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开始怀疑“肖氏手术”是个骗局的

  ・方舟子・

  现在可以说了。

  2005年,我开始揭露当年中科院院士候选人肖传国的时候,并没有怀疑其发明的“肖氏反射弧手术”是否有效,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是神经外科领域的专家,不去涉及手术问题。我针对的只是其很容易查证的履历造假:谎称获得美国泌尿学会大奖,谎称“肖氏反射弧手术”获得国际公认。肖传国认为我的揭露让他没当上院士,到武汉法院起诉我损害其名誉。武汉法院以“获奖者名单中找不到肖传国的名字不等于肖传国没有获奖”、“国内期刊也属于国际期刊”的离奇理由判决我败诉,是我揭露学术造假以来第一次被法院判决侵权,舆论大哗。

  一些做过肖氏手术的患者因为这个判决,知道了我在质疑肖传国,陆续向我反映肖氏手术是骗人的。其中包括第一批做肖氏手术的十余个截瘫患者(肖传国在平顶山医院做的手术),联名反映没有一个有效(而肖传国在论文里吹嘘这第一批15个患者的手术成功率达67%)。肖传国与我的诉讼后来越闹越大,来向我 反映的患者也就越来越多,累计大约有40个病例。这时候我开始对“肖氏手术”的有效性产生怀疑。我比较关心的是脊柱裂患儿的情况,因为他们的受害更深,而且肖传国还在大量地给这些患儿动手术,而对截瘫患者他早不做了。一个在肖传国开的郑州神源医院做了肖氏手术的患儿家长在2007年3月向我反映,不仅他的小孩术后无效,而且他了解到的25个患者也都无效果,其中有3个本来能正常走路,做完手术后瘸了。他在信中说:“这个医院里面住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患有脊椎脊膜膨出而导致大小便失禁、下肢瘫痪的孩子。大多家庭为了给孩子治病,导致家庭一贫如洗、债台高筑,精神和经济负担相当沉重,实在是惨不忍睹。……若是‘肖氏反射弧’手术是个骗局的话,这将是个灾难。”

  但是这些只是零星的病例,不足以证明肖氏手术的虚假。肖传国只是吹嘘肖氏手术对脊柱裂患儿的成功率是85%,零星无效的病例都可以被他归为失败的15%里头。改变这个状况的是一个偶然的事件。2009年初,有一些驴友到贫困山区旅游时,发现一个脊柱裂患儿生活很悲惨。其中有一个驴友曾经看过央视宣传肖氏手术的节目,知道郑州神源医院在做肖氏手术能让脊柱裂患儿恢复大小便功能,于是这些驴友筹款把这个患儿送到郑州神源医院做肖氏手术。央视对这一善举做了报道。

  但是驴友们在神源医院接触到了一些做过肖氏手术的患儿家长,都向他们反映肖氏手术是骗人的,没有用,还有害。他们担心自己好心做了坏事,上网搜索时发现我在揭露肖传国,于是跟我联系,问我有没有证据证明肖氏手术对治疗脊柱裂是无效的。我跟他们说目前我手上只有一些关于脊柱裂的零星病例,不能证明其真假。如果他们能搞到一段时间内一整批病人的联系方式的话,就可以统计出成功率究竟有多高。

  驴友们果然搞到了2006年8月末至2007年3月下旬在神源医院做肖氏手术的全部患者共110位的姓名和联系电话,交给了我。我转给彭剑律师,彭律师又找了3名律师和2名志愿者跟这些患者联系,其中还有74位患者或患者家长能联系上。随访的结果发现没有一例大小便如肖传国声称的恢复正常,即成功率为0。有27% 的患者感到大小便功能有所改善,即使把他们算成手术成功,那么成功率也只有27%,而不是肖传国说的85%。此外,还有39%的患者术后残废。纪小龙大夫认为肖氏手术不可能有任何效果,那些有改善的病例是别的原因导致的。我们后来知道这些患者同时做了常规的栓系松解术,即怀疑其大小便功能改善是松解术的效果,与肖氏手术无关,现在美国双盲对照试验的结果证实了我们的猜测。

  既然肖氏手术是央视做的宣传,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央视来揭露其成功率造假。我当时跟几个央视节目组都有合作,经常去录节目,但是找了几个制片人、编导,他们都不感兴趣,认为这种事情中国太常见了,没有新闻价值。当时在央视新闻调查节目当记者的郭宇宽还在电话里把我教导了一通: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在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格局要大一些……

  所以我就改找纸媒了。找了方玄昌,他组织了《中国新闻周刊》和《科学新闻》的记者采访肖氏手术受害者,做了系列报道。当时我和《北京科技报》合作较多,也找了他们,他们也发了一篇调查肖氏手术的报道。因别的事来采访我的记者,我也都跟他们介绍肖氏手术骗人的情况,希望他们能做调查,但是只有《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感兴趣。

  所以在肖传国雇凶袭击之前,只有《中国新闻周刊》《科学新闻》《北京科 技报》《南方周末》报道了肖氏手术的真相。这些报道,以及我们替肖氏手术受害者维权起诉郑州神源医院,刺激了肖传国在2010年年初召开“家族会议”商量怎么对付我们,之后决定雇凶干掉我和方玄昌。后面的就是历史了。

  2016.5.6.

(XYS201605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