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肖氏手术的盖棺论定

  ――评肖传国的弥天大谎和胡舒立的“新闻专业主义”

  ・方舟子・

  十几年前,原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在国外声称其发明的“肖氏反射弧手术”能够治愈脊柱裂(脊膜膨出)和截瘫患者的大小便失禁,成功率高达85%,是中国各大医院都在做的常规手术,引起了美国、德国、丹麦等国外一些医生的兴趣,2005年起开始在肖传国的指导下做肖氏手术临床试验。2010年,我和方玄昌因为揭露肖氏手术骗人的实质,遭到肖传国雇凶袭击,轰动一时,也引起国外医学界对肖氏手术的怀疑。但当时国外肖氏手术临床试验已经启动。近年来这些试验的长期随访结果陆续发表,都证明了肖氏手术没有效果(文献1、2),只有肖传国在美国最早、最密切的合作者密歇根州Beaumont医院的Peters小组报告脊膜膨出患儿有部分人的排尿功能术后有所改善,能少量排尿,但是除了一人其他人都漏尿(文献3),这与肖传国声称的术后能够完全自主控制排尿的说法显然不符,以致Peters小组疑惑是不是中国的手术“成功标准”和美国的不一样。随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宣布肖氏手术的试验方案是不可接受的,撤销肖氏手术临床试验,对此前已由民间资助做过肖氏手术的儿童,研究者可继续研究其长期影响。肖传国谎称这是因为临床试验效果太好了,NIH觉得没必要再做试验。NIH驳斥了肖传国的谎言(文献4)。

  在给脊膜膨出患儿做肖氏手术时,同时也做了常规的栓系松解术。医学界早已知道栓系松解术对某些脊膜膨出患者的排尿功能有所改善,所以有专家指出,某些脊膜膨出患儿在做了肖氏手术之后排尿功能有所改善,很可能是栓系松解术的效果,与肖氏手术无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做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即将患儿随机分成两组,对照组只做栓系松解术,实验组同时做栓系松解术和肖氏手术,对比两组的效果。美国佛罗里达约翰斯・霍普金斯儿童医院(ACH)最近在美国《神经外科杂志:儿科》发表论文,报告他们对脊膜膨出患儿做这种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的结果,证明了肖氏手术没有任何效果。例如,他们发现虽然实验组的患儿有2人在术后短时间内能够通过挠皮肤排尿(3年后此功能消失),但是对照组却有4人也能在术后通过挠皮肤排尿,这就证明了完全是栓系松解术的效果,与肖氏手术毫无关系。鉴于肖氏手术没有任何效果,该论文建议停止对其做临床试验。《神经外科杂志:儿科》同时发表社论,批评肖传国:手术无效、不安全、两极化人物、职业生涯和人生像一出肥皂剧、雇凶袭击批评者、遭250名患者起诉、涉嫌学术造假、有违科学道德……(文献5)

  财新网针对该论文发表了一篇替肖传国洗白的报道《肖氏手术遭美国研究质疑 肖传国称其方法有问题》(记者于达维)(文献6)。财新总编辑胡舒立、肖传国先后在新浪微博上转发了该报道。该报道把美国对照临床试验的结果轻描淡写地说成是“似乎效果并没有肖传国说的那么好”、“结果似乎并不像肖传国预想的那么乐观”,然后让肖传国来驳斥该论文:

  【肖传国表示,他认为的问题之一是,研究者使用了神经阻滞剂,这是美国医学界在治疗这一疾病上70多年形成的标准。但是肖传国要求他们不要用,因为肖氏手术通过嫁接神经建立了一条新的反射弧,如果使用神经阻滞剂的话,新的反射弧就没有意义了。
  而另外一个问题是,美国这次的实验是在患者的术后护理过程中给病人导尿,肖传国认为,这样的话,膀胱就很难恢复正常的功能。
  位于美国底特律市Beaumont医院的泌尿科主任Kenneth Peters曾经对12名患者进行肖氏手术实验,结果其中大多数患者的泌尿功能得到了改善,肖传国表示,之所以底特律实验的结果比较成功,就是当时因为强烈要求他们按照肖传国的方法。“成功只有一个理由,不成功有一万个理由,一个理论必然有很多配合的过程。”肖传国说,这个实验不成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好事,他马上会给国外学术期刊写一篇综述,会说明为什么有些手术会失败,以及哪些问题要注意。】

  财新的报道即以肖传国的谎言作为总结,戛然而止。肖传国转发了财新的报道后在新浪微博上继续撒谎,好像我的能量大到能够蒙骗美国神经外科医师似的:

  【这被肘子蒙骗的神经外科医师会道歉的。非常简单容易:我会给该杂志去信,建议把这10个作了肖氏手术完全无效者:1,立即停用神经阻滞剂;2,立即 停止导尿。2月内若超过一半病人不能自主排尿,我在该杂志和人民日报道歉。牛吧?科学的力量。】

  胡舒立、财新标榜“新闻专业主义”,那么只要稍微查证一下论文,就不会把肖传国的谎言发出来作为报道的总结。该论文在“方法”部分说得清清楚楚:

  “在手术前评估的两周前,停止清洁间歇导尿(CIC)和停用膀胱活性药物(BAM,按:这些药物包括肖传国说的“神经阻滞剂”),多数病人(按:除了1 人)在术后整个三年随访中能够继续避免使用这些方法。(CIC and the use of BAMs were terminated 2 weeks prior to preoperative evaluations, and most patients were able to refrain from both of these modalities for the entire 3-year follow-up.)”、“我们也遵循他(按:指肖传国)建议的术后护理指导(We also followed his recommended postoperative management instructions)”

  可见肖传国把试验失败归咎于“研究者使用了神经阻滞剂”、“术后护理过程中给病人导尿”,完全是弥天大谎。

  每次国外关于关于肖氏手术临床试验失败的结果一发表,肖传国都诡辩是因为使用了神经阻滞剂,每次都与事实不符:德国临床试验的8个病人中,3位从未使用神经阻滞剂,3位术前使用但术后按肖传国的要求停药,只有2位术前术后都使用此药,但所有的病人都无效(文献1)。丹麦临床试验的10个病人中,有6个术前术后都没有使用神经阻滞剂,还有1个术前使用术后没有用,结果也是全部无效(文献2)。丹麦的论文发表过,肖传国曾写信抱怨说是因为他们使用了神经阻滞剂才导致手术无效,被丹麦的研究者在答复中狠狠打脸:

  “(从原理上说,抗胆碱治疗(按:即肖传国说的“神经阻滞剂”)不大可能会影响肖氏手术效果……)而且,最重要的是,看看我们的数据,10名患者中,只有4名术前接受收抗胆碱治疗,3名术后继续。未接受收抗胆碱治疗的患者同样手术无效。因此,抗胆碱治疗不能解释所观察到的躯体-自主神经反射弧治疗神经源性膀胱功能障碍的手术无效。”(An effect of anticholinergic treatment on the results of the procedure cannot be completely excluded. However, it will probably only reduce and not eliminate a reflex response as it targets the postganglionic neurons, whereas nerve reinnervation will be pre-ganglionic in the bladder. Furthermore, and most importantly, when interpreting our data, only 4 of 10 patients included received anticholinergic treatment at baseline and 3 continued on followup. There was no effect of treatment in the patients not receiving anticholinergics. Therefore, anticholinergic treatment cannot explain the observed lack of effect of the somato-autonomic reflex arch on neurogenic bladder dysfunction. Furthermore, data on bowel function from the same patients have recently been published and revealed similar disappointing results.) (文献7)

  这次肖传国真的还有脸再去写信抱怨手术无效是因为“研究者使用了神经阻滞剂”、“术后护理过程中给病人导尿”吗?他以为国外医学期刊像财新那么好糊弄吗?

  稍有现代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是验证疗效的金标准。肖氏手术的疗效被随机双盲对照临床试验的结果彻底否定了,也就意味着肖氏手术被盖棺论定了。这个结果对我们这些长期揭露肖氏手术的骗人实质的人来说,当然毫不意外。意外的是时至今日,判决已出,还有标榜“新闻专业主义”的胡舒立、财新散布肖传国的谎言混淆视听,对其洗白,蒙骗读者。

  肖氏手术能在中国横行二十年,能残害两千名患者,不顾此前卫生部的禁令至今还在深圳做这一手术,这是中国医学界的耻辱,也是中国新闻界的耻辱。他们或者被肖传国收买,或者出于对我的仇恨,或者不知出于别的什么动机,罔顾事实,漠视受害者的伤痛,即使在肖传国雇凶之后,仍然继续力挺肖传国。

  值此肖氏手术被彻底否定、盖棺论定之际,有必要给近年来力挺肖传国的机构和个人立此存照(排名不分先后,名单不全,欢迎补充):

  深圳电视台财经频道,“天使妈妈”基金会;原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原央视记者王志安,南方卫视李佳佳,深圳电视台编导严宏,段炼(网名“破破的桥”,《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的作者),媒体人李慧翔(网名“伯通”,曾在《南方周末》发文造谣肖氏手术效果被国外证实),光明网财经频道编辑沈阳、谭靖东,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国际新闻评论员高轶军,《南方都市报》姜英爽、张嘉、岳钦,人民网深圳频道王文锋、李护彬,《时代时报》何光伟,《晶报》吴建升,《大河报》亮冰娜,人民网陈梦源,《新闻晨报》姜鹏,《东莞时报》许路阳、何明强;北京大学教师刘华杰、项梦冰,清华大学教师刘兵、蒋劲松、吴彤、王巍、曹南燕,北师大教师田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编辑卞毓麟,《科学时报・读书 周刊》原主编杨虚杰,复旦大学医学院教师边建超,深圳大学教师孙海峰、徐晋如,中国政法大学教师杨玉圣、仝宗锦,云南财经大学教师顾秀林,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吴飞鹏,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吴宝俊(曾写过多篇文章为肖氏手术“申冤”),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人员张耀杰,“知名时评人”童大焕;华西医院宣传部长廖志林,浙江省肿瘤医院妇瘤科丁超(网名“希波克拉底门徒”),暨南大学第六附属医院中医骨伤科马常青;深圳律师李国斌;“方学家”葛莘(网名“亦明”,写了几百万字材料为肖传国“申冤”))、廖俊林(网名“寻正”);“旅美学者”曹明华、“知名时评人”李剑芒、“英籍华人学者”陈一文、“美籍华人学者”甘任远、“全欧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祝国光;摇滚师左小祖咒、贝志城(网名“一毛不拔大师”)、老“韩寒”韩仁均……

  同时也要向这些不怕打击报复,坚持揭露肖氏手术骗局的人致敬:媒体人方玄昌、邸利会、蔡如鹏、柴会群;纪小龙医生、张世民医生;彭剑律师;志愿者刘琳;饶毅教授……

文献

  1. Rasmussen MM et al. The artificial somato-autonomic reflex arch does not improve lower urinary tract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spinal cord lesions. J Urol. 2015 Feb;193(2):598-604.
  2. Sievert KD et al. Challenges for Restoration of Lower Urinary Tract Innervation in Patients with Spinal Cord Injury: A European Single-center Retrospective Study with Long-term Follow-up. Eur Urol. 2015 Dec 3. pii: S0302-2838(15)01166-5.
  3. Peters KM et al. US Pilot Study of Lumbar to Sacral Nerve Rerouting to Restore Voiding and Bowel Function in Spina Bifida: 3-Year Experience. Adv Urol. 2014;2014:863209.
  4. 美国NIH回答撤销肖氏手术临床试验的有关问题。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4-724252.html
  5. http://thejns.org/doi/full/10.3171/2015.12.PEDS15633
  6. http://china.caixin.com/2016-05-03/100939136.html
  7. http://www.jurology.com/article/S0022-5347%2815%2904714-X/abstract

  2016.5.5.

(XYS2016050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