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施一公“大师”非常相信中医

  ・方舟子・

  清华大学副校长、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有个徒弟叫颜宁,也在清华当结构生物学教授,自称“国际著名科学家”,曾说自己其实不喜欢搞结构生物学研究,而是希望能够做出有哲学意义的发现,达尔文级别的那种。徒弟如此,师傅更不必说。近来施一公在国内四处发表演说,也不是谈其结构生物学专业,而是做大师状谈其有哲学意义的发现。上次我评论过施一公在“未来论坛”年会上大谈量子纠缠的演讲《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方舟子 《评施一公“大师”忽悠“生命科学”》),最近偶然见到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团总支微信号推送其另一篇演讲《生命科学与未知世界的探索》,经查,是施一公在科技日报社、科技部机关党委主办的“科技创新大讲堂”上的演讲。在演 讲中,施一公天马行空,大谈宇宙大爆炸、二氧化碳与环保、人类看到的世界不是客观的、“拥抱、亲吻都是电磁力”、“老的瘦,儿子也胖不起来”……不过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演讲之后的一个问答:

  ———————–

  提问:中医怎么走一条比较好的路?怎么尽快的超过欧美国家?

  施一公:第一条,中医我是非常相信的,不仅因为我是中国人,因为中医是老祖宗的经验的总结。青蒿素,治疗疟疾的。青蒿一把,冷水滤汁,饮服可以治 疟。我们的老祖宗多少年之前写到药典里,非常的了不起。中医为什么按照西医的理论去做,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它不是按照西医,它是按照科学的角度去做。有一种观点,中医讲究系统论,不能按照还原论去做,现在世界上的占绝对主导地位的就是科学,科学只有一种,包括生物学上不能用还原论,要用系统论,其实还是还原论,它并不是看所有的数据,其实大家在用不同的角度用还原论在做。中医怎么发展,其实应该由我们的科学家坐下来讨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中医怎么赶超西方,是很难一句话两句话说清楚的,我们需要医生、科学家有系统的结合起来,对学生进行系统的培养。如果国家支持,大学来做,我觉得从根本上,长远上可以让科学和医学更好的结合,现在这种结合方式还是挺松的。

  ———————–

  施一公说他相信中医,而且还是非常相信,理由一是中国人,二是中医是老祖宗的经验的总结。科学家当然可以有自己的信仰,有的科学家信宗教,施一公则信中医,性质差不多。不过按照施一公信中医的那两条理由,他还应该信风水,信卜卦,信跳大神,因为它们也是老祖宗的经验的总结,施一公作为中国人也不能不信。

  施一公不仅认为中医是科学,而且是比西医、生物学还要高明的科学,因为他说了,生物学不能用还原论,要用系统论,其实还是还原论,而中医就是讲究的系统论,远远地走在了生物学前头,早就超越西方的还原论科学了,哪里用得着探讨怎么赶超西方?既然如此,施一公何必还死抱着还原论的生物学不放,干脆改行去研究系统论的中医不是更好吗?难道也要像某些大领导一样,等退休了再去研究中医?风水、卜卦、跳大神肯定不是还原论,想必也是系统论,都一起研究好了,作为“大师”,研究这些都是基本功。

  最后纯属好奇一问:施一公既然这么相信中医,他生病是看中医还是看西医,吃中药还是吃西药?针灸、拔罐、刮痧不?人中黄吃过否?那也都是老祖宗的经验的总结。

2016.8.29.

(XYS201608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