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疗能治蜘蛛咬伤吗?

  ・方舟子・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哈佛”是一个很崇高的词。有一个生物化学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在哈佛大学研究生毕业典礼上演讲,一下子在国内成了名人。他的演讲从他的小时候遭遇说起,说他在湖南贫困的山区长大,有一次手被毒蜘蛛咬伤了,他妈妈在他的手上包了好几层棉花,棉花上喷洒白酒,打火点燃棉花,烧烤他的伤口,一两分钟后就好了。他说这种火疗治好了蜘蛛咬伤,有科学道理,因为蜘蛛的毒液是一种蛋白质,高温可以让蛋白质变性。他演讲的主题是希望以后人人都能享受到科技发展的好处,以后农村少年被毒蜘蛛咬伤了也许不用火疗治疗伤口,而是去看医生接受更加先进的医疗。

  这个演讲主题不能说错,但是他讲的这个用来打动听众的小时候的故事,其可靠性却很值得怀疑。首先,咬他的蜘蛛是不是真的是毒蜘蛛?人类对蜘蛛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总觉得长相那么恐怖的东西有剧毒,被蜘蛛咬了就一定是被毒蜘蛛咬了。一般人有这种直觉无可厚非,但是作为一个生物医学博士却不应该这么想当然。实际上,虽然蜘蛛都能分泌毒液,但是绝大多数蜘蛛对人都是没有毒的。这是因为绝大多数蜘蛛即使咬了人,也不注射毒液,或者注射的毒液量太少、毒性太弱,不足以对人产生危害。世界上已知对人能造成危害的蜘蛛只有几种,分布在美洲和澳洲,比如著名的黑寡妇和褐隐毒蛛,中国是没有的。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陆续发现几种捕鸟蛛,有人认为它们也对人有一定毒性,即便如此,这些捕鸟蛛也都生活在北回归线以南的云南、广东、广西、台湾这四个省,湖南没有。国内偶尔也有被蜘蛛咬伤、发病的报道,但是那是伤口被细菌感染导致的,不是因为蜘蛛本身有毒。所以咬这个学生的蜘蛛极可能不是毒蜘蛛。

  退一步说,即使他是真的被某种未知的毒蜘蛛咬了,他描述的那种火疗也起不到任何治疗效果。如果蜘蛛毒液真的注射进了人体,毒素就会很快扩散开去,烧烤伤口是无济于事的。即便毒素还没有扩散开去,集中在伤口周围,但是按他描述的方法,棉花在皮肤外烧一两分钟,并不会让皮下组织的温度提高多少,不至于高到让毒蛋白变性的程度,如果能让毒蛋白都变性,他的手早被烤熟了,严重烧伤了,那可比蜘蛛的毒性严重多了。所以即便被毒蜘蛛咬到了,也不要用火烧烤伤口。

  那么被蜘蛛咬到了怎么办呢?主要是要预防伤口感染,用肥皂水清洗伤口,涂上抗菌药膏。用冷水打湿的湿布或者冰块冷敷消肿、止痛。如果疼痛严重,可以口服扑热息痛、布洛芬之类的镇痛药。即使是在缺医少药的落后地区,这些做法都可以做到。如果担心被毒蜘蛛咬到,或者出现了剧烈疼痛、呼吸困难、伤口溃烂等中毒症状,那就要去看医生了。毒蜘蛛的毒素有两类,一类是神经毒素,来得凶猛,消退得也快,一类是导致伤口溃烂,来得慢,恢复得也慢。真的被毒蜘蛛咬伤到医院治疗,医院主要也是做镇痛、消炎、抗感染、帮助呼吸之类的支持性治疗,痊愈主要还是要靠病人自己。有人以为被毒蜘蛛咬伤,就像被毒蛇咬伤一样,到医院打一针抗毒血清就好了。其实抗蜘蛛毒素的血清只有几种毒蜘蛛才有,效果并不像抗蛇毒血清那么好。比如,临床试验表明,对黑寡妇引起的中毒,抗毒血清的治疗效果并不比安慰剂明显。但不管怎样,都比火疗这种有害无益的土办法好。

  可见这个新科生化博士当着崇高的哈佛的毕业生的面很没有科学精神地讲了一个经不起推敲的小时候故事,而且散布了伪科学的知识。可惜的是有人即使哈佛毕业了,也还没学会批判性思维和怎么找可靠的资料。

  2016.6.10

(XYS2016061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