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农业部官司”: 谁来还转基因一个公道正义?

  作者:梅英婷
  来源:基因农业网

  2016年8月17日,北京市民沈美丽、西安市民孟振荣起诉农业部信息公开案, 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他们为什么要状告农业部?还是因为那三个字――转基因。事情缘起,需要追溯到2012年及更早之前。

  2012年3月,正值“两会”期间,闹了18个月的北京家长“换油联盟”(要求将北京学校食堂里的转基因大豆油换成非转基因油,是为“换油”)终于取得阶段性“胜利”,教育部邀请三位家长代表去面谈。家长代表要求,教育部应支持北京市中小学家长将学校食堂用的转基因大豆油换为非转基因压榨食用油的“合理”诉求。教育部领导强调“有难处”,拿出农业部办公厅2011年9月28日 给教育部办公厅的公函(以下简称“9.28公函”)给家长代表看。家长代表看了公函后,于2012年7月向农业部申请公开“9.28公函”。农业部回复:“我部2011年9月28日致教育部的公函为‘秘密’文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不予公开。”2015年12月、2016年1月,孟振荣、沈美丽先后向农业部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9.28公函”,同样的申请内容,农业部当然给了同样的答复。两位市民由此将农业部告上了法庭。

  那这份“9.28秘密公函”到底是什么内容呢?据当年看过公函的家长代表杨 晓陆称,在这份公函里,农业部要求教育部纠正各地教育部门下文禁止学校食堂采购、使用转基因油的行为,特别批评了乌鲁木齐市和山东安丘市教育局。

  为何扯上了乌鲁木齐市和山东安丘市教育局?原来,2010年5月6日,乌鲁木齐市教育局、市卫生局、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下发《乌鲁木齐市中小学校食堂食品安全规范化管理规定》,规定“禁止采购转基因食用油”。2011年1月,山东省安丘市教育局、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安丘市学校食堂管理规范》,规定“禁止采购转基因食用油”。因此,才有了农业部给教育部的“9.28秘密公函”。

  很显然,针对转基因的“人造恐慌”不仅让老百姓无所适从,甚至还误导了许多政府官员。这并不奇怪,政府官员在科学问题面前等同于公众;不同之处在于,政府官员对转基因问题缺乏科学认知,就谈不上科学决策,由此催生了一些闹剧。本案的焦点在于:教育部门能不能发文禁止使用转基因大豆油?而农业部又能不能发机密公文来阻止教育部门的这一行为?

  华中农大文法学院教授刘旭霞认为,农业部有转基因科普的职责,教育局下文禁止转基因食品进入学校,容易让学生产生误解、在科学问题上误导学生;而教育局下文干涉食堂采购被科学认定安全、合法进入市场的转基因食用油,客观上扰乱了食用油市场竞争秩序,越权干涉市场主体的行为冲淡或减弱了农业部主导的转基因科普工作,根据部级联席会议要求,两个部委之间公函,实际上是提 醒一下教育部要履行职责,不要越权干涉市场,不要对转基因科学知识视而不见。 保密文件,其实则是给教育部门留面子。

  该案原告一再强调“这是一份可以剥夺全国所有学生和教师食品选择权的公函”,他们实际上弄反了,教育部门下文替学生和教师决定食品,才是赤裸裸地剥夺学生和教师的选择权;而农业部要求恢复市场公平竞争,则是将选择权还给学生和教师。

  ――站在公平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你要吃100元一桶的非转基因油,就一定要剥夺别人选择50元一桶转基因油的权利?如果站在科学角度看待,问题就更严重:现在有转基因大豆的不饱和脂肪酸含量比传统大豆高,而饱和脂肪酸却更低,因此更安全、对人体健康更有好处;你选择昂贵而相对不健康的非转基因产品,就一定要剥夺别人选择优质、健康而又更便宜的转基因大豆油的权利?

  朱作言院士曾说,针对转基因的争论,二十年后看就是笑话。但相信对于了解转基因知识的人们来说,无需过二十年,现在就很清楚这场官司不过是一场闹剧、一个笑话而已。

(XYS201608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