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再谈A刊和评估体系》的回应

  作者:金立鑫(北京猿人)

  非常感谢王宁教授对拙文的回应。以下我就前文中与王宁教授交流的部分内容再作交流。

  第一个问题,王宁教授在前文中责问:“自己的母语让外国人来评判研究得对不对、好不好,能获得公正的评价吗?”王宁教授在回应中承认西方有研究汉语的专家。我再补充一下,不仅西方,东方国家也有不少在汉语研究方面造诣很深的专家(仅仅日本和韩国就有不少学者,诸位有目共睹,如已经过世的桥本万太郎、太田辰夫,目前活跃的木村英洹⑸即宀┪摹⒋笪骺艘驳鹊龋。们不仅需要母语专家评判,也欢迎非母语专家评判。学术无国界,开放的学术有利于吸取百家之长。

  王宁教授在回应中说“倘若一个语言学家说自己研究的东西普通到对任何一种语言都适用,未免有些狂妄。”王宁教授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恰恰表现出语文学与语言学的不同。王宁教授在回应中认为语文学应该属于语言学(原话:“我 们反对的是把中国传统语言学冠以‘语文学’而排斥在语言学之外”),但是在 这里,王宁教授偏偏又反对几乎全世界语言学家们都孜孜以求的终极目标:对世界语言做出科学的统一解释。这一点无论是在生成语言学,还是在认知功能语言 学,或者在现代语言类型学中,都是一个尽人皆知的普遍共识。或许按照语文学的眼光,Chomsky大概实在是太狂妄了!Greenberg实在是太狂妄了!但全世界的语言学家都认为Chomsky和Greenberg是语言学的杰出代表,他们的理论就是用来解释所有语言的。

  语文学并不追求对世界语言进行统一解释,因此在研究目标上,语文学与语言学完全不同。照国际通用的学科分类原则,终极目标和终极价值不同的分支学科分属于不同的学科。因此,在这一点上,王宁教授以她反对对世界语言作统一解释的观点证明了语文学与语言学属于不同的学科。

  前一篇文章中我提及王宁教授说的“有些人只把没有意义的语言形式研究才叫‘语言学’,口口声声说语文学不是‘学’”,我再补充一下,这个说法是一个稻草人。至今没有人(恕我孤陋寡闻)说“语文学”不是学(否则直接说“语文”即可)。我觉得语文学就是语文学,它的贡献是语言学所替代不了的,语文学的研究目标不是语言学所能胜任的。因此,语文学家做好语文学研究同样重要。语文学家不必妄自菲薄。语文学和语言学是两个平行、平等的学科而已。王宁教授一定要把语文学和语言学放在一个学科中,这对两个学科的发展都很不利。因 此,我们建议另外设立对语文学进行评估的参照系列。

  第二个问题,王宁教授指责“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中文专业10大中文A刊, 竟然没有一部是高等学校办的”我列举事实说明这一判断违背事实。王宁教授未作回应。

  我要回应的第三个问题还是逻辑问题。王宁教授在回应中说:“‘上了A刊就是A文、A研’,逆定理‘不上A刊就不是A文、A研’,这符合事实吗?符合形 式逻辑吗?我的意思是说,有些单位就是在用这种明显的不符合逻辑的规则在给研究者打分。”这里王宁教授用的如果是科学意义上的“逆定理”或者形式逻辑中的“逆命题”,那么这个术语应该是用错了。科学意义上的逆定理是严格限定在充要条件命题下两个命题同时为真的。例如“当且仅当A为B”,则逆命题“B为A”以及“非B为非A”也成立。王宁教授的表述不符合逆定理或逆命题的表述规则。如果是简单的“否定命题”,那么这里也显然用错了。因为逻辑学中肯定A为B时,并不否认C也可能是 B。

  如果王宁教授用归缪法,那么应该继续扩展“上了A刊就是A文、A研”这个命题,指出该命题内部包含的谬误。王宁教授试图通过该命题的否定命题的荒谬指出该命题的错误。但可惜这不符合形式逻辑的规则。因为从来没有人用“所有的A都不是B”(或者“如果不A就不是B”)来证明“所有的A都是B”(或“如果A就是B”)的荒谬。要证明“所有的A都是B”(或“如果A就是B”)的荒谬,只能通过“不是B但是A”的荒谬来得到。例如,如果要否定“所有的共产党员都是廉洁奉公的先进分子”这一命题,唯有逆命题:“谷俊山不是廉洁奉公的先进分子,但是他是共产党员”(此命题必须为真)才能证明前面的肯定命题是虚假命题。因此,要否定“上了A刊就是A文、A研”,王宁教授需要列举出“某文不是A文、不是A研,但是上了A刊”来证明。而不是用王宁教授说的那个方法来证明(其实要证明这个命题还真不难,那要看有没有这个勇气)。请王宁教授原谅我上面十分拙劣的“传授”。我前文中用阿Q的例子实际上用的是仿造王宁教授的证明方法,因为阿Q的那个命题跟王宁教授的命题完全平行。因此王宁教授认为是“不伦不类”,那就对了,因为那是一种归缪法。

  有关教育部的学科评估以及A刊的讨论,我简单陈述一下个人意见:

  教育评估是需要的,问题是如何评估。如果教育部委托第三方(无关教育部以及被评机构利益)来操作,或许在公正公平性方面会好得多(如美国高校的认证机构Regional Accrediting Organization)。否则在当下中国几乎清一色国立大学而无私立大学、所有高校的经济命脉都由政府机构掌控的条件下,学校的经济状况完全与评估挂钩,这种由教育部直接组织的评估很值得反思。以前教育部搞的那些教学评估劳命伤财,举国上下怨声载道,甚至迫使各个高校不得不造假来应付(假造会议记录、假造教学笔记、假造考卷评分等等)。这种评估还是罢了吧。

  A刊作为评估指标之一同样是需要的。在我看来,类似SCI以及SSCI之类的学术评价标杆在绝大多数国家都不是问题,认同的学者数量远远超过反对者。可见其合理性(这个问题以后再讨论)。但是教育部需要改进的是,不能将A刊看作是A文、A研的必要条件。但可以看作是A文、A研的充分条件。类似A刊这样的标杆性学术期刊名录其正面的积极引导作用远大于其弊。前文中我已经阐述过,这与A刊名录无关,而与作者和编者的态度有关。惩治学术腐败要找到源头和要害。类似A刊名录在很多发达国家都有。为何中国腐败更甚?同样的权威期刊名录,为何在他国未见到规模性的学术腐败,而在中国怎么就那么普遍?如果说学术腐败与权威期刊名录之间存在必然相关性,恐怕不是事实。当下的中国,如果取消A刊或者C刊之类的参照是否能使得科研评估更科学可行?

  任何评估制度都会被人投机,就看哪种评估体系更好。目前的做法虽然会有一些漏洞,但我相信科学共同体会暴露这样的腐败现象,这样的人一旦败露应该处以终身惩罚。例如国内某些教师将发表在Nature或者Science上的comment甚至将发表在这些刊物上的读者来信也当作成果上报,并由此获得重大利益,甚至有些学者的论文造假被国际期刊撤销,这种现象教育部应该严加严惩不贷,而在这 些该硬的方面教育部反而不硬了,在中国造假成本太低也是造假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教育部不妨放手让更多第三方参与设计和论证。我觉得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修改(扩充或调整)这些参照体系,同时引进同行评议而不是管理部门的绝对垄断性解释等更多监督机制,才可能使评估系统更科学、更完善。让中国学术融入世界,让中国的学术成果早日走向世界,让我们“民族的”也能尽早成为“世界的”。

  这是个关系到高校所有学科发展的大问题,希望学者们参与讨论。促进中国学术的健康发展,走向真正的繁荣。

(XYS2016061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