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川普现象

  作者:黄未原

  朋友转来一位华人学者写的评论川普现象的文章,《不懂特朗普?是精英们自high太久了!》,通篇充满作者对美国主流社会及其坚持的“政治正确”原则的嘲讽,所有反对并抵制川普的主流媒体、政治人物、学者和评论者一概都被归为自high太久而不了解美国民间疾苦的“精英们”,似乎只有横空出世的川普才真正代表了当下美国“糟糕透顶”的社会经济状况下百姓的普遍民意,颇有为川普叫好的意思。

  我的感觉,首先是作者为了支持自己的论点夸大了美国目前经济社会问题的严重性。作者东一榔头西一锤地历数了几项所谓美国百姓在奥巴马任内的悲惨境遇。我身处加拿大,作者所提到的那些社会问题,加拿大也一样存在。其实如果把作者的那些描写拿来写写加拿大社会的种种黑暗,字面上也完全说的通。反正事实多少都有些,至于到底有多严重,作者并不需要什么全面客观可比较的指标去说明。但是,这里却有两个实实在在反映美国经济在奥巴马任内变化的数据:一是体现投资者信心的标普500指数,这指数从奥巴马上任的2009年的700点上升至目前的2000点以上;二是对基层民众经济状况影响最直接的社会失业率,这个失业率从2009年的10%降低到去年2015年的5%。这些数据能说明什么呢?至少它们说明美国经济在奥巴马任内并不是如作者所描述的那样糟糕到了民不聊生一团黑暗的地步吧。

  “政治正确”,是西方在文明发展过程中总结出的一套保障少数群体利益、确保社会公平公正的经验原则。就像做人要有做人的道德原则一样,“政治正确”的原则已经深入西方社会人心。我不懂作者为什么对这些原则如此不屑。在他看来,似乎“政治正确”是件一直都未得到基层民众认同的、骗人的皇帝新装,似乎它们只是社会精英们在自己的圈子里自我“high”的东西。事实是这样吗?我只需要举出前几天刚看到的一个反例。据多家媒体报道,就在奥兰多同性恋俱乐部恐怖枪击案震惊美国社会之后,在纽约皇后区的一列地铁上,一名白人男子公然对两位穆斯林妇女乘客发难,责骂她们是恐怖分子,并无端指控她们身上带有炸弹。他的这个无端指控立刻引起众多乘客出面制止,他们站出来声援穆斯林妇女,回呛该男子。其中一个乘客说得好:“先生,这里是纽约,是世界上最多元化的地方,在这里我们不管人们的外表着装如何,或是谁喜欢谁,以及所有类似的东西。所以,先生,请你离开这些女士!”该男子顿时成众矢之的。当他在下一站下车时,全场乘客喝彩欢呼。这事情又能说明什么呢?我看它至少说明了“反对基于种族或宗教的社会歧视”这条“政治正确”原则中的最核心内容并不如该作者所言只是精英们的自high,而是已经深入美国社会民心,具有深厚的民意基础。

  贬过了奥巴马和精英们,嘲讽完了他不屑的“政治正确”,作者就开始吹捧川普。他告诉中国读者,川普(赢了共和党初选之后)吸引的受众范围还在不断扩大,正在吸引美国社会处于中间的百分之六十,慢慢就要囊括中上层,包括许 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哇!读这篇文章,你的感觉是,似乎川普一出现美国所有政客都不在话下了。川普简直就要横扫全美国。不过,别以为该作者对川普一直都有这样的信心,照他自己所说,当初他也是把川普参选当笑话看的。何以作者对川普参选的情势判断前后有这么大的变化?个中原因我们不必细究,但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学者之中也的确是不少见的。

  川普现象难懂吗?也许对这位作者来说的确有点难懂,因此才导致他对川普的判断也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但我从来就没觉得这是多么难懂。

  有很多事情的发展会出乎意料,但是并不难懂。法轮功发展出那么大的一个遍及全世界的信众群,这事情有多少人事先就预计得到?但是,这又有什么难懂?!

  川普能在共和党内意外出线,我相信是三方面支持力量的综合结果。其一,是美国国家政治立场逐步左进过程中,长期被抛弃而缺乏代言人的极右保守思想在川普的刺激下沉渣泛起。其二,是川普与众不同的怪诞言行,刺激了一部分想看政坛好戏的民众的好奇心。其三,是近年的宗教极端恐怖组织活动猖獗,造成部分民众惊慌失措,被川普拍胸脯的夸口大话狠话迷惑,急病乱寻医。

  如果按照左中右来区分政治立场,倾向于改革旧制度并使社会朝更加民主、开放、平等、共享等方向发展的政治思想为左,维持旧制度、强调旧等级秩序、避免变革、避免政府干预的为右,介于其间的为中间立场。回顾美国以及其它现代民主国家政治制度发展的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出,历史的发展方向总体来说是逐步向左进行的:政教分离、解放奴隶、取消种族隔离、承认妇女投票权、推进国际间对话与合作、缩小贫富差别、承认同性婚姻……虽然在某个特定时期,左右倾政治思想观点各有机会,但在长期内,在这些民主国家的政治改革过程中最 后胜出并形成制度的,总是那些曾经的左倾思想。我把这称为国家政治立场的左 进过程。

  在这个历史过程中,因为民众平均政治立场的左移,右派政治人物为了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必须逆向调整自己的立场,放弃那些曾经的旧制度内容而今已失去大多数民众支持的极端右倾主张。但是,总有一些公民的政治观念依然停留在过去,他们对于在右派党内失去了代言人的处境感到不满,但为了对抗他们更不能接受的左派政治主张,只能选择支持那些虽不能代表自己的全部政治愿望但仍属右派阵营的政治人物。只要有更能符合他们极端右倾政治立场的新的代言人出现,这些人便会毅然放弃相对的温和派而支持更右倾的极端派。

  当然,左倾的政党支持者中也有持极端左倾立场的选民。但是,在美国,相比极端左倾的选民群,这些极端右倾的选民有更深的社会根基。他们信仰的东西,不但有一个明确具体的目标可作号召,而且有一个明确具体的过去可以被共同怀念。所以,同样都是极端,在美国的极端右倾保守势力肯定比极端左倾的激进改革派有更广泛的社会基础,有更大的号召力和凝聚力。(在中国,情况也许就相反了。)

  作者说的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川普的支持人群中,有些人是觉得那些遵守“政治正确”原则而中规中矩的两党政治人物不太可能带给美国社会很大的变革,而川普另类的、出格的极端言行给了他们一种新鲜的刺激,并让他们对川普夸口要实行的大动作强硬政策有了期望。但是,这部分人并不都是(甚至大多不是)作者所说那些生活在美国底层、在奥巴马任内“受苦受难”的美国穷人(桑德斯更能代表这些人的利益诉求)。我觉得川普的这部分支持者主要来自两个群体。

  一个群体代表的是在任何社会中都占一定比例的那些在政治议题上经常冲动多过理性、想看热闹多过真正想要社会改革的那部分人。就像二十几年前那场波及全中国的大游行请愿,参与的人们中当然有很多是出于真正的政治良心的,有出于个人利益诉求的,但的确也有很多只是觉得和政府对抗这件事本身就很酷,很过瘾很刺激的。这些人并不一定是有什么具体或左或右的政治立场或经济目标,而更是因为他们就想看看生意做得不错、说话刺激过瘾、言行粗俗出格而不守政治原则的川普上台,会让美国社会到底会变得怎么样。

  另一群就是面对宗教极端主义者的恐怖活动表现得惊慌失措,又被川普的夸口大话迷惑而急病乱寻医的那些人。这群人更不是作者所说的经济每况愈下的美国穷人们。比如,我注意到川普的支持者在华人中尤其普遍。这些华人的社会经济状况一点也不差。他们支持川普的理由,十个人有九个回答是因为认同川普针对在美国的穆斯林移民放出的狠话。他们喜欢川普,就是觉得在所有竞选人中川普的豪言狠话最符合自己的愿望。但他们却不深入认真地去想一想,川普的这些大话有多大的可能真正会被落实?怎么落实?就算川普冒天下之大不韪,真正实行对穆斯林的种族隔离政策,这样的政策对包括对华人移民在内的其它少数族裔,会有什么长远的影响?如果今天某些宗教极端主义组织的恐怖活动可以作为对整个穆斯林群体的歧视政策的借口,明天南中国海的冲突扩大是否也可以作为对整个华人群体的歧视政策的理由?这些,他们要么不去想,要么就一厢情愿地认为华人和穆斯林不同,不可比较。

  可见,川普在初选的出线的确意外,其支持群的社会基础却清晰可辨。

  有人会说,恐怖活动引起的惊慌失措的那部分民意随便哪个政治人物都可利用,极端右倾和看热闹的这些选民也一直就存在,为什么其他政治人物不去利用?为什么川普就知道利用?

  这正是川普不同于一般政治人物的地方。不仅仅是川普那无所顾忌的极端右倾的言行和他们不同,而且川普对选举输赢的不那么在乎的态度,也和他们不同。对于那些支持他的选民来说,只有像川普那样敢无视自己的政治名誉,敢走极端低俗出格路线的,才够刺激,才够满足,才中下怀。而在参选的政治人物们中,也只有像川普那样自身拥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才能支持他不计输赢不顾后果地走这 种一般政治人物不敢走或不屑走的极端低俗出格的竞选路线。

  很多人说,希拉里以及所有其他制度中的政治人物是怎么样的人,能做得怎么样,一眼都看到头了,而川普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值得让他来试试。这是很奇怪的一种认识。川普在竞选前后都是个公众人物,他的那些粗俗出格的言行基本都在媒体曝光,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难道还不够清楚吗?霍金说,川普就是个刺激选民中最低级品味的煽动者。虽然霍金的物理学研究做得好并不说明他对川普作为政治人物的判断也会正确。但是,如果把霍金当个一般老百姓看待,想一想,他都知道川普一直就这么个德性,那些川普的支持者们怎么就闭着眼睛说“川普还是个未知数”呢?

  好人不一定能做个好的、有益于大众的政治家,但是做人不好的人去做政治一定不会真正对人民有好处。这是我观察政治人物的经验。当然,我说的做政治,是指努力追求社会公平正义这样的政治,而不是政客的权力斗争。那些依靠压迫一部分人的利益去维护和增进另一部分人利益的政治,短期内也许对一部分人是 有利益的,长期内难免就是希特勒的下场。

  眼看川普和希拉里对决将成定局,我仍然相信美国民众的整体素质不会差到要把川普这样的人选上来做总统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把川普选上来了,难道就可以证明川普是一个民主国家总统的适当人选了?不见得。法/轮/功再盛行,李洪志也不是神。事实就是这样。

(XYS2016071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