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喊捉贼的中国社科院奇葩研究员刘钢

  ・方舟子・

  我发了《当代韩学愈――高档次国际学术期刊“论文”速成法》之后,好几个人跟我说,科学网早些时候推荐过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的一篇博文《如何发表高质量论文?》已经揭露过此事了。于是我去查了一下,只见刘钢写道(科学网的新浪微博摘录):

  【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苗鑫教授发明了一个发“高质量论文”的方法:给Nature和Science写反映中国问题的一两百字的读者来信,登出来就相当发表了学术论文,列入简历,还注明影响因子,这样的“高质量论文”都八篇了。学问算是做到家了吧。】

  实际上这几乎是逐自逐句抄袭我早一天发的一条推特:

  【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苗鑫教授发明了一个发“高质量论文”的方法:给《自然》《科学》写反映中国问题的一两百字的读者来信,登出来就相当于在《自然》《科学》发了学术论文,列入简历,还注明影响因子,这样的“高质量论文”都八篇了,吓死学生了。】

  改动的只是把刊名改成了英文(为了表示他懂英文?),以及换掉了最后一句而已。

  搜了一下,发现这个研究员其实是个剽窃惯犯。他在去年7月8日在科学网发表了一篇名为《疯狂的天堂手术》的文章,也被科学网推荐。之后被勿怪幸发现这篇文章是全文抄袭其当年7月2日发表在《南方周末》的文章《换头术,最大的难点在哪里?》。

  被揭露抄袭之后,刘研究员反而得意洋洋地声称自己就是要靠抄袭出名:

  【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何如?】【什么是原创,什么是盗版?这回我可出名了。好名不出门,恶名传千里。我这回算是出了不大不小的一次恶名,也是是不错的经历。】【恶名也是名嘛。】

  被人骂“从未见过厚颜如此之人”,他答曰:

  【见识到了吧,以后还会见到比我有国之而无不及的呢。刚刚出道,的确要学好。】

  有人讽刺他“这脸我能玩一年”,他还嫌人家把他的脸皮厚度低估了:

  【你把我的脸皮低估了,岂止一年!】

  从抄袭勿怪幸的文章到剽窃我的推特,差不多一年。瞧刘研究员这气势,是要一直剽窃下去,继续出恶名的。自己以剽窃为荣,却贼喊捉贼要揭露学术造假,一奇。科学网号称中国科学界第一大门户网站,一再帮助剽窃惯犯出名,二奇。以剽窃为荣、毫无学术道德的人也能当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三奇。也正因为有这样的媒体,这样的研究机构,才会制造出脸皮如此之厚的奇葩研究员。

2016.6.4.

(XYS201606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