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的艰难

  作者:贾湛

  一封在德国的华人写的信《普通人到底要如何培养科学素养?》,确实非常让人思考。科普的声音敌不过反科学的声音这让许多人彷徨。新语丝一直就不是一个仅仅揭假的网站,只是政府被利益集团捆绑不作为,许多人只好借助新语丝平台让作假者暴光。新语丝的主要目标其实一直是宣传“赛先生”和“德先生”。五四运动让中国见到了曙光,从那开始许多爱国人士和革命者几乎一致把宣传科学宣传民主看作一辈子的人生目的。而如今反民主也罢了,连科学也反,无数革命先烈若地下有知,不知如何哭泣。

  为什么要科学(赛先生),因为人们不管什么价值观,都和追求自由有关,而科学可以获得自由。科学本质上是人类认识包括我们自身在内的大自然的工具。通过认识自然和我们的社会,我们可以充分地选择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生活。老庄理论只说了要顺其自然,但没有说怎样才能顺其自然,误以为不去探索自然随自然的摆布就顺其自然了,这是一种弱者的自由观,这种自由观不可能获得较多的自由。科学可以实实在在让人们获得空前未有的自由。科学已让人在空间上的自由有:汽车、火车、轮船、潜艇、飞机和航天器等等,通过它们我们可以达到要想去的许多地方。同样科学已让人在时间上获得的相当多的自由:过去我们晚上只能睡觉,没有选择,如今睡觉、工作和娱乐,你可以选择任意时间段,这样是不是不顺其自然了,那么就看看人的健康和寿命情况。以前中国人称为东亚病夫,好象现在没人说了,古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0多岁,现在是七八十岁。再来看看生活内容的自由度进展:古人要么是农业社会,要么是游牧社会,也就是说工作主要是农业和畜牧业。而如今农业和畜牧业只是许多工作中的两种,现代人可以在多种多样的工作中选择自己最喜欢的一种,娱乐的方式就更不要说了,现代人游戏种类多得无法说,自从有了无线电,我们实现了古人的千里眼,顺风耳的梦想,如今足不出户就可以知道天下大事(在没有信息封锁时)。听故事看小说古代恐怕是富人的专利。而自从有了电视和网络,你可以任意选择怎样的方式让你充分满足。科学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自由,那些哲学界的“科学文化人”看不到,还一个劲的把环境恶化的罪名强加在科学头上。知恩回报是一个最起码的道理,天天歌颂祖国歌颂母亲的文艺工作者却悟不出这个道理,一个劲的跟着那批人反对科学主义。环境的恶化是只顾眼前自身利益不顾环境,滥用科学技术的企业家(资本家)商人与腐败政治家联合造成的恶果,然而我们那些被少数人控制的媒体却让人们认为是科学造成的。在一个逻辑水平特别差的社会,人们是多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因果倒错。

  为什么要民主(德先生),因为没有民主,人民想要的自由就常常被利益集团人为地限制。利益集团可以不顾他人的死活,只知道把钱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为了维持对他们的有利环境,他们常常不会支持正义事业,相反极力利用自己的能力控制媒体。而民主社会舆论自由,舆论不容易被利益集团控制,穷人容易识别骗子,虚假的产品难有市场,人们容易享受由科技的进步带来的种种自由。网上我见到许多人特别崇拜马云,连马云说“穷人真难伺候!”也觉得说了特别对。我忍不住对他们说,穷人穷有多种原因,就象富人富也有多种原因一样。统计上讲,在一个对腐败没有有效限制的环境中,胆量和不道德是致富的主要原因,而不是科技。赚钱有两大类,一种是利用科技创造真正对社会文明发展有用的产品,自己获得应有的回报。另一种是把别人口袋里的钱合法甚至不合法地拿到自己口袋里。在中国许多富人没有科学知识,因而不是用科技致富的。马云致富过程的细节不清楚,但可以从他的表现可以看出他的素质,你见过马云支持过科学没有,反对过中医没有,支持转基因了没有,有没有揭露过商业界与政界的腐败关系?若不敢,则支持过方舟子打假过没有?那些钱袋满满的资本家(现代说企业家)和钱多到不知道怎么花对大众影响力巨大的影星们,他们有几个支持科学事业的。看看西方的影视,内容不敢恭维,但总能看到眼花缭乱的科技东西,而我们的影视节目中有多少科学的成份。我们的社会上有哲学界带头反科学,低素质的大款和媒体跟着反科学,政府官员理论水平差,听任落后的人文人士歪理斜说的摆布,扶持落后的传统文化,纵容骗子;下有连逻辑都不知怎么回事在传统文化下长大的老百姓,则仅凭方舟子一已之力怎敌那些受利益集团控制的媒体反科学宣传。

  “赛先生”和“德先生”在任何一个社会成长的过程,都是非常艰难的。传统文化和保守势力在一个社会很容易被轻松扼杀。在西方的成长是难得的机遇。逻辑是科学和民主的基石。逻辑能在古希腊诞生,这既有历史的原因,又有地缘的因素。古希腊上有古埃及文明和古巴比伦文明影响,又位于地中海中心,地中海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海,太大了古代航海技术不容易达到四周海岸,太小了商业交流规模太小,不足以让古希腊岛国人们充分富裕。充分富裕的岛国没有太大资源竞争问题,因此迟迟没有形成专制的统一国家,这给民主带来了机会。富裕的人们有较多的自由思考时间,民主的气氛又让讨论和辩论成为时尚,长期辩论终于结出了逻辑学这一璀璨明珠。然而要产生科学还需要进一步发展。但古希腊文明并没有等到科学的延生就消失了。是什么原因让西方人重拾灿烂文明的呢?一方面是古罗马抛弃古希腊许多文明,但保留了逻辑学,另一方面是多年的十字军东征,西方人从阿拉伯人那里重新发现了已丢失的古希腊文明。仅仅这两方面还不足以产生科学和民主,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我认为可能被科学史家忽视了,那就是美第奇家族的贡献。众所周知,没有意大利文艺复兴就没有科学,科学的诞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思想解放。总是被传统文化束缚的人们是不会有出息的。不能说没有美第奇家族就没有文艺复兴,但没有美第奇家族,不可能产生改变整个人类进程的巨大影响。乔万尼・美第奇是公认的银行的开创者,资本主义可以说从有银行开始。银行可以促成新的产业的形成,也拉开了穷人和富人的财富距离,这意味着时代要剧变。美第奇家族也许敏锐地感到,如果不去支持新的思想和观念,自己的地位就很难维持,于是美第奇家族几百年内赞助了从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到伽利略的几乎所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和科学天才。一个新时代的到来决不是一朝一夕的,没有美第奇家族支持,文艺复兴哪能维持那么久,直到科学的诞生。文艺复兴最有积极意义的成果之一是,波兰天文学家 N.哥白尼提出的太阳中心说,它给几千年来上帝创造世界的神学以毁灭性打击。敢于冒险的精神,让哥伦布和麦哲伦等完成了地理大发现,这就进一步开阔了人们的视野,新意识又促进了宗教改革,把过去洗脑式信仰变成自愿的信仰。这一切都为科学的诞生打下了基础。都说实验科学之父是英国的弗朗西斯・培根,因为他是理论上最早强调实践和实验的。其实深受美第奇影响和帮助的达・芬奇是实验科学最早最杰出人物。西方古代与东方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禁止尸体解剖。为了了解人体结构,达・芬奇冒判刑的危险,多次盗尸,深夜一个人在地下室解剖尸体,这比写《人体构造》的维萨里还早。除了达・芬奇外,米开朗琪罗、拉斐尔、丁托列托、提香等为了解剖,都亲自去野地里盗尸。这些艺术家和解剖学家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有赖于不信教条和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唯物精神造就的“在深夜与可怕的尸体相处的胆识”。这些艺术大师们有那么辉煌的艺术成就都与美第奇家族的支持分不开的。特别是科西莫・美第奇对伽利略支持,科学终于诞生了,且在他全力保护下,伽利略免受象布鲁诺那样被梵蒂冈宗教法庭迫害而死的命运。

  回忆科学诞生前的这段历史,让我们明白,任何社会文明要战胜愚昧都是非常艰辛的,而在中国可能更加艰难。因为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承载了千年的传统非理性文化的巨大惯性。另一方面,由于改革开放没有良好的理论设计,中国的有钱人不是文化素养高的人群,所以至少暂时不能指望中国会出现个美第奇来支持科学。这就给新语丝出了难题,在中国这块愚昧与文明的力量相当悬殊的土地上,怎样让科普有所进展呢?许多教育工作者和科学工作者会畏难而退,这是这个社会骗子横行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如果真正能理解“蝴蝶效应”,就该懂得,只要努力去尝试,就有可能恰巧有个时机,让弱小的科普力量放大,最终战胜愚昧。下面,谈谈我对科普方法上的一些想法。

  科学战胜愚昧一定要有许多人共同努力的,所以如果不先对有社会影响力的人进行科普,则科普是很难成功的。细细分析为什么当前那么多政界人物、媒体人和企业家的言论都在反科学,别以为都是受自身利益的驱使,大多是受社会意识影响所致。因为这些人,科学素质不高,独立思考,综合思维能力也相当差,他们不会去想诸如,为什么人参中国人把它当神药卖那么贵,而其它国家不这样这类问题。缺少怀疑精神和综合信息能力差的人很难发现问题,特别容易在信息不对称的环境下被忽悠。而社会意识是统治意识长期宣传的结果。文革前,中国唯物主义占压倒优势,这是毛泽东的功劳。而如今,来自科学内部的量子力学的唯心主义解释,让科学哲学和SSK又走向反科学。哲学界与改革开放以前完全不同,唯心主义占很大成分,许多哲学教授公开支持封建迷信,这与改革开放以后港台意识的侵入一拍即合,统治意识和社会意识都对唯物主义不利,在这种环境下,连许多科学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都不能真正理解民主和科学,更别指望能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名人听了进微弱的科普声音了。战争是非常痛苦的,但自古以来一直起主要的熵减的作用。当科学思想在没有普及前,没有战争的社会人类的自觉纠错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全新的与古代不同的无战争社会给人类提出了一个难题,即:怎么通过非战争的手段实现人类的自净。假如失去的哲学阵地不想法夺回来,仅靠直接科普,则对这个社会几乎没有作用。科学内容是无穷多,再科普每个人一辈子只能知道其中极少一部分。有人说科普重点放在科学思想方法就可以有很大的效率。但传统意识认为哲学思想高于科学思想,人们会在哲学与科学相冲突的思想中选择接受哲学思想。因此,我认为科普的重点,应该重点放在对现有哲学思想的批判上。假如科学家继续保持沉默,任听哲学家去解释科学,而不去坚决与现代的科学哲学的错误观念作斗争,那么科学将不是一个人类文明的形象呈现在大众面前,它将被打成人类文明的罪犯。科学家在大众面前将不是一个崇高的形象,而是与资本家一样赚黑心钱的形象。这种因果倒错,会让社会从事对社会文明实际有用的人越来越少,最终熵增到一定的域值,人类无法抗拒自 我毁灭的命运。

  历史上先有哲学后有科学,科学常常来自于哲学,常常是哲学分化来的。尽管由于哲学因无法严密的研究,科学的进步远比哲学的进步快,哲学中错误的部分远比科学中的多,但人们的思维有一定的惯性,至今还是以为哲学比科学深奥,比科学高级。特别是当今绝大部分学文科的人士是这样认为的。而且,科学总是从研究简单问题到复杂问题一步一步来的,不可能一下就能透彻搞清楚诸如精神这类复杂问题,而哲学传统就是形而上学思辩,一开始问题就可以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在科学还是空白的领域只有哲学有话语权。费因曼曾气愤地说:“哲学已死”。许多科学家很有思想,但从不在思想领域与流行的错误哲学思想作斗争,也许也是认为哲学已死了,社会的前进反正只靠科学,哲学阻挡不了社 会的前进,所以他们保持沉默。在新语丝网站上也看到不少蔑视哲学的文章。我认为这也是我们科普困难的原因。我认为不管科学发达到什么程度,哲学都是不可忽视的领域。因为不仅每个人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了解各种科学知识,而且也无法搞清楚哪些科学知识是自己做人最需要的,更重要的是,并不是很多人的智力能达到理解科学方法的程度。需要哲学的影响力,科学的思想方法和新观念才能传到一些名人那里,在通过他们传到普通人那里。在中医问题和转基因的问题上,我们已看到目前这种形式科普的无效性。方舟子讲:如何看待中医,是具备不具备科学素养的试金石。可是连在我的大学同学群里,我都无法改变一个同学对中医的看法,可见统治意识和社会意识对一个人影响力远大于科学思想。这是因为对智力不足够高的人群,往往重复多次的语言就可以变成真理。

  对科学来讲,用先进与落后来作定语是不恰当的,因为科学是讨论可确定的知识,要么对要么错。对哲学来讲,因为它是世界观的学问,必须回答一些难以确定的问题,所以就有先进和落后的哲学区分。科学与哲学正确的关系应该是科学影响哲学,哲学推广科学的研究成果,而不是反过来,哲学统治科学,或与科学平行,即科学说一套,哲学说一套。显然,目前科学家需要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是,力争摆正科学与哲学的关系。否则科学家的工作效率不会高。转基因的研究已明显看出社会问题不解决,科学工作进展是很受限制的。哲学统治科学,无异于让形而上学骑在真理之上。哲学的任务应该是归纳综合科学的最新的成果形成先进的世界观,并把这种世界观变成统治意识,再通过政府的力量,媒体的作用,变统治意识为社会意识。在这一系列过程中哲学家应该虚心接受科学家的批评指正,尽可能减少错误的理解和不恰当的归纳综合。显然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哲学不该被政治统治,统一的哲学教材是最难纠正错误的。哲学缺少了不完全相同的理论竞争就不是哲学了。因此科学家应该首先争取让政治是社会科学的应用,而不是如今倒过来社会科学是政治的奴仆。

(XYS201605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