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糟粕

  作者:宁波老余
  来源:健康中国人网

  中华文化中有精华也有糟粕,近来有关当局和媒体把中医捧为精华,其实毫无道理。历史上老百姓把医、卜、星、相归为一类,因为它们的理论基础相同――阴阳五行,它们的谋生手段也相同――忽悠。历来读书人注重的是四书五经,十三经里也没有《内经》。

  很多人迷信《史记》,《余云岫中医研究与批判》138页,说:“《左氏春秋》卜巫之验者,言之凿凿,史公本道家子,其为文又好奇,故其传扁鹊、仓公,与左氏同科;是以韩退之(韩愈)谓左氏浮夸,曾涤生(国藩)讥史公浅徒,岂非以其语怪也哉!”今天我们当然不会信那些神话,古之先贤能有此洞见,就很了不起。《汉书》比较朴实,在阴阳数术家之后,有一条《方技》,包刮《医经》、《经方》、《房中》、《神仙》四家。医生的地位在算命先生的后面。

  唐朝的韩愈写了一篇名文《师说》,教导学生说:“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孙思邈的《千金方》是中医的经典,这本书的序言却在打中医的耳光。下面录自《余云岫中医研究与批判》224页。“孙真人《千经方》序曰:“晋宋以来,虽复名医间出,然治拾不能愈五六。”虽然间出的名医,拾尚不能愈五六,其它可知。又曰:“末术小人,多行诡诈,依傍圣教,而为欺绐。遂令朝野士庶,咸耻医术之名。”(怪不得韩愈看不起中医,孙真人道出了真相。)又其论诊候曰:“哀哉蒸民,枉死者半。”于是乎知唐代之医,无维持生命之能力矣。”

  宋、元、明诸朝批中医的文章,我就省略了,清朝初有一个大儒顾炎武,抄一段他的话。《余云岫中医研究与批判》224页。“顾亭林《日知录》云:“古之庸医杀人,今之庸医不杀人,亦不活人,使其人在不死不活之间,其病日深,而卒至于死……而世但以不杀人为贤。” 清朝名医徐大椿,(徐灵胎):(224 页)“徐洄溪《慎疾刍言》引曰:世之医者,全废古书,随心自造,以至人多枉死,目击心伤。”其《本草百种》序曰:(225页)“自唐以后,药性不明,方多自撰,……沿及宋元,药品日增,性未研极,师心自用,谬误相承……是以方不成方,药非其药,间有效验亦偶中而非可取必。”其序《医学源流论》云:“窃慨唐宋以来,无儒者为之振兴,视为下业。峻巡失传,至理已失,良法并亡,黯然伤怀。恐自今以往,不复有生人之术。”好了,下面我懒得抄了。

  在清代名医眼里中医已经那么不堪,“窃慨唐宋以来,无儒者为之振新,视为下业。”这就是清朝的中医。再加上大儒俞樾、曾国藩的杯葛,晚清的知识分子还有李鸿章、薛福成、吴汝伦、郑观应、严复等都不信中医。民国有一场“科玄”之争,而以“玄学”完败告终。历史上中医一直是“君子不耻”的行档,连徐大椿都认为“不复有生人之术”。明明是糟粕,居然像变戏法一样,突然是精华了。

(XYS20160504)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