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的生物免疫疗法――兼谈魏则西之死

  作者:揭草仙

  2010年笔者曾经写过一篇短文,标题是:“人类第一个用于治疗目的的疫苗――Provenge――诞生”。介绍美国FDA批准的第一个用于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疫苗,此癌症已经转移到身体其它部位,又没有明显症状, 不适用其它治疗方法,比如,激素疗法,的晚期前列腺癌。III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能够平均延长患者4.1个月的生命。这听上去可能不能让人十分满意的结果,却开创了生物免疫方法治疗晚期癌症先河,意义非同小可。

  癌症治疗的“生物免疫”方法,不管外行内行,听上去都会觉得特别有吸引力,值得相信。最近国内关于年轻大学生魏则西身患恶性滑膜肉瘤――国际医学界至今无任何特殊治疗方法――在采用各种化疗,放疗方法后没有效果,通过百度查到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提供“生物免疫疗法”。可以想见,这对他无疑是“救命稻草”。特别是, 该中心主任对魏宣称此法是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研发的,“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不幸的是,在用尽其父母借贷的20多万元之后魏则西仍然不治去世。死前才通过在美同学查到,所谓DC- CIK方法因为没有临床治疗效果,早已被停止使用。读到文章说,国内有人只要投入60万人民币去建一个实验室,因而可用此法“处理病人血液,再注回病人体内”。一个疗程大概5,6次。办法简单,成本低廉却收费高仰。DC-CIK疗法就像聚宝盆,源源不断为他们敛财。至于有没有疗效就不是他们管的事情:反正是绝症,治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这样吗?此事件迅速在国内舆论界发酵,酿成悍然大波,矛头直指百度“竞价排名”的“作恶”。当然,矛头也指向虚假医疗广告的始作俑者,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为了骗取绝症患者最后钱财,伪造和美国著名大学“合作研发”,伪造高达百分之八九十的“有效率”,以及武警二院不负责任的外包重要医疗科室,又没有对其资历和医疗实践的严格审查,监督。 它也牵涉到中国医疗改革的一些最根本问题 这不是笔者本文想谈的内容,就此打住。

  但是“生物免疫疗法”是不是因此可以完全否定?绝不可以!它显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癌症治疗研究方向。虽然到目前为止,成果仍然极为有限,不过,曙 光已经看到,前景十分令人鼓舞。

  人类免疫系统之所以不能攻击,杀死自身癌细胞,原因是免疫系统在攻击前要检查一些东西,所谓check points,以免犯下“攻击自己人”的大错误。 而癌症细胞都能在这个问题上躲过“检查”,正如后面要说的,对癌症生物免疫疗法作出了重要贡献的分子生物学家Matthia s Gromeier所说:”All human cancers, they develop a shield or shroud of protective measures that make them invisible to the immune system(所有人类癌症都具有使得免疫细胞不能看到的屏障) “。打破这种屏障才能使得我们的免疫系统像保护我们不受外来细菌病毒侵犯一样,攻击,杀死癌症细胞。

  这听上去简单却极为不容易的事情,近年来取得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进步。

  2014年9月,FDA批准了默克药厂开发出的PD- 1抑制剂Pembrolizumab,用于 治疗晚期不能手术切除,或转移了的黑色素瘤患者。同年12月,批准了美国百时美施贵宝药厂的Nivolumab( Opdivo)用于治疗黑色素。 2015年进一步批准了Opdivo用于治疗转移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同年10月,新药Keytruda也被批准用于治疗 (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肺癌中最常见的一种)。这些药物共同特点是可能消除肿瘤细胞的屏障,因此可以引导自身免疫系统去攻击它们。

  令人兴奋的结果是美国前总统卡特患的黑色素瘤,而且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脑部,按照过去的经验这几乎判定了他的死刑,但服用Keytruda一个疗程后,卡特脑内的肿瘤消失了。

  一种非常令人期望的新癌症生物免疫疗法正进入美国FDA审批的“快速通道”。

  这种生物免疫疗法和前面不同是:采用基因工程改造后能感染癌症细胞,又对正常细胞无害的病毒,去消灭癌症细胞。与此同时,这种“感染”也彻底暴露了癌细胞,使得免疫系统认识了它们,因此共同攻击,杀死它们。

  有如此本领的病毒被称为“溶瘤”(抗癌)病毒。非常非常少。 美国著名杜克大学脑肿瘤中心(Preston Robert Tisch Brain Tumor Center at Duke) 科学家发现,灰质炎病毒有此“本领” – 真是天赐也!

  但是灰质炎病毒(小儿麻痹症罪魁祸首)对人体有极大危害。基因改造,切除其有害那段基因,它又不能复制成活,所以不能直接使用,怎么办?分子生物学家Matthias Gromeier解决了这个难题:切除那段致病基因后,接上一段对人体没有多大害处的感冒冷鼻病毒,称之为PVS- RIPO。这样结果,PVS-RIPO能够生存和遗传。它之所以能够结合到癌症细胞上,原因是大多数癌症细胞都提供了灰质炎病毒结合的受体(进入点)。 另外,所结合的癌细胞提供了生化异常条件和环境,给予病毒生长可能,向癌细胞排放毒素。而正常细胞不能提供这种条件,所以无法再生自我(PVS- RIPO kills cancer cells, but not normal cells, because its ability to grow (and kill) depends on biochemical abnormalities only present in cancer cells)。对灵长类实验, 没有发现这种基因改造后的病毒侵犯神经细胞,正常细胞。

  第一位临床试验者是一名非常年轻女性。2011年,正在就读护理专业的20岁的Stephanie Lipscomb出现头痛。大夫告诉她脑子里长了一个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 tumor),像垒球那么大。接着就几乎全切除了(98%)。 2012年 大夫告诉她,肿瘤又回来了。再也没有办法治疗,预期只能活几个月。 奄奄一息的她成为接受这种生物免疫疗法第一人。基因改造的病毒被直接注射到肿瘤里面。病毒结合到癌症细胞上,并且释放毒素,杀害肿瘤细胞,同时它引来了她的自体免疫系统认识并参与大部分攻击杀戮。21个月后,肿瘤消失了。年轻生命之火几乎熄灭的Lipscomb又变回成健康快乐的姑娘,成为一名注册护士。第二名受试者是一名70多岁的退休工程师。也是在没有别的办法情况下接受这种治疗。如今癌症消失,正和妻子周游世界。

  这种生物免疫方法在I期试验中表现就如此之好,以致美国FDA决定把II期测试扩大到四十个医疗诊所。一旦通过,免去III期测试,尽快让公众受益。

(XYS2016052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