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级”成果遭受双重质疑

  《财经》记者 贺涛 孙爱民/文

  截至2016年8月8日,三个多月过去了,全球仍没有一家实验室对外宣布,能够完全成功重复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的实验。

  5月2日,英国《自然》杂志子刊《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在线发表了韩春雨团队发明的一项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根据论文,NgAgo-gDNA技术与现在主流的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相比,在一些方面具有优势。

  基因编辑是当前的热门领域,分别在2012、2013和2015年三次入选美国《科学》杂志评选的“世界十大科学进展”,并被视为诺贝尔奖的有力竞争者。因而,韩春雨的论文一发表,便引起全球生物学界巨大关注,特别是在国内,韩春雨受 到媒体的热捧,NgAgo甚至被誉为“诺奖级”成果。

  然而,自6月以来,很多研究者都在抱怨,无法重复韩春雨论文中的实验。当一位科学家通过实验宣称在某领域获得一项重要发现时,判断这项发现是否可信的最好理由是他人能否重复其实验,并得到相同的结果。随着时间推移,韩春雨论文数据的真实性,也开始被质疑了。

  而面对这些质疑,韩春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自己对能重复实验结果充满信心,不回应就是最好的回应。8月2日,河北科技大学亦表示,在一个月之内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

  实验无法重复?

  6月29日,在水木社区的“科学”版上,有人发贴称,“北大、浙大、神经所、生化所、动物所、遗传所都重复不出来他(韩春雨)的实验,花了很多钱和时间老板们都很生气。”

  一个月后的7月29日,来自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等国的多位科学家公开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NgAgo系统的基因组编辑结果,建议《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介入,要求韩春雨公开原始数据。

  而在生物产业界,可能有更多人也在跟踪韩春雨的研究。“国内有大量的做基因敲除动物模型的公司,估计大部分都重复过韩春雨的工作。但目前还没有一个重复出来。”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财经》记者,这些公司原来是用CRISPR系统,NgAgo一出来,他们会马上试验这一技术好不好使,发现不行就放弃了。由于是商业公司,他们不会站出来加入学术质疑,因为无利可图。

  目前,只有中国科学院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仇子龙曾表示重复出来了,但随后他在自己的微博认证账号“求导”上发文,表示目前的实验结果距离韩春雨论文中的结果“相差甚远”,呼吁韩春雨提供可重复《自然・生物技术》发表文章的NgAgo,或者优化的NgAgo2.0,smart版本等。

  此前曾宣布可以重复该结果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者盖坦・布尔焦 (Gaetan Burgio),在7月29日最终推翻了自己之前的判断,发文称,尽管他和同事在过去的一个月做了多次尝试,但最终发现,NgAgo无法进行基因组编辑。现在,他对NgAgo是否真有内切酶活性很怀疑,他认为《自然・生物技术》应该要求韩春雨公开他所有的原始数据和实验条件,这是学术期刊的义务。

  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原主席路易斯・蒙特柳(Lluis Montoliu)也在7月29 日向协会会员发信,建议停止验证韩春雨实验,不要再浪费时间、金钱和人员。在具备硬件条件的实验室,重复一次NgAgo实验,实验花费主要是人工和试剂的费用,大概在几千到上万元人民币。

  然而,由于重复实验的研究团队众多,叠加起来所花费的研究经费不在少数,这还不算由于无法重复实验浪费掉的精力和时间成本。

  《财经》记者8月8日给论文的合作者、浙江大学基础医学系生理学系研究员沈啸发邮件询问,是否在其实验室重复了NgAgo实验。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一个新的科学发现能不能获得公认,关键在于它的实验结果是否能够被独立 地重复出来。北京大学生物学家饶毅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韩春雨的工作,与其他初次发表的工作一样,需要其他实验室能够重复,需要时间检验,需要多方面比较,需要知道能够有多少发展,才知道是否过硬,有多大意义。

  不过,由于科学试验的复杂性,重复科学实验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自然》杂志曾在线调查了1576名研究人员,发现其中超过70%的研究人员曾试图复制其他科学家的实验并以失败告终,而超过一半的研究人员竟无法重复自己的实验。

  那些难以重复的实验,往往是由于实验难度较大,导致实验成功的概率较低。例如,最初克隆多利羊的成功率不超过1/270,基本重复不出来。后来规律越来越清楚,成功率才大大提高。

  但NgAgo实验的情况不同于常规情形,由于其可能开拓一条新的基因编辑技术路线,全球有大量的研究团队争先恐后地试图重复这项研究,以便在激烈科研竞争中,利用新技术捷足先登。

  目前,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而且操作简便,任何一个有基本分子生物学背景的学生都能在几个星期内学会并操作。上述业内专家表示,NgAgo与CRISPR相比,操作方法并无太大差异,主要是所用的实验材料和试剂不同,实验参数在论文中也都给出了,重复难度不应很大。

  实际上,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在首篇论文发表后几个月内,很多实验室都重复出来了;而NgAgo技术则面临无法重复的尴尬。

  实验证据造假?

  伴随着无法重复实验的抱怨,韩春雨论文数据的真实性,开始遭受质疑。

  尽管科学实验的重复性低,并不意味着实验造假。但专业论坛里的质疑者,指出了NgAgo论文中的一些可疑情况。主要集中在论文中的图4上,这是NgAgo实验中最为关键的实验证据。

  没有重复出NgAgo实验的研究团队,基本都卡在图片4上。图4有abc三张图,是对DNA片段做电泳的结果,用以验证NgAgo是否完成了对目标基因的编缉。

  质疑者指出图4中几处不合常理的地方,例如,切割相距30核苷酸的DNA片段之后,产生的两个条带在电泳上看不出区别,而用其他基因编辑方法做类似的切割能看出区别;同一排的电泳,有时在条带的两端会有正常的拖尾滞后,但图4的结果显示,除了正常的拖尾,有一行条带出现了蹊跷的相反方向的拖尾,疑似经PS加工而成。

  较早将这一学术争议引入大众视线的是科普作家方舟子。他分析,“韩春雨 的技术这么多人反映重复不出来,那么有两种可能,要么他的成果是假的,要么他的成果是真的但是隐瞒了关键步骤。”

  实际上,生物技术等实验科学领域,是学术造假的高发区。实验科学依靠作实验来得出科学结论,有些科技人员会铤而走险,通过修改、捏造实验数据,来得到预期的结论。即使权威学术期刊发表的论文,亦难免被发现有问题、甚至是造假。

  韩国黄禹锡、日本小保方晴子都是研究干细胞,在权威期刊发表论文后,被发现造假而撤稿。那么,为何这些造假文章没能在审稿环节被堵住呢?

  这是因为,学术期刊通常只审科研论文的新颖性和重大性,看出示的证据能否证明结论,但对于文章的实验数据是不会怀疑的。

  当研究遭受质疑时,当事科学家应该如何做呢?康奈尔大学传播学系在读博士贾鹤鹏表示,作为科学共同体的一员,首先韩春雨有义务来解释,自己的研究中是否有《自然・生物技术》论文中所没有报告的技术秘诀;其次,韩春雨或其课题组成员有必要自己进行重复试验,并严格记录程序。

  面临造假的指控时,最直接的应对方式就是公布实验的原始数据。方舟子表示,在论文中公布的数据、图片,是整理过的数据,作实验时,实验本或仪器上记录的数据,才是原始数据。公布原始数据并和论文中的数据做比较,就能知道数据是否修改过,是否有造假。如果没有原始数据,就属于捏造数据。

  正常的学术审查程序通常都是从原始数据入手。2014年1月,日本女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在英国《自然》杂志发表具有突破性的干细胞研究论文,因而名声大噪。不过,很快便有众多研究人员对论文提出诸多疑点。在舆论压力下,小保方晴子所在的研究机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在2014年2月中旬即成立专门委员会,以调查论文材料可信性,就是对实验的原始数据进行核查。到4月1日,委员会公布报告,认定小保方晴子在研究过程中,存在“捏造”和“篡改”图片行为。

  《自然・生物技术》的发言人在回复《财经》记者的邮件中称,已有若干研究者联系该刊,表示无法重复这项研究,“本刊将按照既定流程来调查此事。”

  该期刊还表示,作为在自然科研旗下期刊发表论文的条件之一,作者须将材料、数据、代码和相关的实验流程及时向读者提供,不可加以不当限制。

  非常遗憾的是,无论是韩春雨,还是河北科技大学,并未采用更有效的应对方式,对原始实验数据进行公开或核查。

  上述业内专家指出,韩春雨应该快速回应对这篇文章造假的质疑,图片有没有拼凑的嫌疑,现在的应对方式给外界的感觉像是在拖时间,“对于论文能否重复,是不是存在造假,两方面的疑问都没解决好。”

  有些人认为,原始数据是学术秘密,不能公开。对此,方舟子认为,只要发表了论文,就意味着论文中涉及的内容不再是学术秘密,所有数据都可以公开。

  2016年6月22日,韩春雨在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做NgAgo技术的报告。彼时,对NgAgo的质疑声初起。会上,他声称有20家实验室重复出来了 论文的结果,但并未给出实验室的具体信息。

  上述业内专家表示,如果真有20家实验室能够重复实验,名单应该尽早公布,这也是对怀疑论文无法重复的人最好的回应。

  在低调应对质疑者的同时,韩春雨和河北科技大学最近都凭借此篇争议论文,获得了很大的荣誉,未来可能会得到更多的经费支持。

  据河北省科学技术协会网站7月15日发布的消息,韩春雨在日前举行的河北省科协第九次全省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副主席。不过,8月9日,当《财经》记者再 次登陆河北省科学技术协会网站时,该网站处于无法访问的状态。

  在7月7日―7月13日,河北科技大学发布公示,拟推荐韩春雨为2016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人选候选人。根据公众号@保定校园的爆料,河北科技大学的“基因编辑”已入选河北省“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项目”。

(XYS201608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