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量子卫星和它的鼓吹者欺世盗名?

  作者:paulsan

  若要问为什么潘建伟是我们“科学大跃进时代”的奇葩,就要先听听他在焦点访谈中的奇谈怪论:“我觉得在原理上讲,至少目前的量子力学不禁止我们这么去做,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为我把这边这个人还原成一团原始的物质了,然后到了那边把信息传过去之后,在量子纠缠的帮助之下,把他重构出来了,这个时候你的所有的记忆,所有的快乐,你所有的想法是完全一样的。”且不说这种“大变活人”说法常识上的荒唐,而且犯了一个所谓的量子信息专家绝不该犯得的“初级错误”-量子态是不可克隆!他绝不该不知道量子传态(quantum teleportation),传的是态而不是实物,在没有经典信息辅助和完整Bell基测量的情况下,连传态都是概率性的!

  如果说潘院士科学素质不怎么样,也只是“盗名”而已,其量子卫星的“欺世”不仅是人品问题、而且会祸国殃民,甚至有可能危及国家安全!

  潘院士说,量子通讯卫星要实现更大的“广域量子通信网络”“通信实现无条件安全”。但从科学上看如何呢?大家知道,量子保密通信必须有的经典信道通信是必须可靠的,要求要有绝对安全的信身份认证,否则窃听者会受到窃听和篡改和攻击。迄今为止经典通信身份认证要么使用一次一密,要么使用公钥密码。由于前者要传递大量安全的密码本并不实用,必须使用公钥密码保证量子通讯的安全。但是,基于公钥密码算法进行身份认证可以被量子计算机攻击破解。从这个意义讲, 即便经典信道是完全可靠的,量子保密通信的也不是绝对(无条件)安全的。基于目前技术, BB84协议的点对点通信距离只有百公里量级(各种接收侧信道攻击方案很容易摧毁其安全性),因此在长距离或网络量子保密通信一定要求使用“量子中继(quantum repeater)”,引入任何所谓的经典“可信中 继”,都会造成密码本泄密,完全无法达到量子保密通信的要求。而潘院士的量子卫星绝无实用的量子中继,现在就宣布量子保密通信已经可以保障通信的绝对安全性,是极不负责任的!如果因此误导了国家安全部门,必将危及国家安全、“欺世”之罪大也!

  潘院士说:“5年应该有初步的小规模的应用,10年我觉得应该是一个比较大规模的应用,15年我觉得应该能够惠及到千家万户了。”但是,刚刚发布的欧洲《量子宣言》称,10年以后才能实现实用的量子中继器,由此“融合量子通信与经典通信,保卫欧洲互联网安全”,而我们京沪干线广域量子通信网络明年就成了!今年7月26日,美国海军等部门也发布《美国量子信息科学发展面临的前景与挑战》,提出的10年后的目标也远远落后于潘院士自己宣称的其目前的成就(只是也强调了潘院士有意无意忽略了“量子中继器” !)。事实如何,我们心知肚明,现在不明就里的领导和群众也可以拭目以待!果真如此,我们已经,“超欧美” 15年,“亩产20万了”!

  潘院士还上了凤凰卫视3月13日《名人面对面》 (http:// phtv.ifeng.com /a/20160315/ 41563238_0.shtml)开始谈心灵、宗教和哲学样子的东西。说“量子纠缠像心电感应”“两性是物理的要求”“信息有很大的概率是永生”“是不是尽管有个生命的个体是摧毁了,但是信息是不是以某种形式散布到其他地方去了”。作为一位科学工作者,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样的话怎么出自潘院士之口,即使他的“科学素质不怎么样”“科学精神有欠缺”。但有人告诉我,他的硕士导师是练法X功的,而他博士导师Anton Zeilinger, 是一个国际大忽悠,而且多次拜见达赖喇嘛, 我愕然了!(http://discovermagazine.com/2011/jul-aug/14-anton-zeilinger-teleports-photons-taught-the-dalai-lama)

(XYS201608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