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桌子效应”成了韩春雨实验无人能够重复的护身符?

  作者:周宏

  近日读到一个叫吴建永的在搜狐公共平台发表的所谓科普文章《“木桌子效应”和诺贝尔奖级的实验》,感觉就是一篇专替韩春雨欺世盗名打掩护的反科学软文。所谓“木桌子效应”按吴建永【有个“诺贝尔奖级的实验”只能在木桌子上做出来,而换成大理石的现代化实验台就不行了】描述,不就指的是不同的实验器材或设备会影响实验的效果嘛,可是被他整得神乎其神的。开头他就以“在实验室里,小细节改变大结果的事情几乎天天发生”为由引出【很多实验科学家搞得神经兮兮的,遵从各种迷信。比如写纪录要用什么铅笔,休息时喝什么牌子的咖啡,配溶液要用哪个龙头的水,刷完的瓶子要把瓶口向哪个方向摆等等。有人甚至在门梁上供奉从日本啥地方“请”来的山神御守,洗过手后要在牌位下面清脆响亮地拍几下。】这些噱头细节,为反科学软文埋下科学实验离不开“迷信”的伏笔。

  然后讲述“木桌子效应”的故事。虽然讲述者将“木桌子效应”推上“改变了人类社会的进程,整个世界历史都被改写了”的崇高地位,但他却拒绝将这个伟大的故事讲清楚。听――“故事发生在1920-30年代的意大利”,“木桌子效应”发生在1920年吗?不是的,他下面马上又八卦了一大段跟“木桌子效应”貌似有关联其实没有多大关系的故事。往好处想,人家想顺便炫耀一下搜刮来的科学史料;往坏处想,这是故意扯淡,人为制造阅读疲劳,然后抛售经不起推敲的某一个歪理邪说。就像玩魔术的,为什么要加上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动作?人为制造视觉疲劳,好在大家一走神的时候迅速下手把事先准备好的道具扯出来――变!在你眼里,假的就成真的了。在长达1千多字的阅读干扰之后“木桌子效应”上场了,【实验求快时凭运气的成分就更多了。“木桌子效应”的幽灵这时出现了:费米的好多实验在破旧的木实验台做的,本来结果杠杠的,可是搬到现代化的大理石实验台上就重复不出来。同样帕尼斯泼小子报导的实验别的小组却重复不出来。难道是那个破桌子有灵吗?】主角亮相只有116个字的时间长度,就再也找不到影子了,真的像“幽灵”一样。在“幽灵”面前,科学家,尤其是“大师级”的,都要有怎样一种人格呢?吴建永说“出个啥怪现象就编个怪理论来解释。”吴建永说,费米就是这样获得成功滴!然后列举了费米的一些成就之后笔锋一转谈到了韩春雨的实验,【爆红而不久又遭受实验不能重复的质疑时,业内的人应该冷眼相看。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木桌子效应,韩实验前怎么洗手,休息时喝什么茶,门梁上供的什么排位呢?科学的成功是极小概率的事件,研究者心劳力拙,自己经常会走火入魔,有各种迷信就不奇怪了。】如果看不出他在为韩春雨的欺世盗名打掩护的话下面一段简直叫赤裸裸上阵冲锋了:

  【做出不能被重复的结果是科学中非常常见的现象,我们局外人应该平常心看待,不以成败论英雄。费米这样的大神也有超级假成果。1934年的木桌实验时期他还声称发现了两个新元素“Hesperium”和“Ausonium”。虽然马上就有化学家批评,他却视而不见。当时的法西斯政权还一度想把Hesperium命名为littorium, 以纪念传说中的法西斯大神。这些错误在七年之后才被洗清,这两个元素被重新命名为钚和镎。但这个错误结果却没有影响费米的学术名声。】

  费米的错误结果没有影响费米的学术名声是靠别人闭嘴获得的吗?“木桌子效应”的幽灵真的阻止人们重复费米的那一次实验长达四年之久?做出不能被重复的结果又何以被称之为结果?居然还成了“科学中非常常见的现象”。这位是研究飞碟和地外文明的吧,看什么都神秘兮兮,难怪看不出韩春雨的实验跟费米的实验不一样:

  1.“木桌子效应”的幽灵并没有困扰费米长达四年,不久人家就发现了更有效的手段,所以,他的理论和方法很快就被人家接受了,韩春雨是这样的吗?

  2. 当时人们争论的核心问题不是费米实验的真假,而是围绕费米用中子轰出来的新元素究竟是啥玩意。四年之后,人们用新手段证明了费米的错误,而已经获得诺奖的费米在事实面前公开认错。以费米那样的身份和地位都没有梗着脖子将错误掩饰为正确,韩春雨因为“三无”反倒可以把谎言诡辩成事实?

  3.费米获得诺贝尔奖并不单纯是因为这个有争议的实验,他还做过很多了不起的实验,有过很多切切实实伟大的发现,韩春雨有过?依他动不动就撒谎骗人的习性他能像费米一样将来会有?

  4.费米实验的背后也没有为哪个单位争取巨额科研经费的狗血剧,但是韩春雨的实验却紧紧套着一笔争取到后无须担心被追回去的巨款。

  韩春雨无视目前国外没有一家实验室能够重复他的实验才要求其公布全部实验数据让大家看看他的实验是真是假这个基本事实,一边捂紧盖子生怕被人窥见其中秘辛,一边又声称他知道国内已有多少实家验室重复出来了,可就是没有一家像质疑者那样敢“杠杠”地实名认证。借用费米就是否存在地外文明那一问句来问问韩春雨――“他们在哪儿呢”?

  面对一项新技术,有人质疑是正常而且必须的,新技术的掌握者应该认真地对待来自各方的质疑,在大家面前从容展示自己已经掌握的新技术,这样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和支持。但是韩春雨却反其道而行之,他要么撒谎,要么不理(即所谓的“不回应就是最好的回应”),要么凭空制造一些与他的实验真假毫不相干的矛盾出来:什么前景广阔遭人嫉妒,身份三无被人打压云云。这些非常低下的骗术居然被相关单位采信了。他的谎言被大家一个一个戳穿,他竟然还能获得什么“美丽教师”称号。最近一个弥天大谎说《自然》已证实他的实验可重复刚被《自然》打脸,他就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这些怪现象表明,韩春雨的确获得了一个护身的神符。

  这时候,我们如果拿一个被反复论证早已成熟等待推广的转基因水稻改良品种技术在中国受到的待遇来和韩春雨子虚乌有的新技术比对就会发现,这个国家提倡的科学精神是什么东西。前者饱受反科学人士的胡搅蛮缠而裹足不前,后者在科学共同体的质疑声中大踏步前进。尚未得到证实的新技术不容置疑,却任凭代表着某利益集团的反科学人士阻碍并扼杀一项成熟的技术,这种错乱到认知颠倒三观颠覆的精神也配称科学精神?我看不如改叫嗑谑精神算了。

(XYS2016091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