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棒医生的《中西医大对决之疟疾篇》一文中的遗漏

作者:闲士

  棒棒医生在他的《中西医大对决之疟疾篇》一文中谈到:

  最后,做一个趣味数学计算。根据世卫数据,蚊帐抗疟功劳占68%,室内喷 洒、快速诊断和青蒿素基本各占10%,青蒿素多点,12%吧。而青蒿素得以发现,至少90%是寄生虫学、流行病学、化学、免疫学和药理学等的功劳;《肘后备急方》记载的民间偏方因为有类似牛顿苹果的传说,功劳打破天就10%。总算下来,占抗疟作用的1.2%。

  在这里棒棒医生显然漏掉了奎宁的作用和功劳。奎宁的应用历史比较长,是白色人种进入美洲大陆后从印第安人那里得来的。而印第安人究竟使用了多长时间,不可能有准确的说法。二战时期美国就能人工合成奎宁了。奎宁的消耗量巨大。

  只是到了越战时期,在美国是因为疟原虫对奎宁产生了抗药性,美国才开始寻找新的替代药品,在中国由于没有奎宁资源,也开始寻找抗疟药品,发动全国力量挖掘抗疟药物。

  棒棒医生似乎在说,人类在抗疟过程中,药物治疗大约占了百分之十,而这百分之十都是青蒿素的功劳,青蒿素是唯一的药物,不知他是故意提高青蒿素的作用,还是有别的意图。

(XYS201607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