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韩春雨的实验最终被证明能够或者不能够重复,都是基因编辑领域的一次重大进步!

  记者:甘晓
  2016-08-02中国科学报

【方舟子按:《中国科学报》说无论韩春雨的实验最终被证明能够或者不能够重复,都是基因编辑领域的一次重大进步。难怪中国学术造假那么多,原来是以独特方式在促进世界科学的重大进步。在质疑声中,韩春雨当上了河北省科协副主席,获得了“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项目”,就是为了表彰其以造假的方式促进科学进步了。河北科大已经靠韩春雨的造假捞到了天文数字的科研经费,怎么能指望会得到调查、处理呢?中国的学术造假向来就是撑死胆大的。】

  最近,有关韩春雨实验能否被成功重复的争议在互联网上蔓延。一名叫Lluis Montoliu的西班牙科学家在得知澳大利亚研究者公布负面结果后高呼“CRISPR万岁”,在中国也有不明真相的网友称“国家的科研经费就这样被骗子们消费掉了”,甚至还有人称“韩春雨的博士论文涉嫌造假”。

  对于该实验涉及的科学问题,《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今天发表声明,将按既定流程来调查此事。

  仔细分析,网络上大多数意见并不纯粹客观理性,反而带有浓重的情绪,有撇开科学问题、对科学家“扣帽子”之嫌。发表这些意见的人也往往并非该领域专家,甚至连韩春雨论文都没有读懂过。

  同时,那些针对科学问题的理性讨论,却在此次争论中严重缺位,真正内行的科学家以模糊的言辞回避了问题。记者在寻求科学家的帮助时发现,有的科学家可能因为对结果没有把握而不敢轻易下结论,有的科学家则坦诚担心“得罪人”而不做评价,有的则认为大众媒体、网络都不是公开争论科学问题的好地方。

  是这些专业意见的沉默助推了此次争议变味。笔者认为,科学家应积极主动围绕科学问题展开理性、公开的讨论,这不仅能推动科学理论向前发展,更能为将来的科学研究营造的良好社会环境,让公众信任并支持科学。

  首先,科学精神的核心便是怀疑,任何科学结论都是可以质疑的,特别是那些具有里程碑式或者颠覆性特点的。

  波普尔提出“证伪主义”,”――标志着重大进展的是大胆猜想的确认,或者谨慎猜想的证伪。这说明,无论“确认”还是“证伪”,都可能代表了科学的进步,都是科学的胜利。

  因此,对该实验本身发表怀疑或者支持的意见,都能对这一新发现做出贡献。“不敢轻易下结论”并不能当成专业意见失语的理由。

  同时,科学结论的真假对错是由科学本身判断的,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也就是说,科学界应坚持以真理为判断科学结论、科学家贡献为标准,绝不应当是“人治”的世界。如果对科学问题的质疑会遭来“得罪”的话,科学便不会进步。

  当然,科学家也有个人情感与人际关系,但应最大程度的遵循科学界的游戏规则,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便是“你说或不说,真理都在那里”。所以,科学争论是不应当怕“得罪”人的。

  最后,许多科学家的确不愿意向公众解释科学问题,他们认为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但是,目前,公众对NgAgo基因编辑的认知已经“跑偏”,正需要专家站出来答疑释惑,“纠偏”舆论导向。

  要知道,只有良好的舆论氛围,才有助于基因编辑继续向前发展。

  试想,要是今后人们形成“基因编辑的新发现大概都不可信”的印象,这一领域将遭到严重的打击。

  当然,向公众及时科普前沿科学进展,也是提高公民科学素养的好机会。

  无论韩春雨的实验最终被证明能够或者不能够重复,都是基因编辑领域的一次重大进步。前提是科学家用实验来充分论证其中的科学问题,而不是以人身攻击、恶意揣测对科学家本人开展的“口水战”。

  正如我们当初对NgAgo成果在科学上的客观、冷静的评价,而不是以“小作坊”逆袭获“诺奖级”成果的戏剧感来吹捧。

  因此,争议越大,专业意见的作用越突出,越有利于科学家看清科学问题、解决科学问题。公开谈论科学,培养理性土壤,何乐而不为?

(XYS2016080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