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传国关于国外肖氏手术试验失败的旧谎言新续

  作者:羽矢

  肖传国一直谎称国外试验肖氏手术无效是因为未按照其指南停止导尿、停用药物。被多家试验方的论文中的事实和数据打脸后,又再次妄言“这双盲证明20例栓系松解无一例改善排尿!”,意指美国“徒弟”太无能了,连本应有一定效果的松解术也做成无效的,以此否定该试验的方法和结果、为肖氏手术无效诡辩。骗子集散地“虹桥论坛”几个烂人比如”六指”)也口出妄言:“这篇论文不仅证明肖氏术无效,松解术也无效。这个研究设计双盲的初衷是搞清肖氏术的效果是否与反射弧无关、其实是松解术本身引起的,现在做出来的结果却是两者都没效果。”

  人家论文哪里有数据或文字说明“20例栓系松解无一例改善排尿”了?论文明确指出,做了肖氏手术+松解术的患者,和只做了松解术的患者,无一能正常排尿、能自控。正常排尿、无失禁并非松解术所能普遍达到的的效果,而是肖一直吹嘘的肖氏手术效果。达不到这种效果,只是肖氏手术或肖氏谎言的失败,而不是松解术的失败。

  况且,论文指出,生活质量指标和更多详细泌尿和尿动力结果将后续发表。我们将会看到术后的其他具体指标(难道论文作者想到时候再打一次肖锤子们的脸?)。而这篇论文则主要报告了挠皮肤到底产生了什么结果,这足以否定肖氏手术。

  为什么研究者这么侧重“挠皮肤”?那还用说吗。“挠大腿治失禁的神奇反射弧”、刺激皮肤能“激发自主排尿”等,这是肖锤子一贯吹嘘的肖氏手术的普遍效果。肖在论文中声称其手术设计目标就是挠皮肤激发自主排尿(”This procedure was designed to allow patients to initiate voiding voluntarily by scratching the ipsilateral L5 dermatome after axonal regeneration”),其85%的患者能激发自主排尿、获得“近乎正常的膀胱存储和协同排尿”(”nearly normal storage and synergic voiding”)。见肖论文An artificial somatic-autonomic reflex pathway procedure for bladder control in children with spina bifida. J Urol. 2005 Jun;173(6):2112-6.

  比如,先前Beaumont医院的首要衡量指标就设定为“挠术侧皮肤引起可重复的不低于15cm水柱的膀胱收缩压、挠非术侧皮肤不引起显著收缩”。该试验未能到达其衡量指标,肖氏手术毫无疑问失败了:术后三年无一检测到反射弧的存在,“神奇的肖氏反射弧”成了“神奇消失的反射弧”。

  这次ACH同样失败了。对比试验表明,做了肖氏手术的患者的结果甚至有点儿可笑。怎么个可笑法?比如:

  1. 术前无一患者挠皮肤后能尿出超过20%膀胱容量的尿。术后三年,做了肖氏手术的患者,有2名挠皮肤后能尿出这么多尿。怎么样,这弧神奇吧?且慢,没做肖氏手术只做了松解术的呢?居然有4名能尿这么多!也就是说,不做肖氏手术也能有“弧”、比肖氏手术还“有效”。

  2. ACH患者做没做肖氏手术,都一样挠皮肤不能引起可重复的、可信的膀胱收缩。人家松解术又没号称什么弧,我们不能说松解术也同样失败了,失败的当然是肖弧,这倒是没什么可笑的。可笑之处:有40%患者手术前挠皮肤就能引起一定程度的膀胱收缩(10厘米水柱);只做了松解术的患者,相比做了松解术+肖氏手术的患者,挠皮肤引起膀胱收缩的频率反而更高。也就是说,做不做手术都有“弧”,仅做松解术“弧”更强、更“有效”。

  研究者在用学术语言一本正经写论文的时候,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偷笑或暗骂:这尿“弧”真“神奇”。

  对比试验的威力,让“神奇的肖氏反射弧”现了原形。

(XYS201605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