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告新浪网编辑并吕永岩、顾秀林:转发“举报人”帖子先要读懂其所谓证据

  作者:胡瑞法

  新媒体时代有很多“举报”某人的帖子。这些帖子许多因为证据充足而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使所举报者最终成为“阶下囚”。而有些无中生有的涉赚“有目的”造谣的“举报”则在经相关部门的调查后不仅使举报者“名誉扫地”,而且也使公众在对这些帖子的深入思考后已不再那么“盲从”,头脑会更加清醒。

  近年来有一系列“出口转内销”的“举报”帖子,假借国内多数读者缺乏足够的时间阅读原英文文件、许多读者缺乏相应的英文专业知识的现状,凭借其“出口”(出国或者获取外籍资格)“懂几句”“鸟语”,为了实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向国内“倾销”了大量的“有证据”的“报料”。在这其中,不乏一些视国家安定和进步如“丧考妣”之流。一署名“直言了”的匿名“美籍华人”帖主便属此列。在其“举报”给中纪委、监察部、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等的帖子中,举报对象包括中央及一些部委的部长及相关领导、一大批令国人尊敬的科学家。而“党报反党章”、“权威关注散布虚假信息”、“党报不必为法西斯试验搞圆说辩护”等也属其举报之列。在其帖子中,不仅习近平、温家宝、李克强等现任和前任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受到公然指责(分别见http://zhiyanle.blog.hexun.com/103261758_d.htmlhttp://zhiyanle.blog.hexun.com/ 96002704_d.html;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101245272_d.html),陈锡文、韩俊、韩长赋、 张桃林、李家洋等一大批农业部门主要负责人则常被冠于“利益官员”等称号。

  近段时间,本人便遇到此人的多次“举报”(分别见http://zhiyanle.blog. hexun.com/103781688_d.html;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106306097_d.htmlhttp://zhiyanle.blog.hexun.com/106411182_d.html)。在被“少数”(因为多数读者读懂了“举报者”的低劣造谣术后对其行径已嗤之以鼻)“转发”后,本人 “荣升为”“拿美国公司美元”的“匪”,“蛮横”到缺乏“风度”,并且 “荣幸”地被新浪微博置顶(见http://www.sina.com.cn/[6/7/2016 6:47:40 PM])。不过,在稍有英文知识的读者便可识破“举报者”所提供的“证据”为对原文的“恶意篡改”的情况下,新浪微博的“置顶”则不得不令人担忧。请问新 浪编辑是在鼓励谣言的传播?还是替某些千方百计与国家为敌的“境外势力”张目?本贴权且认为新浪编辑的水平太差,根本就读不懂英文吧!为此,有必要在此对直言了“举报”本人有关的“利益关系背景”所“列举的”相关“证据”作出澄清。这也可以作为本人所提供的直言了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经常篡改相关英文文件的证据之一。

  在直言了所“举报”本人的帖子中,有关本人的“利益关系背景”(见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 106306097_d. html)列出了四项证据:

  证据(1):提供了本人合作者Carl E. Pray 教授在其网站中的个人简历(CURRICULUM VITAE)所包含的成果之一:“Award for Outstanding Scientific Progress,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f China,1999 for publications on Agricultural R&D Policy (with Jikun Huang,Scott Rozelle,and Ruifa Hu). [连接:http://www.dafre. rutgers.edu/documents/cv/carl.pdf]”。并给出 了“翻译”:“美国NJ州立大学Rutgers以Carl E. Pray的名义为黄季琨和胡瑞法颁奖。”

  而事实是:1999年黄季j研究员主持的课题:“中国农业科技投资政策研究(publications on Agricultural R&D Policy)[英文为Carl Pray教授简历原文,非本人翻译)”,获农业部科技进步(Award for Outstanding Scientific Progress,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of China)二等奖,本人为第二完成人,Carl E. Pray 教授作为合作者参加部分研究工作。请问,美国NJ州立大学Rutgers能以Carl E. Pray的名义为本人颁发中国农业部的科技进步二等奖吗?该奖与转基因有关系吗?

  证据(2):提供了Carl E. Pray 教授所在学校的2009年年报( ANNUAL REPORT,http://gloucester.njaes.rutgers.edu/pdfs/annualreport-2009.pdf),同时提供了该校2009年5月1日所发的该校三位教授获得盖茨基金的新闻(见 http://news.rutgers.edu/research-news/rutgers-researchers-get-gates-foundation-funding/20090501#.Vz2e7vkrLDc ),并给出“翻译”:“给胡瑞法颁奖的上述机构及人员的资金来自美国孟山都公司和盖兹基金会。孟山都公司和盖兹基金会是美国的转基因商品的权利人和推销人。”

  然而,暂且不谈本人获得的中国农业部科技进步奖,“资金”(农业部科技进步奖没有资金,仅有少量奖金)绝对不会来自孟山都公司和盖兹基金会,这些公司与本人所获得奖项没有任何关系,查阅其所提供的上述2009年年报链接,全文未检索出Monsanto字样,仅在该年报的旁边提到了全校当年共新获得21家科研经费的资助,Monsanto是其中之一。那么是否来自这21家的经费不支持全校的其他教授而全部资助Carl Pray一人呢?再如,其所链接的新闻报道,Carl E. Pray 教授是该校获得盖茨基金科研经费资助人之一。那又和本人有什么关系呢?又如何证明本人得到了盖茨基金的资助呢?

  证据(3):提供了黄季j研究员得到洛克菲勒基金资助出席2005年在意大利Bellagio召开的生物技术学术会议证据(http://belfercenter.ksg.harvard.edu/files/chinahuangapril06website.pdf ),并断定“黄季琨和胡瑞法联手Carl Pray等所搞的转基因推销及其研究活动和论文发表的资金,来自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洛克菲勒基金会是美国的转基因商业权利人”。

  确实黄季j教授得到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资助出席了这次会议并做了报告。然而,直言了一定没有读该报告中研究数据的来源及发生时间。2005时,本研究团队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多个项目(包括两项国家杰出青年基金项目,一项国家优势创新群体项目,一项重点研究项目)的资助下已在中国做了6年半的研究,发表了包括3篇Science,1篇Nature论文在内的数十篇研究成果。正因为如此,会议方特邀黄季j教授出席并做报告。因为黄季j教授出席本次会议的意愿不强,会议方替其申请了出席本次会议的费用。难道出席一次会议向国际学术界介绍其研究成果就成了“转基因商业权利人”的推销人了?

  证据(4):以本人多年的伙伴黄季j为ISAAA董事会成员,断定本人为“外国转基因公司豢养的枪手”,并无中生有地捏造了本人得到“先正达”的资助。且不说作为“ISAAA董事会成员”的黄季j教授本人并未拿一分钱的董事会成员费用,也不谈直言了的“以伪造数据著称”(而实际上国际学术界广泛引用该组织所提供的相关数据,包括联合国机构)的证据,而所有这些与本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懂英文不是问题。懂英文视所有人都不懂英文才是问题。懂英文“刻意”将英文原文“随意翻译”“随意解读”则更是问题!直言了绝对是这样的人。据本人及团队成员对国内有关转基因“不安全”相关观点的“大数据”追踪研究,国内多数有“数据”或“科学证据”的观点均来自该人对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联合国相关机构文件、相关国家政府文件等的“恶意”“篡改”。这些赤裸裸的“篡改证据”,经常被吕永岩、顾秀林等人转发。在此仅列举其篡改美国国家科学院报告的其中一例(相关证据将陆续以研究论文的形式提供给广大读者)。

  2010年2月24日直言了发表了“英美新报告:转基因神话走向破灭”的帖子(http://zhiyanle.blog.hexun.com/45791485_d.html)。该帖子的附件“引述了”2004年7月27日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的研究报告《Safety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 Approaches to Assessing Unintended Health Effects》: “美国国家科学院列举了审核转基因食品产品的时候所没发现的异常: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等转基因食物的老鼠,出现血细胞和肝脏细胞异常、肝脏比没食用的更重;食用了转基因玉米的猪,在美国中西部农场出现假孕或不育; 食用了转基因玉米饲料的母牛,在德国实验农场非正常死亡; 使用转基因饲料的鸡的死亡率比使用自然饲料的死亡率高出两倍; 英国市场出现转基因大豆食品后,居民的过敏症上升了50%,巴西出现同样状况; 被长期认为“安全”的转基因玉米,其效果并非如推广者说的那么理想,例如,菲律宾食用者出现了皮肤、小肠和呼吸系统的异常反应; 在目前美国市场上的转基因大豆消费品内含有细菌基因,由该嵌入基因产生的蛋白是人类食品供应历史中从未出现过的,而且,该细菌基因/蛋白部分与虾和蜘蛛体内发现的细菌基因/蛋白相同。研究显示,即便放弃食用转基因大豆,这种细菌基因/蛋白还将在体内长期存在,并可能遗传给下一代。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这样的转基因大豆食品应该属于不合格”。然而,通读上述报告,全文根本没有直言了所说的内容中的任何一条(最简单的证据大家都可以做的,即打开该报告查阅全文中Philippines或Germany等国家名称,均查不到)。相反该报告认为,任何技术,无论是用基因工程还是传统方法对食物的改造都会有不可预测的风险(第41页)。为此,报告列出了通过传统方法选育的马铃薯、蕃茄和芹菜品种危害人类健康的例子(第42-44页)。 需要说明的是,该帖子发表后被大量转发与扩散,其中仅在天涯论坛上的阅读量便达到39303次。

  本人是位研究人员,坚守“求真”“求实”是本人的做人准则。本人不想陷入有关“挺转”与“反转”之争,更不愿站在其任何一边。作为一项研究,本人 确实希望找到有关转基因产品“不安全”的证据(即假设转基因是“不安全的”)。然而,通过查阅美国《Web of Science》所有有记录以来的全部SCI论文(截止2014年12月,并非直言了所指责本人的“大数据”方法),在所有有关转基因农作物产品安全性的9333篇论文中(直言了根本就不懂SCI,更对《Nature》 《Science》的科学性提出质疑,甚至否定遗传学的“中心法则”),得出不安全结论的论文仅占5.3%。而对得出转基因食品论文的进一步追踪发现,所有得出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的论文全部被学术界否定(相关成果发表在《生物技术》,2016 年第1期第122-138页)。本团队的这一研究成果被美国国家科学院等最新发布的《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Experiences and Prospects》报告所验证(如果读者不相信本团队的研究成果,是否也可以不相信美国科学院的研究成果?)。然而,这些研究均被直言了所谓的一系列“证据”所否定,并作为“伪造数据”的证明“举报”给“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和“中纪委”。

  新媒体背景下保存并分享其所感兴趣的帖子不是问题。不加求证转发扩散对某些人的人身体攻击才是问题。不加求证并“妄加评论”则更是问题。这些转发与评论不仅会给当事人造成身心伤害,同时也恶化了整个网络媒体环境,更重要的是,若涉及法律事宜,这些人将不得不为其“言行”承担连带责任!

  本人是位研究人员,不想也无意参与有关“非学术”的网络之争。鉴于针对本人所发的“篡改事实”的“人身攻击”,本人特意注册了新浪博客,并以此帖子加以说明,以正视听。本人衷心希望国民的生活不要被谣言所左右!衷心期望国民对有关转基因、核电、PX塑料等热门话题的讨论能够在少一份人身攻击、多 一份理性的环境中开展!本人深知,本帖子发表后会带来更多更“恶毒”的针对本人、合作者及所在团队的新一轮攻击。不过在此声明,今后非学术成果,本人 绝不发表任何对本人上述成果网络攻击的回应!

  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d1a274990102weht.html

(XYS20160619)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