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不应该反对转基因?百余名诺奖得主联名发声

  作者:章文峻
  来源:科学大院

  这封联名公开信由美国NEB公司(New England Biolabs)首席科学家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Roberts)和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菲利浦・夏普(Phillip Sharp)联合组织发起,二人因在1977年发现断裂基因(split gene) 而共同获得1993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

  这次的活动由网络平台supportprecisionagriculture.org执行,署名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截止目前,已经有110名诺贝尔奖获得者署名,超过目前健在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约296人)的三分之一。

  在这110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包括了41位生理学和医学奖获得者,34位化学奖获得者,25位物理学奖获得者,8位经济学奖获得者,以及和平奖、文学奖获得者各1位。特别是在自然科学领域,有100位(超过半数)诺奖得主联合署名,这种情况不说绝无仅有,也是极为罕见了。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说,诺奖得主中还有三分之二的是反对转基因的,其实,人家只是没表态而已,真要找反对的,能找到10位就不错了。

  公开信中提到,按照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2.5亿维生素A缺乏症患者,其中40%是5岁以下儿童,这导致了每年25-50万儿童失明,其中半数在失明后的12个月内死去。

  而黄金大米的推广将极大地影响罹患此病的穷人。我们(编者注:指参与本次署名上书的诺奖获得者)强烈要求绿色和平及其支持者重新审视全世界农民和消费者对生物技术改良作物和食物的感受,承认权威科学团体和执法机构的结论,并放弃对‘转基因生物’的一贯反对活动,尤其是针对黄金大米。公开信的最后甚至用了“反人类罪”(crime against humanity)这样激烈的措辞。

  1黄金大米的前世今生

  维生素A缺乏的危害前面已经说过了,但是如何解决则是个棘手的问题。

  维生素A主要存在于动物体内特别是肝脏中。植物本身不含维生素A,不过很 多植物富含β胡萝卜素,而β胡萝卜素可在体内转化成维生素A。看到这里别想当然地说可以通过吃猪肝,胡萝卜,或是直接补充维生素片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因为这些办法对于穷人来说简直是奢望。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英戈・波特里库斯(Ingo Potrykus)教授研究发现,维生素A缺乏患者主要集中在非洲和东南亚的部分地区,这些地区的人大多以大米为主食,而大米是不含β胡萝卜素的。

  当时,遗传工程刚刚兴起,他敏锐地想到,能否用这一新兴技术,将β胡萝卜素引入大米,使人们在吃饭的同时,摄入维生素A。

  他与德国弗赖堡大学的彼得・拜尔(Peter Beyer)一起,历经8年,终于将黄水仙中合成β胡萝卜素的基因转入水稻。因为含有胡萝卜素的缘故,这种大米看起来是金黄色的,于是它有了个响亮的名字――黄金大米(Golden Rice)。 然而,这一里程碑式的成果在当时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用,因为其中β胡萝卜素的含量还是太低了,每人每天要吃几斤黄金大米才能满足需要。

  不过这时产业界看到了商机并开始介入。先正达(Syngenta)公司接过了接力棒,他们导入了玉米中含有的更为高效的基因,成功研发出了新一代黄金大米。二代米的β胡萝卜素含量提高了一个数量级,每人每天只要吃三四两米饭就可以满足维生素A的需要,黄金大米至此终于有了真正的实用价值。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黄金大米的安全性毋庸置疑,它在上市前通过了最严格的安全性实验和评价体系。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实际上黄金大米只是个统称,理论上任何品种的大米都可以转化成黄金大米。人们可以选用适合当地的品种作为母本进行转化,其种植条件、成本和产量与母本几乎没有差别。农民只需按照以往的方式种植就行。

  Potrykus教授当然明白公司是逐利的,如果这一成果变成了穷人买不起的高价货,那就与他的初衷背道而驰了,但是二代黄金米涉及70个专利,专利的拥有主体既有公司也有科研机构。怎么办呢?

  Potrykus教授联合慈善机构等发起成立了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Golden Rice Humanitarian Board),从自己这个发明人开始,主动放弃其专利权,然后又说服了包括先正达和孟山都等公司在内的其他所有专利人,约定黄金大米将无偿地提供给发展中国家农民使用,当然也包括中国。然而,如果美国的大农场主想要种植了卖钱的话,对不起,专利费还是要交的。有没有很惊叹?

  2中国“黄金大米”事件始末

  前面我们说了,黄金大米含的是β胡萝卜素,并不是维生素A,在体内还有一个转化的过程。转化的实验由美国顶尖的营养学研究机构塔夫茨大学负责,塔夫茨大学的汤光文(Guangwen Tang)2008年5月在湖南一个山区小学进行了转化性实验,实验结果显示这一转化是成功的。

  但是,因为当时的反转氛围,汤光文及国内的合作者未严格遵守实验规范,包括未向海关申报,未告知当地主管部门,未告知实验者及家长详细情况等。这一事件2012年经绿色和平曝光后,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人们众口一词攻击无良公司用贫困孩子当小白鼠。

  而事实上,除了程序不规范外,实验设计本身是相对合理的。

  首先,这不是安全性实验,而是转化性实验,安全性实验和成人转化性实验已经在美国完成了。

  其次,大家会问,为什么要找中国,特别是山区的孩子做实验呢,难道他们的命不值钱么?这就要回到黄金大米的发明初衷了,它本来就是针对贫困地区孩子的发明,在美国和发达地区,食物相对充足且品种丰富,维生素A缺乏的情况十分罕见,另外考虑到儿童罹患维生素A缺乏的危害要远大于成人,所以到贫困地区找孩子做转化性实验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维生素A缺乏对人体有重大危害,而摄入过量的话,对身体同样也是有害的,但是β胡萝卜素的转化受体内维生素A含量的影响,只有当人体需要维生素A时,这一转化才会发生,所以补充β胡萝卜素比直接补充维生素A更安全。

  3黄金大米:科学界VS.反转派

  实际上,在绿色和平2012年揭露湖南实验违规,黄金大米被严重妖魔化之后,科学界也曾发出过回应。

  这次公开信发起人之一的菲利浦・夏普与其他10位著名人士,曾于事件发生第二年,在《科学》上撰文支持黄金大米,文中写道:“任何新技术总是会伴随危害谣言。……在此,我们连同成千上万的科学家签署这份抗议书,坚定地站在一起,反对暴戾损毁对先进技术进行的试验, 如黄金大米。期望着这些产品拯救千百万我们的不幸同类,使他们免于毫无必要的受难受罪和死神威胁。”(Science 20 September 2013 : Vol. 341 no. 6152 p. 1320)。

  2014年,在一个AgBioWorld网站上,包括菲利浦・夏普在内的25位诺奖得主联名支持转基因技术(详见http://agbioworld.org/declaration/nobelwinners.html)。

  不出意外的话,近期这则百位诺奖得主联合上书的新闻一出,反转派肯定要说科学家都被收买了。

  这种可能性即便不能完全说没有,也无限接近于零了。试想,要收买这么多诺奖得主,加上数十万业内专家(看看相关学术论文,绝大部分支持转基因),即使是把孟山都、先正达等公司都拆散卖了也不够,更别提还有各主要国家(包括5个常任理事国)的政府首脑和官员也都在支持转基因了。

  不清楚的可以看看烟草业,吸烟有害健康早已是国际共识,除烟盒上需要明显标识“吸烟有害健康”字样,国外还要印上恶心的图案。烟草公司从来不缺钱,如果学术界整体可以被收买,哪里还轮到孟山都、先正达之流先做示范呢,套用一句网友的回帖,如果一个公司可以买通大多数科学家和各国政府,那他一定是上帝,我相信上帝。

  这次的动静显然很大,但要通过这次联名上书逼迫绿色和平认错,估计可能性不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事件中绿色和平受到了重创。

  想要反击这次的科学家联名上书其实也很简单,小崔的纪录片里不是有位专家说有135位诺奖反对转基因么,找到他们署名就行,从人数上来说,135可是分分钟碾压这次的110呢。

  其实,遗传修饰技术(编者注:即人们俗称的“转基因技术”)经过了多年发展,已经越来越精准高效,也更加安全,并正在逐渐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从各种食物,到衣物(棉花),再到各种药品(胰岛素、干扰素等),我们已经无法离开这一技术带来的福祉。

  但是,正如当初义和团拒绝电线和火车,认为破坏风水,断我龙脉一样,新技术的接纳也常常带来阵痛。马帮和挑夫最终还是被火车等现代交通工具取代,因循守旧带给我们的不是安全而是屈辱。

  希望我们的后代在回顾今天这段历史的时候,能够多一丝欣慰,少一些叹息。

(XYS20160708)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