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秘与宿便,求中医还是找保健?

  作者:李长青
  来源:科学猫头鹰

  中国人治疗便秘总会碰到中医,那么中医治疗便秘究竟靠不靠谱呢?

  先说诊断,这个问题比较好回答:中医对便秘的诊断是不靠谱的。

  便秘是症状,要找出病因就要进行便秘诊断,现代医学首先要区分器质性便秘和功能性便秘。因为器质性便秘往往有明确的病因,如果不能及时诊断,有些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比如直肠癌。把器质性便秘甄别出来后,剩下的功能性便秘才是要讨论的问题。纯中医显然不具备这样的鉴别诊断能力。

  首先,中医并不清楚很多器质性便秘的病因。中医理论中便秘的所谓病机,诸如肺热肺燥、胃肠积热、肝郁气滞等等,都找不到客观的依据,只是出于主观想象;更与真正能够反应疾病本质的病理组织学改变没有任何联系。

  其次,中医对便秘的检查手段有限。所谓望闻问切不过是问症状、看舌体和把脉,连腹部查体都很粗略;更别说观察人体内部结构的影像学、内镜检查手段,以及反应人体生物化学改变的血清学检查了。

  现实中,直肠癌被当做普通便秘治疗的情况屡见不鲜,大多是出自不了解甚至排斥现代医学的所谓纯中医“高手”、“大师”之手。所以,尚不清楚便秘原因的患者,尤其是年龄较大、有癌症家族史、服用药物、伴有便血或消瘦诸般症状的,一定要先到正规医院,用现代医学手段排除了器质性便秘再考虑治疗的问题。

  已经排除了器质性便秘,基本可以确定为功能性便秘的,就可以选择中医治疗了吗?回答之前先看看治疗方案的选择。

  现代医学的观点比较统一:功能性便秘的治疗首选饮食和生活调理,只在未能奏效或临时救急的时候才考虑药物治疗。其一,因为药物的效果仅仅是临时性的,只有通过饮食和生活调理才有可能取得便秘症状的长期缓解。其二,因为很多治疗便秘的药物存在不良反应,有些相对危险,有些相对安全,但没有绝对安全(现代医学对各种泻药的机理和潜在不良反应说得很明白)。

  中医对便秘的处理与几乎所有疾病一样,没有一个所有中医公认权威的处理方案。当然,中医一般都会辩称是辨证施治,不可能有统一的方案。但是,中医关于便秘的辨证又都在试图给便秘进行分型,分型的种类与现代医学发现的病因相比,连零头都不到。中医对于同一种辨证使用的治疗方法基本是固定的,一方面希望通过辨证在众多病人中发现共性,简化诊疗过程;另一方面又拿辨证作为缺乏客观标准而造成混乱的挡箭牌。这是所有伪科学的共同特征。

  从古到今也有一些主张先进行生活和心理调理的中医,但这样的中医得不到大家的认可。原因有三:第一,中药厂商的利益驱动――大家都去生活调养了,药卖给谁?第二,文化和宣传的误导――中药纯天然,无毒副作用,可以经常吃、随便吃、当饭吃。第三,病人的急功近利――又是肠镜、又是查血,花钱遭罪,还老不见好!

  当然,某些西医生在厂商的利诱和病人的急切要求下,不会向病人详细介绍便秘的饮食和生活调整,而是开药了事。但上述第二点却是中医药所独有的。原因很简单:只有中国才有药厂产中药,说明书可以随便怎么写,即便格式要求必须有不良反应、禁忌症、注意事项,也可以全部用“尚不明确”蒙混过去;西药却几乎全部来自国外,说明书也只需照搬。

  那些中药“大招”的实质

  “有些中药治疗便秘效果还是不错的”,我对此并不意外。因为这些效果都可以用现代医学理论解释,而与所谓润肺、清胃热、补气血没什么关系。

  这里需要简单介绍一下现代医学治疗便秘的常用药物――泻药:

  一、容积性泻剂,也叫膨胀性泻剂。通过增加粪便的体积和水分促进排便,比如膳食纤维。这一种最安全,但起效慢。

  二、渗透性泻剂。这是一些小分子的可溶性物质,吃进去以后不能被人体吸收,但能在肠道里形成高渗环境,让水分从肠壁渗出。常用的有聚乙二醇、乳果糖,这一种安全性次之,但起效快。

  三、润滑性泻剂。大多是从肛门给药,相当于在大便表面涂抹润滑油,以减少大便和肠壁的摩擦力。常用的开塞露多用于临时救急。

  四、促动力药物,促进肠道蠕动。常用的有莫沙必利、伊托必利、普卡必利等各种必利;其中安全的作用弱,作用强的有风险。

  五、刺激性泻剂。直接作用于肠粘膜和肠神经,让水和电解质主动向肠道内排出。作用最强,也最不安全。

  中医治疗便秘的多数方剂大多属于第一、三、五种。比如治疗便秘常用的枸杞子、松子仁、杏仁等本身就富含膳食纤维;张仲景记录的、被认为适合于一切便秘类型的“蜜煎导法”,就是用蜂蜜自制的开塞露;很多便秘方剂比如麻子仁 丸、六磨汤、排毒养颜胶囊中都有大黄,大黄导泻依靠的就是其刺激性成分蒽醌。而刺激性泻药则是五种泻药里面最等而下之的选择,不仅会造成结肠粘膜发黑形成结肠黑变病,更重要的是其依赖性会使病人停药之后便秘加重。此外,中药配方给治疗带来了更大的风险。比如六磨汤中含有木香和槟榔,如果把木香和臭名昭著的含马兜铃酸的青木香搞混了,就会不可逆地破坏肾小管,再加上槟榔的致癌作用,想想都脊梁冒冷汗。中药便秘方剂济川煎中的泽泻也有肝肾毒性。总的来说,中药治疗便秘并没有神秘高深之处,故弄玄虚反而增加了治疗的风险。

  现代医学一直对所有可能有效的治疗方法持开放态度,不管是来自名门正派还是歪门邪道,因为现代医学自身也经历过非主流的冷遇。进入现代医学的门槛也很简单,就是实验和实践,理论上完全真实、严谨、客观的随机对照试验结果会在实践中得到验证。但对中医药而言,“完全真实、严谨、客观”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中药也拒绝按现代药物方式和标准检验,这也是大部分实验结果没有资格进入实践的原因。

  有关中药治疗便秘的研究非常多,几乎全都支持中药有效。问题是,这些研究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做,并用中文写出论文发表在中文杂志上。有人不厌其烦地检索了大量中药治疗便秘的文章,希望通过荟萃分析所有研究过的病人,从而得出一个较为全面的结论。结果,分析显示:中草药比所有常用的便秘药物效果都好,但不如按摩。对此,我想套用一句“名言”:

  全世界所有研究便秘治疗的专家、厂家历尽千辛爬到山顶,按摩师早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没有“宿便”这东西

  有些关于医学健康的名词只出现在大众传媒和广告里,而不见于医学专业词典,“宿便”就是其中之一。硬造概念的套路,通常都是以此敛财的。“宿食”也不是一个医学名词,只有前面加一个动词“呕吐”才能变成一个医学概念。呕吐宿食的意思是将前一晚上所吃的食物呕吐出来。偶尔一次呕吐宿食并不意味着有什么严重的问题,醉酒、食物中毒后都可能出现。如果长期反复呕吐宿食,就可能有幽门梗阻,这可能是消化性溃疡长期反复的并发症。如果是老年人,还要提防胃癌的可能。

  如果这么理解宿便,那就是指当天没有排出来的大便。不过呕吐宿食只和胃排空的规律有关,而大便隔不隔夜则没有这么重要的意义。因为大多数食物会在4~6个小时之内从胃内排出,进入小肠;如果幽门梗阻,即便不吃饭,胃内也在不停地分泌胃液,就必定会间断呕吐。因此,呕吐宿食可以推导出存在幽门溃疡。而大便只要没有进入直肠,人们完全可以带着它睡觉,而不会有任何影响,当然也不会增加所谓的毒素吸收。

  此外,要想每个人每次排便都没有残留,肠道里都干干净净,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为了医学检查而主动服用一些清肠的药物,每个人的大肠里无时无刻都存有粪便,连刚出生的婴儿也不例外。即便一个人连续几天不吃不喝,大肠里还有脱落的细胞、分泌的粘液、死亡的细菌等多种杂质。临床上对正常大便次数的规定也非常宽泛,从一天三次到三天一次都算作正常,极端情况下七天一次也未被当做不正常。只要不是需要特别处理的病因,不会强求每个人每天都必须排便。

  制造宿便概念是为了推销保健品,其实这类保健品大多是形形色色的泻药。有人喝了以后感觉轻松很多,是因为觉得自己肠子里很脏,充满了毒素,这是一种心理暗示。需要警惕的是,这些保健品大多含有蒽醌,所以长期服用很容易导致大肠黑变病,即肠粘膜从红润变成石油一样的黑色。有的研究认为长期服用这样的泻药有可能增加结肠癌的风险,虽然还有待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大肠变黑的同时,很多人的肠道敏感性和动力降低;原有便秘会越来越严重,也越来越依赖泻药,形成恶性循环。

  综上所述,便秘找中医不如自己揉揉,吃保健品排宿便无异于慢性自杀。

(XYS2016092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