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浅见:关于中国医患矛盾与其他

  作者:阿全

  一

  我留心中国医患矛盾的根源和解决之道有好几年了。由于各种原因,我原先站在医生的立场多一些,而后又糊涂了,人笨,想不明白。

  从患者群体角度说,如今“看病难,看病贵”,有个普通感冒去医院花个几百元,有个发烧腹泻医生一上来就安排吊针、做一堆检查、买一堆中药,基层医院技术不精,而大医院又人满为患,辛辛苦苦排队折腾许久有时只诊了个把分钟、有时又被推荐入院做不必须的项目多收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被宰没商量,没有门路关系或不塞点红包,摆不平、事不顺。从医务群体角度说,许多人值班工作,辛辛苦苦兢兢业业,按照程序进行必要的检查和治疗,有的患者不接受又不理解,研习多年,救死扶伤,有些方面如收入待遇和尊严地位又远不及西方,甚至比不上国内暴发户,还总被谣媒抨击,压力大,无处说……

  中国近十年来,医生的形象不再高大,社会对医生的评价持续走低,医患矛盾并没有明显缓解,反而还在加剧。近年多起暴力袭医杀医的极端事件,一次次触动人们的神经。估计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医患关系总体是“和谐”的,不过是因为“沉默的大多数”而沉默。

  违法犯罪的暴力事件,必然要谴责,必然要坚决反对。但是医患矛盾问题的根源(而不是表层)是什么,如何破解,起初我百思不得其解。

  单怪体制,怪畸形的体制使医生异化,“市场化”“以药养医”“社会化合作”,则是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忽视、开脱;单怪官僚,怪迂腐软弱的官员使矛盾加剧,则是给被领导下的群体扣上“乌合之众”帽子;单怪谣媒,怪记者不懂装懂造谣惑众,则夸大了媒体的效用并忽视记者本身的负评;单怪患者,怪患者不通人情不懂医学,这种苛刻指责更显得不通人情不讲科学;单怪医务人员,那就怪吧――反正你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也会继续给你治病,况且你一般判断不了医学操作的对与错。

  二

  某晚,我睡不着觉,想着鲁迅的文字,忽然灵光乍现、茅塞顿开,一下子悟出了这个问题的根源,原是极其简单的道理

  ――请恕我十分的愚钝和十分无知,其实你们早就一清二楚了――

  有什么样的患者,就有什么样的医生;有什么样的医生,就有什么样的记者;有什么样的记者,就有什么样的官员。

  本来是个整体,我都误将他们割裂开了。

  比如说,患者与医生。都说有的“坏患者”诉诸暴力闹事,那么有的“坏医生”就不诉诸暴力了吗?显然“坏医生”动拳头的少,但他们完全在用看不见的 暴力来实现暴利,把患者的钱包持续压榨干,又不至于金主快快丧命。都说广大患者不知科学,那么受过多年学习训练的广大医生,就知科学吗?不好意思,这方面我有发言权:显然未必。无数医生护士轻信中医,热衷传播偏方,惯用滞后的医学知识,恐惧转基因食品,害怕日常生活中电磁辐射……很多“统计学”成绩优异的人不把知识用于生活,也被新闻里的个案和朋友圈里的谣言牵着团团转,这部分人苦学而来的医学知识只是混饭糊口的工具。都说“坏医生”败坏了医务人员群像,“一粒老鼠屎,搞坏一锅汤”,但是医务人员群体团结一致捍卫行业荣誉吗?对肖传国伤天害理行为宽容、沉默,对“承包科室”“莆田系行为”宽容、沉默(干脆加入挣钱?),对滥用抗生素、滥用静脉注射宽容、沉默(反正有钱赚?),对中成药、中药注射液的批准、使用宽容、沉默,对“猪蹄厅长”刘维忠在网上倒有些微词,但对“一把手”陈竺的荒谬言行宽容、沉默……“敢 怒不敢言”指的是个体,在取消政治迫害的今天,若团体、组织失语,从业者集体失语,能说“完全没有问题”吗?

  三

  医生是人,找他们看病的也是人,假如人与人都是在同样的染缸社会和教育体系里成长,这样的人组成的群体本质上可能差异不大,甚至没多少差异。一个群体里,有激进分子,也有温和分子,有沉默的大多数,也有爱出风头的投机者。全社会普遍缺乏“专业主义精神”,这样的缺乏,广泛出现这个人数较多的常见行业,那么另一个同样人数较多的常见行业未必能好到哪里去。社会普遍缺乏科学素养,非科学职业的人缺乏,就是科研人员自己也未必具备科学素养。商品经济资本积累初期,只向钱看齐,只为利伸手,哪个行业的人也难百分之百拒绝诱惑。

  按理说,高学历者应该与低学历者有所差别,但有些方面我们根本没怎么教育和培养,而传统思维和习惯又根深蒂固,所以……科学院、工程院的院士,也有人不了解科学素养是什么,甚至不清楚科学普及的意义;活跃于网络的科普圈,乌烟瘴气,吃喝玩乐,你占你的山头,我抱我的圈子,一言不合便集体上阵、口诛笔伐,不顾真理事实和自我修正错误……新闻界可能更加无能和恶心。种种人 心,种种怪现象,鲁迅在当年都介绍得淋漓尽致,同时也可惜鲁爷大多数国民性抨击至今没过时。

  “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

  一对争执激烈的医生患者,假如脑动大开让他们瞬间换位,他们或许会多一些体谅、理解,也或许,医生变患者,遇到非专业的诊疗和种种黑幕灰幕吵得更大声,患者变医生,黑心宰病人变本加厉。

  如今的医疗水平,相对于古代已有天壤之别,但在工业化发展、向先进国家学习的今天,这样的技术、服务还远远不够,本应和谐稳固、共同对付病魔的医患关系,却是暗流涌动,患者和医生不得不时刻提防对方“吃人”,治疗过程中患者弱势太多,强暴来袭时医生弱势不少。古代表面秩序井然的家长制大家族,还有表面繁荣富庶的盛世帝国,在看不见的地方、在记载的书里字里行间密密麻 麻写着“吃人”,靠粉饰太平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毕竟,“不在沉默中爆发,就 在沉默中灭亡”。

  四

  我话锋一转,谈谈“方粉”“方黑”的事――可能要得罪方舟子老师,敬请方老师和诸位看官多多原谅。

  我太年轻太天真,一次次被“方粉”团结友爱的假象所蒙蔽,全然忽视太多显而易见的细节。“方黑”有歇斯底里、爱上网爆粗的人,“方粉”也有歇斯底里、爱上网爆粗的人,后者有时被不知道的谁封为方老师的“护法”。什么“四大护法”“八大护法”,人换了一茬又一茬,绝大多数要么退隐,要么转变为“方黑”,而且变黑还不在少数――万一某天我也被什么人封为老方“护法”, 那就意味着我即将完蛋了。

  所谓“前方粉”,在变黑之前其实和“方黑”是一类的,性情、作风、某些观点,高度相似或相同,无论拥戴老方的誓言多么言之凿凿,该来的还是会来,只是在什么时机被刺激暴露本色而已。而“方粉”本身也不天然代表正确,那其中有生活潦倒的庸人(比如我),有观点偏激的俗人(比如我),甚至在被盛赞的广东网友的骨干里就有阴险卑鄙、两面三刀的小人(不是我!),受害者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张扬罢了。

  那为什么“方粉”明显少于“方黑”呢?道理也很简单:方舟子是“独行侠”,大家都抱团搞小圈子,方不抱团(还痛打小团体);方舟子是“揭假斗士”,大家都造假或者宽容、包庇欺骗作假,方却揭穿之(一点不客气);方舟 子是科普作家,大家普遍不讲理性精神和科学新知,方偏去讲、专门讲(直截了当讲)――大家当然不爽了,不喜欢了,甚至超级厌烦。假如遇到其他人,人文观点不同,会有所探讨;但遇到与老方的人文观点不同,差不多是当成你死我活来对待,极尽嘲讽或贬低。

  五

  我还是比较乐观。咱不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中国家”嘛,种种民 国时期的黑暗,现在也有了重大改观,关键是我们实现了工业化,迈进了西方国家富强的跑道奋起直追……不管是财富指数增长、技术快速进步,还是思想道德水平提高,正在实现,未来一切皆有可能。只是某些领域的“未来”,还得再等到某些领导下台为止。

  近日,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隆重召开。大会有关内容,如“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努力建成创新型国家”“高度重视科学普及”,按鲁爷的笔风:“想法和主张,诚然是很好的,不过”……不过,我就是想笑,我也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笑。我当然不是笑领导的英明正确和高瞻远瞩,而是笑我自个做了十几年的眼保健操最后天天戴眼镜,而且看起来,全国好几代的孩子在这个将来的 “世界科技强国”还得接着做眼保健操。

(XYS2016060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