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收买佟屏亚

  作者:方玄昌

  有网友很形象地将那些整天拿着几句不着调的呓语到处张贴的行为叫做“贴牛皮癣”。在职业反转阵营中,牛皮癣选手不少,其中最典型的一位当数佟屏亚。

  此公之前从事的是农业政策研究,却一直顶着“中国农科院种业专家”的头衔――看来他也清楚科学家身份的重要性。佟屏亚贴出的最著名的一块牛皮癣,是“转基因技术不增产”,其奇葩理由是迄今没有作物被转进了“增产基因”(相信他会以同样的理由推出化肥和农药也不增产;更进一步,还可以推出全世界发明和使用农药化肥的农学家和农民都是弱智);更奇葩的是,无论其他科学家怎样批驳,他一概装作没看见,继续拿着同一块牛皮癣到处找电线杆。

  当然,作为近年来反转阵营极为活跃的一员干将,佟屏亚光仅拿着一块牛皮癣是不够的,他还时不时会折腾出其他一些奇谈怪论。最近他在一个疑似绿和支持的微信公众号上连发两篇文章,一篇针对南繁基地,大意是说南繁基地管理混乱;另一篇则针对国家粮食局局长在G20峰会上的一句话给出了无限遐想。

  其他的内容懒得去细究了,无外乎捕风捉影加造谣的老套路;令人吃惊的是,在针对南繁基地这篇文章的开头,一贯将转基因说得一无是处的佟屏亚,居然明确将抗虫棉界定为“优良品种”!乍一看到,笔者还以为他要将过去所贴的所有牛皮癣全部揭下、从此要开始为转基因正名了;但继续往下看,才发现他依然故我,认为转基因作物“污染”了海南育种环境。如此只有一种解释:自命为“种业专家”的佟屏亚,居然不知道“优良品种”抗虫棉是转基因作物!

  在最近110位诺奖得主谴责绿色和平组织的签名公开信发出之后,许多反转人士已经偃旗息鼓,仅有少数几个显著有着特殊企图的顽固派还在负隅顽抗。佟屏亚就是其中最积极的一位。佟屏亚早已明确表示,他反转挺转,完全决定于利益(请参考后文《究竟是道德败坏还是智商低下》及《佟屏亚又造谣了》)。

  那么依据目前其表现,不外乎两种可能:第一种情况,他已经被绿和等跨国利益集团收买,目前是在拿钱办事;第二种可能,他是以要挟的方式,想从转基因大项目的科研经费中分一杯羹。既然目前大家尚未找到第一种情况的证据,笔者建议,农业部或者农科院不妨每个月公开发给佟屏亚十个二十个铜板,买他闭嘴――尽管依他的水平值不了这么多钱,但为大家耳边少一些聒噪声眼中少一些牛皮癣起见,花几个铜板不失为简便方式。

  究竟是道德败坏还是智商低下?
  ――简评佟屏亚的谣言与谎言

  佟屏亚最近终于名声大噪。但他的出名不是因为在农业科研领域做出什么成果(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科研领域),而是因为无底线抹黑转基因。这次抹黑行为充分展示了佟屏亚出色的表演技巧,可以简单归纳为以下四点:

  一是自说自话。佟屏亚编造出一个“增产基因”名词,然后指责“转基因高产是一个虚假的宣传”。事实上,作物增产本来就是一个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单纯的增产基因根本不存在。但这并不等于不能通过转基因技术增产。以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为例,其优点是免耕与密植,免耕可以节省劳动力成本,密植可以增加单位面积的产量。所以,抗除草剂基因不是与产量直接相关的所谓增产基因,但却可以节本增产。

  二是危言耸听。佟屏亚危言耸听,讲什么以孟山都为首的跨国集团已经完成了在中国的转基因布局,无端污蔑农科院的科研人员为“以孟山都为首的跨国集团利益的代言人”。但事实上,正是这些被污蔑为“跨国集团利益的代言人”的中国农科院科技人员,培育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抗虫棉,在国内与孟山都公司研发的抗虫棉进行了十几年的竞争,终于将其完全打出了中国市场。孟山都抗虫棉在中国败走麦城,近几年才转向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并迅速占领其国内市场。

  一方是在一线与孟山都殊死血战的科学家,另一方是在科学家背后下刀子、间接维护孟山都在种业领域垄断地位的反转控。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能想明白,究竟谁才是“跨国集团利益的代言人”。反转控“倒打一耙”的卑劣伎俩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

  三是信口雌黄。佟屏亚说:有一次在农科院召集的会上,全部转基因专家在座,我提出一个问题,你们能不能搞一个增产基因,没有人回答我这个问题。实际情况是,当时参会的主要是生物技术所的专家和几位外请的安委会委员,远谈不上“全部转基因专家”;当时他问“你们能不能搞一个增产基因”,不是专家不能回答,而是对这位无知无畏的老同志提出科学素养如此低下的问题,大家无言以对而已。佟屏亚还称:我是作物科学研究所的,我们所2005年还没有研究转基因。实际情况是,作物所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展了抗病毒转基因小麦研究,在2005年之前,在转基因小麦与大豆方面均开展了系统研究。

  四是哗众取宠。佟屏亚身为中国农科院退休研究员,居然声称:“为什么科研单位站出来的人不多呢?不是不多,而是不愿意站出来,我如果在位的话我也不说,因为大批的钱都在我这儿呢。”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论调正好暴露了反转控的真实嘴脸,其言下之意分明是:我佟屏亚如果能拿到钱就支持转基因,现在拿不到钱,为出名就可以抹黑转基因。

  仔细想想,佟屏亚的这句话让人不寒而栗。我们必须庆幸他终究没有真正进入科学殿堂,并且庆幸道德败坏一至如斯的科学家在科学共同体内终究属于极少数――这种完全违背科学精神、为利益可以出卖自己良心的人,一旦掌握了高精尖技术,或许真会给人类带来不可预料的灾难。(《基因农业网》编辑部)

  方玄昌:佟屏亚又造谣了

  职业反转人士反对转基因的唯一有效手段就是造谣(阴谋论也属于一类谣言);而这些造谣控中,佟屏亚又是极为典型而出色的一个。此公之前曾经造过一系列谣言,其中流传较广的有“转基因不增产”“转基因不抗虫”“跨国公司控制了抗虫抗除草剂专利权”“中国农科院科研人员是孟山都代言人”等。

  佟屏亚丧心病狂式表演的巅峰,出现在今年2月份他致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信――《“转基因集团”向国人发起全面挑战》,其满纸荒唐言,无比生动地刻画出一个职业反转急先锋的嘴脸――也正因此,我认为没必要批驳这封公开信,这样的东西,可以让决策层更快看清反对转基因的领头人物都是怎样一群角色。

  这封公开信发出之后,据说有“相关部门”找他谈过话。我认为这纯粹是多此一举。之前我在《究竟是道德败坏还是智商低下?》一文中揭露过佟屏亚为利益而造谣的阴暗心理,人家都已经挑明了,他就是为了个人利益;除非你拿钱收买他,“谈话”有什么用?事实的发展也正说明了这一点,最近佟屏亚又炮制出了一条谣言:“转基因滥种引发农民抢购常规稻种子”。

  在这篇文章中,佟屏亚先是引用王志安的调查结论“武汉超市5包大米3包转基因”;尔后却又说“农民宁愿耕地抛荒也不愿种转基因水稻,种了也卖不出去”。我想建议他在下这个结论之前先去跟王志安争个明白:农民究竟愿不愿意种植抗虫转基因水稻?

  近年来,在长江中下游稻作区,常规稻种植面积确实有所扩大。据中科院遗传所朱桢研究员介绍,这主要是由于农村劳动力成本上涨,因此广泛采用省工的直播技术;但是由于杂交稻生长期相对较长以及种子成本较高,影响倒茬(主要是稻麦或稻油轮作的倒茬)及增加成本;而常规稻生长期相对较短以及种子成本便宜,因此被广泛采用,这才是主要原因,与转基因没有任何关系。

  由此可见,佟屏亚又是信口造谣。一个习惯性造谣者再次造谣并不奇怪,有意思的是佟屏亚对王志安新闻调查报道内容的取舍选择。

  “武汉超市5包大米3包转基因”,这一结果有着很大的造假嫌疑(这值得另文分析,在此只简要说明怀疑其造假的理由:“新闻调查”节目中未展示支持如此重要结论的证据报告;当科学家通过公开及邮件两种方式索取检测报告时,作为“标识转基因”的代表、一向强调“知情权”的王志安却将脑袋缩了回去、迄今未做任何回应;政府及后续媒体的调查均未发现这类所谓转基因大米泛滥的结果);与此相对应,农民愿意冒险从地下渠道获取抗虫水稻稻种的证据,节目却予以充分展示,足以证明推广抗虫水稻符合农民意愿。

  佟屏亚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其研究员身份及码字能力可以证明其基本认知没有太大问题,他选择相信证据严重不足的“滥种”结论,却否定有着足够证据支撑的农民对抗虫水稻的选择意愿,只能说明其心黑皮厚,反转造谣完全出于故意。

(XYS2016080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