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春雨自比韩寒等于承认自己的科学实验纯属虚构

  作者:周宏

  有句话叫“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可有时候“内行”为了争取更多的人支持,总要自觉或不自觉地用“外行”都能听懂的方式,透露其中高深的玄机。如果搞不好的话,“内行”还会蜕变为“外行”。比如韩春雨在采访他的记者面前表现完全与他的“科学门槛”不相干的一些见解,他这个某专业里的“内行”就完全成了常识领域内的“外行”。

  【当记者询问公开更多数据是否有利于重复实验的开展时,韩春雨的回答是否定的:“公布也没用,那不等于韩寒公布手稿吗?”】

  在这里,韩春雨把他的实验数据跟韩寒的手稿等同了。韩寒是干什么的,如果只看署名不问其人,韩寒是写小说的,他的手稿内容无论出自谁手,都是虚构的,韩春雨的实验数据难道也是虚构的?韩寒公布手稿并非应质疑者的要求,而是为了转移话题――将怀疑其是否存在代笔一事转变为版权之争,结果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让质疑者从他的手稿中发现了更多的代笔铁证。韩春雨要汲取韩寒失败的教训,在科学共同体的同仁明确要求其公开更多数据的情况下,做出如上表示,岂不是等同于向世界宣布,他的科学实验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甚荣幸之至?

  【就目前的公开信息来说,国内仅有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仇子龙就实验操作和实验结果进行了实名声明。在被传成功重复后,7月21日,仇子龙在个人认证微博上表示,目前的实验结果距离韩春雨论文中的结果“相差甚远”。】

  仇子龙的表态,用方舟子比较厚道的话讲,他这是在支持韩春雨的同时,又为自己准备一条后路。可在我们眼里,他已经接近罗装的自抽耳光表演了。

  【为何成功的实验室不宣布?韩春雨:“凭什么让他们说出来?说出来像仇子龙一样被攻击?”】

  没看到仇子龙受到什么攻击,他自抽耳光的帐还要算到别人头上,还成了“成功的实验室不宣布”的理由。韩春雨的逻辑真的和韩寒有一拼。

  【如果你公开成功的实验室名单,就能打消“至今没有实验室宣布重复成功”的核心质疑,为什么不这么做?韩春雨:“这样就把人家给坑了。”】

  在科学领域内,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韩春雨的“把人家给坑了”什么意思?难道他比韩寒的造假无法自证还要进一步,成了谁都证明不了?

  【有教授打电话给他,直接说做不出来,不愿意耐心地交流自己的实验细节,韩春雨觉得很没礼貌。“这里面也是傲慢与偏见,和身份有很大的因素。如果我是张锋、詹妮弗这样的大牛,(他们)不会轻易地来找我。就因为我是三无,是平民。”】

  人家只是直接说出没能重复出他的那个实验,就成了“傲慢与偏见”。最搞笑的是他还要跟张锋、詹妮弗“这样的大牛”比较,然后得出结论,这些重复不出他实验的“傲慢与偏见”,只是因为他是“三无”“平民”。好像那些“大牛”的科学实验也和他一样让别人重复不出来,或者让重复出来的人一律不吭声,免得把人家给坑了。

  韩春雨自比韩寒,其实就是在承认自己的科学实验是假的。即使将来有人独立做出了他今天猜想的那个实验,知识产权也不应该归他――谁不会胡思乱想啊!

(XYS201608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