝鉴》并没有为韩国人民的健康做出真实的贡献。”
  在具体的计算方法上,张功耀也不老实:仁宗李z被疑为遭毒杀身亡,理应和属于被逼自杀的端宗李弘ヒ谎排除在统计数字里,不能因为他命短就加入.我计算的1477年划界的后18位帝王平均寿命是47.05(19位帝王平均寿命是46.15岁),前7位帝王平均寿命是50.14岁,《医方类聚》出版后朝鲜帝王的平均年龄降低了3岁而不是6岁.
  如果用《东医宝鉴》出版年1613年来划界,《东医宝鉴》出版前12个帝王的平均寿命是46.9岁,出版后的13个帝王的平均寿命是48.8岁,看起来《东医宝鉴》为韩国帝王的健康做出真实的贡献,长命了两岁....
  一句话.这种分析由于数据太少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喇叭四声响:

  哒滴哒!

  在《金瓶梅》是如何讽刺中医的? 一文中,张功耀说:

  “《金瓶梅》的作者所描写的这些情节,并不符合病理。他不过是为了诅咒这位以卖中药为生的流氓,而把几乎所有可能的性病,刻意集中写在西门庆的身上而已。西门庆最后一次阴茎勃起,昼夜不倒,可被理解为阴茎癌肿。他服过春药以后与潘金莲的那一次做爱,射出了他“平生最多的一次精液”。那其实不是精液,而是淋病造成的脓液流出。符合西门庆泌尿像犁头穿出尿道一样的疼痛症状,可能是尿路结石、前列腺炎、前列腺肥大、前列腺癌。西门庆的阴囊肿得像茄子一样,可能是阴囊炎或阴囊癌。这些病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又在同一个时间发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金瓶梅》作者这样集中描写西门庆的结局,充分表达了对害人害己的中医药所持的讽刺、控诉和诅咒态度,则是显而易见的。

  张神医根本不懂什么是性病,这些病里除了淋病,所谓阴茎癌肿、尿路结石、前列腺炎、前列腺肥大、前列腺癌、阴囊炎或阴囊癌都和性病没一毛钱关系,《金瓶梅》里也没有说西门庆得了这些个病,这都是张神医看出来的病。

  喇叭哒滴哒!:

  喇叭不住响。

  张功耀真是胡扯成癖哇,在【说说说中国的问题】文章里:

  “ 例二、“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孔子这个人一贯倡导君臣父子,希望君要像个君,臣要像个臣,父要像个父,子要像个子。但他反对将庸俗的礼节用于君臣之间的工作交往之中,尤其看不惯官僚政客当中那种对君王唯唯诺诺的行为。所以,他在《论语・八佾》当中说:“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按照孔子的想法,君使臣以礼,臣才可能事君以忠。如果君王专横,使臣无礼,臣是不大可能对君尽忠的。所以,晋朝女叔齐在解释孔子的这句话的时候说,只有君使臣以礼,君方能“守其国,行其政令,无失其民。”
  孔子把“事君尽礼”看作是一种谄谀的行为,难道错了吗?把工作中的上下级关系,搞成庸俗的父子关系或主人和奴才之间的关系,难道就正常吗?在现实社会中,靠“事君尽礼”而加官进爵鸡犬升天的难道还少?2600年前的孔子都看不惯的东西,难道还要我们现在的老师去奉承和歌颂?岂不更加谄谀了么?”

  要命!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人以为谄也怎么变成了孔子以为谄了?

  在2015上海无神论论坛发言,张功耀说赵简子和秦穆公做皇帝梦,这历史水平的优秀也是没谁了!

  还有网友@PHD梦发现的:张功耀教授在无神论论坛演讲里把“精乃亡”的“亡”理解为人死了,其实应该是“没有了”的意思。

  (二)所谓严谨的硕士论文

  在《许良英,中华民族良知的杰出代表》一文里,张功耀自吹:

  "在浙江大学,我是第一个提出提前毕业申请的硕士研究生。...为避免我在论文答辩节过不了关,尤其希望避免我在许良英面前也表现出大汗淋漓的尴尬局面,我暗自勉励自己,尽可能地把我的硕士学位论文写得严谨了再严谨。回忆起来,这实在不是许良英给我们的课堂教育造成的,而是许良英治学严谨的精神气质迫使我们必须自觉地这么做。....从2000年开始,我也开始带研究生了。可是,我发现,在我指导的研究生中,没有一个具有我当年那种严谨治学的自觉性。所以,我经常自愧不如地感叹道:“我没有把许先生严谨治学的精神气质传承下来”。

  这篇“严谨”的硕士论文未删改的原稿收在在2007年出版的《科学技术的历史与哲学论稿》一书里,兄弟我以五元巨款买得一本。哈哈,随便翻翻,就 让我们来看看张硕士的严谨再严谨:

  张功耀硕士论文13页(指《科学技术的历史与哲学论稿》一书中的页数,下同):“宋代哲学家们的“太虚”、“气”,同我们今天理解为“场”的概念有相似之处。因此,它们既是古代的哲学范畴,又可理解为物理学概念。”

  扑哧!

  张功耀硕士论文15页:"郑樵(1103_1162)著《通志.草木昆虫略》,在昆虫纲下设蠕行动物\软体动物\节肢动物和两栖类,这种分类已与近代相接近了."

  这是说笑话吗?《通志.草木昆虫略》在"虫鱼类"里把蝉,龟,贝,蜥蜴,螃蟹,蚯蚓,蛤蟆收在一卷.居然是"昆虫纲下设蠕行动物\软体动物\节肢动物和两栖类,这种分类已与近代相接近了"...如此重大的科学史研究成果,许良英先生知道吗

  张功耀硕士论文49页:“汉代从外域引进的作物名称,多冠以”胡”字,而宋代则多冠以”番”名。如番茄、番薯,是为宋代引进的农作物;而胡椒、胡麻、胡瓜,则早为汉代引进的农作物。”

  网友宜轩指出:“番薯、番茄原产于美洲,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后的明代才传入中国。先秦以“戎”、“狄”分别称呼西部、北部外族。胡用于外族称呼,见于《战国策》,赵武灵王“胡服骑射”。《汉书。匈奴传》单于遣使遗汉书云:“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不为小礼以自烦。”可见,“胡” 源于匈奴人的自称。秦汉时,胡人通常指匈奴人,当然也包括西域等民族,晋代通常指内迁的匈奴、鲜卑等民族。唐代,胡人专指深目高鼻或高加索人种的西域人,天竺和突厥并不称胡。很多人以为唐以前从西域引进的物品多冠以“胡”, 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葡萄、苜蓿、石榴、核桃等等大多不是音译就是另造名称。”

  网友沉舟侧畔108指出:“胡椒和胡瓜(黄瓜),都是汉代以后的晋朝或南 北朝时传入。域外传入,冠以胡字的作物,寥寥数种而已,胡麻(芝麻)、胡豆 (豌豆或蚕豆)、胡桃(核桃)、胡菜(油菜)、胡萝卜等。倒是更多中国原产动植物,冠以胡字,如胡芦、胡颓子,胡枝子,胡绳、胡芹、胡葵、胡蒜等;动物有胡蝶、胡狸(狐狸),胡猛(蛤蟆)。这些原产中国冠胡字的,都是古汉语无实义词头。类似的例子还有几个,冠杜字的:杜鹃、杜若、杜蘅等,冠马字的:蚂蚁、马蜂、马虾、马(野生甜瓜)等。

  先秦和西汉,胡指北方、东北方的林胡、东胡、楼烦诸部,加上稍后而起的匈奴,即所谓“北狄”。东汉以后,含义变化,主要指西北方向的外族,第一次成规模的外来作物传入即从这个方向而来,所以有一些外来作物冠之一胡字,和之前的胡关系不大。见顾炎武《日知录卷32“胡”条,岑仲勉《伊兰之胡和匈奴之胡》。”

  再从大结构来说,论文的标题是《宋代的科学技术及其与生产的关系》,论文76页结论里认为宋代的科学技术与其生产之间存在四种关系:“

  1:生产的发达导致了科学技术进步,科学技术进步又引起了生产的更大发展,如兵器技术与兵器制造业、造船技术与造船业、冶金技术与冶金业、纺织技术与纺织业。

  2:生产的发展导致了科学技术的重大进步,但是这些进步并没有导致相应生产的更大发展,科学技术的发达与生产的发展之间不构成因果关系,如活字印刷与印刷业、采矿技术与采矿业。

  3:发达的生产并没有导致发达的技术,如农业生产与农业技术、造纸业与造纸技术、陶瓷业与陶瓷技术。

  4:科学的进步与生产无直接关系,两者只存在十分微弱的依存关系。其中,理论自然科学的发展是其典型。”

  我定睛细看,原来这宋代的科学技术与其生产之间存在的四种关系,其中两种或两种半是没有关系,这。。。。。。

  (三)有之,请从嗣同始!

  张功耀出了本批评风水的书,这很好,风水这种迷信应该批,可是,可是啊,我们来看张功耀自己爹死了,他是怎么做的:

  "风水势力之强大,我个人也深有体会。像我这样坚定地反对风水的科学技术哲学教授回到农村,也得迁就当地农民信风水的社会风气,并为风水买单。就
是说,尽管我不苟同社会,但在许多情况下我还不得不迁就社会。  事情是这 样的。2000年,我父亲去世了。人死了嘛,当然是要埋掉。农村至今没有实行公墓制,埋在哪里呢?当然要选择一个恰当的地方去埋,不能随随便便乱埋。用风水方法去选和用其它方法去选,不都得选吗?农村里信风水,我家里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于是,我也就这样同意了家里人去找风水先生看坟地,并掏钱为风水师打了个包封。极有意思的是,我家里请来打那个为我父亲看坟地的“风水师”,居然是我的小学同学。他初中都没有读完就辍学了。他其实也是不信风水的,我问他:“你怎么学会这一手了?”他告诉我,他是从他爷爷那里学的。然后他跟我说,“其实,风水这东西,说它有,它就有,说它没有,它就没有。现在农村里都信这种东西,你一个人不信,在农村里就行不通。其实,那些请我看坟地、选日子的人,他们自己也都不信这些,无非请个地仙做做而已,没有什么意思。就拿我们两弟兄说,我爷爷那一辈就帮人家看地选日子,看来看去,我家至今连读高中的都没有出一个。你老弟不信风水,我们这一带还有谁能比得上你张教授?如果风水真的灵验,我会只帮别人的忙,却不把我自己家里搞得风风光光?”
  你看,即使我们并不真信风水,也得随着社会大流去"做做",履行一个仪式,就连我这个坚定地反风水的教授即使不苟同社会,也还得在某些时候非常无奈地迁就社会 ."

  原来这是个连路人的口水都在乎的人,我们的大教授写书演讲希望能改变社会,只是自己是绝不会带头改变的....

  这不由得令人想起网络上流行的段子:“:“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不昌者也。有之,请从嗣同始!――康有 为”。

  (四) 从孔夫子到张功耀

  古中国有个东西叫道统,表达起来就是“从孔夫子到孙中山”这种形式。康圣人就一副从孔夫子到康有为的调调,张功耀虽然不可比康圣人,这康圣人的调调倒是挺像的。

  比如孔夫子和反对中医完全没有关系,张功耀挖空心思也要说孔夫子反对中医。为什么?无非是从孔夫子到他张功耀的意思。

  像"孔子最早主张废除中医...替患者请中医生看病,或为患者赠送中药...应当当作一种谋杀。"这句屁话,有一丝一毫证据吗?还是张功耀孔子上身....

  2010年6月12日,张功耀在新语丝发表<我国历史上的五次中医存废之争>,说得是五次中医存废之争,除了19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一直延续到了清朝灭亡的第一次中医存废之争,二十世纪有四次中医存废之争.可到了2014年6月28日张功耀在新语丝发表<作为伪医学的中医_在大韩民国医师协会2014年学术年会上的演讲>就变成"中国在进入20世纪以后爆发了三次大规模的废除中医运动。"了."在1950年8月全国第一次卫生工作会议上,新中国的医生们继续讨论了“中医存废问题”。这就是我国历史上的第四次中医存废之争。"的这一次给他取消了...

  "第三次是以我本人发表《告别中医中药》为开端而激发起来的有关中医药问题的大讨论。"...这下突出了..

  其实张的这次完全和前面三次不能比,前面三次,是法令,是议案。

  张功耀的,是嘴炮。

  (五)张打油

  我们在新语丝嘲笑过卫生部长陈竺的烂诗。

  很巧,我们的张功耀也是个诗人哪。他曾自豪地说“我可以非常自信地告诉你,我比毛泽东填的《沁园春・长沙》要标准得多!“这标准得多的就是这个连字数都不对的《沁园春。长沙》

  沁园春。长沙。

  ――――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 。

  久雨初晴
  信步云麓,
  凭栏俯瞰,
  叹山下霾封。
  十里橙黄,
  斜阳吐暮,
  灰雾蒙蒙。
  湘江两岸,
  天心四周,
  依稀危楼峥嵘。
  细端详,
  辨古街旧巷,
  偶得隐踪。
  自然不尚奢华,

  怎禁得梦回旧时空?
  湿柳舞烟花,
  春去春来,
  宜酒宜诗,
  衣冠雍容。
  渔樵笠翁,
  小桥红门,
  藏入绿丛不知冬。
  问苍穹,
  古今无限人,
  谁负枯荣?

  抄一段此词下面的对话:

  某中医粉:你才狂妄!毛泽东词确有不合平仄之处,但大体相合,且对仗工整。你的词只不过把一些短句拼凑在一起,意境、思想皆无,平仄根本不合,且基本无对仗,更可笑的是第十行连字数都少一个。还用我教你吗?看看王力教授的《格律十讲》。里面有“沁园春”的格律。再看看你的拼凑,有多少相合!需要的话,我下次将其抄给你。网上很容易查到“沁园春”的平仄。相信网友自会作出评论,会断定我所说的是否正确。
  张功耀答:
  再说一遍,我填的《沁园春》比毛泽东填的《沁园春》标准得多!
  张功耀又答:你的留言将在24小时以后(5月10日下午)删除。你没有资格与我讨论任何问题!!

  哈哈哈,批评他的虽然是中医粉,他这段话并没有说错,其实要合平仄倒也不难,让我来试着给张打油批改一下作业。因为不好太改动,所以多少还有点问题。

  沁园春。长沙。

  久雨初晴,
  信步云麓,
  俯瞰芳踪。
  叹霾封山下,
  橙黄十里,
  斜阳吐暮,
  灰雾蒙蒙。
  湘水周边,
  天心远处,
  楼市依稀影憧憧。
  端详久,
  辨古街老巷,
  梦里飞鸿。

  神游旧日时空,
  还清爽自然淳古风。
  有春来春去,
  烟花湿柳;
  宜诗宜酒,
  笑语雍容。
  白发渔樵,
  红门风雨,
  绿叶深藏不记冬。
  枯荣也,
  古今人何限,
  谁负苍穹?

  再看张功耀的词《齐天乐・骂中医》,一共十个韵脚只错了六个,太了不起了!

  张功耀
  巫彭巫咸帝祖甲,
  始作卜医龟策。
  扁鹊喧哗,
  太仓幻语,
  井底童蛙称霸。
  黄岐问答,
  侃脏腑经穴,
  玄秘五八。
  掩污饰垢,
  有意无意骗中华。

  西窗细雨r下,
  沁黎民心花,
  辨真识假。
  沛国元化,
  麻沸剖剐,
  临渊盲骑瞎马。
  虚仁拙术,
  江湖尽猾伯。
  耻鲜廉寡,
  悬壶噬财,
  夺命徉医家。

  还有张功耀教授这首词也是十处韵脚,只错了四处!平仄啥滴也就错二十来处吧!

  《千秋岁・汶川地震》

  汶川地震,
  山崩城廓碎。
  声撕肺,
  哭无泪。
  蜀道本难行,
  更兼风雨醉。
  心焦急,
  但祈瓦砾有音回。
  万人成新鬼,
  阎罗最无义。
  人多情,
  传千秋。
  残垣埋忠骨,
  废墟染血记。
  青烟袅,
  仙鹤闻得神州泣。

  类似神作本来还有一些,可惜都被张诗人删除了,从此在搜狐围脖我们管他叫“张打油” 。

  要说“张打油”这个雅号用在张教授身上实在是一种尊称,因为我相信张教授这辈子未必能写出诸如:

  “江山一笼统,
  井口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咏雪》”这样流传千古有意思的打油诗。

  但是,只糟蹋古诗词,“张打油”此心何足?我们来看他在他的专著《相对论革命》(评教授的敲门砖?)里翻译的十四行诗:

  大小都满意

  没有人见过他这种孤凄;
  像个拼命三郎守在哨前 ,
  沉湎于拙劣的道白表演,
  纵然脸上不无几分羞饰,
  却又把手伸向黑幽幽的空间。
  而且保持其绝对平行的广延,
  去那无垠的遥远,
  然后说一声“冥间”。
  他把双臂收回并享受自我拥抱的暖意。
  他想如果他请人把所有空间弯转,
  使之包裹起它自己形成孤芳情谊,
  那么他的科学就不需要他如此胆大妄为。
  他太全力以赴,涉及得太宽太广,
  对他自己的宇宙沾沾自喜。

  请问,谁看得懂这写的是什么吗?

  张打油还有说明哪:“这首诗,是诗人严格按照十四行诗的规则写成的,前七行写绝对时空观,后写相对论时空观。这是十四行诗的创作要求,全诗应交错地押三个韵,按规则,头一个四行诗(第二行到第六行)的结尾,必须与第二个四行诗的第一行(即第七行)的结尾押相同的韵,如中文译稿的“广延”、“冥间”这两个韵,。。。”

  原来他不懂中国格律更不懂外国的格律,这一段关于十四行格律的的话就没对的地方。

  我们再看(原文):

  Any Size We Please

  No one was looking at his lonely case,
  So, like a half-made outpost sentinel,
  Indulging in an absurd dramatic spell,
  Albeit not without some shame of face,
  He stretched his arms out to the dark of space
  And held them absolutely parallel
  In infinite appeal. Then saying “Hell”,
  He drew them in for warmth of self-embrace
  He thought if he could have his space all curved,
  Wrapped in around itself and self-befriended,
  His science needn’t get him so unnerved.
  He had been too all out, too much extended.

  He slapped his breast to verify his purse
  And hugged himself for all his universe.

  这是我请网友铁冰翻译的译本;

  巨渺随意:
  没有人在注意他孤独的处境。
  于是,他像个半疯的前线哨兵,

  沉迷于一段令人发噱的谬想――
  尽管脸上不免现出羞愧之情;

  他把双臂伸向那幽冥的空间,
  并让它们在幻想中无限伸展,
  保持绝对平行。随后他说声“靠!”
  又缩回双臂,抱住自己来取暖。

  他想,若能把这空间整个卷起,
  让它自我缠绕包裹、自助自利,
  科学就不至于如此惹人烦腻。
  ――他真是想得太远,已过于沉溺。

  他拍拍胸脯,他钱包就在心口;

  他抱住自己,不再管他的宇宙。//

  (六)乱曰:

  有道是,曲终奏雅,奇文共欣赏:“

  张功耀的博客叫"汉留侯裔孙的日志",滑稽吧?

  更有祭文一篇。

  “我祖轩辕黄帝: 现在跪在你面前诵读祭文的,是你的第169代裔孙张功耀。你多次托梦给我,向我暗示,希望我起来改造现在依然在流行的中华旧文化,恢复你的真诚、博爱、宽容、进取、谦卑的英名!。。。。你对你传生的子民非常生气,甚至多次震怒。你也多次向我宣示。。。”

  哈哈哈,别逗了张打油。。。。。

  我固知张打油不喜欢,也不接受严正的批评。

  让我们来引古人的某颂赞美他一下好啦:

  伏惟大王
  高竦金臀,
  洪宣宝屁,
  依稀丝竹之音,
  仿佛麝兰之气。
  。。。。。。。。。。。

(XYS201609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