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行”是谁搞出来的,有半点科学性可言吗?

  作者:谌旭彬
  来源:腾讯历史

  近日,科技部出台了一份《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提出了132个公民应该掌握基准点。结果引起了非常多的争议,如第48个基准点要求公民“知道力是自然界万物运动的原因”,被网民嘲笑:“那所有初中生都不具有科学素养了,因为他们的老师一直教的是‘力是改变运动状态的原因’。”

  而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基准》的第9个基准点,要求公民“知道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格物致知等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观念,是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整体系统的方法论,并具有现实意义。”

  “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本只是一种政治理论,毫无科学性可言

  阴阳和五行,本来都是实物。《诗经》里的阴阳,乃是指日光的有无;春秋时代,“阴阳”又与“风雨晦明”合称为“六气”。“五行”一词,最早见于《尚书・洪范》,里面说:五行水火木金土,水会渗到土里,味道变咸;火会烤焦东西,味道变苦;木有曲直,结出的果实有酸味……这些内容,其实类似“科普手册”,是给执政者所设立的“水火木金土谷”六府之人阅读的。这种“科普”在当时很先进,但在今天,则早已经成了常识。

  当然,科技部也不是要求公民知道这些常识。第9个基准点讲得很清楚,作为“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观念”的“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才是公民必须知晓的科学素质。下面,我们就来说一说这种“阴阳五行、天人合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1、“阴阳五行”学说的鼻祖是邹衍,但邹衍自己是不相信这套学说的,他只是拿“阴阳五行”作幌子,来忽悠君王,变相推销自己“仁义节俭”的政治理念

  春秋战国时代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孟子,是不言阴阳五行的。真正把阴阳五行糅合在一起上升至“哲学思想观念”的人物,是稍晚于孟子的邹衍。邹衍虽 可算阴阳五行学说的开山鼻祖,但他自己,其实是不信这套东西的。

  这一点,《史记》当中讲得特别清楚。《孟子荀卿列传》里说:邹衍认同儒家所提倡的“仁义节俭”,但早于他的孔、孟,试图向君王们推销“仁政”、“王道”,全都失败了,且被讥笑迂阔不着边际。所以呢,目睹君王们奢淫无度、不讲德行、祸及黎庶,邹衍改变了推销的方式,造出了一套关于阴阳五行的“怪迂之变”――按邹衍的说法,每个政权都会与五行金木水火土中的某一德对应,得到该德的支持。等到这一德衰弱,就会被“相生”的另一德取代,政权也会随之发生变化。比如,土生木,木生火,所以黄帝那时候是土德;大禹那会儿是木德;……《史记》里说,邹衍把这套东西拼凑出了“十余万言”,体量很能唬人,希望拿它来节制君王们的私心私意。最开始,君王们觉得邹衍懂得推演“天运”,很欢迎他;但不久,发现他是想要节制王权,就对他不感兴趣了。

  所以呢,史学界评价邹衍和他的“阴阳五行学说”,或说它“实在是孔子学问一路走下来一个不得已的选择”(李山),或说“邹子所说的这一大套,并不是代表他的真正思想,而只作为使当时国君接受他真正思想的工具”(徐复观)。简言之,“阴阳五行学说”的始祖邹衍,自己并不相信“阴阳五行学说”,只是他实在没有办法让君王们接受“仁义”,才只好出此下策,搞出这么一套怪力乱神的东西,来忽悠君王们。看过邹衍著作的司马迁,也是因为体谅他的这番苦心,才将他的传记,放在《孟子荀卿列传》里,把他列入了儒家。

  那么,问题来了:邹衍这种“阴阳五行”,是当代公民必须具备的“科学素养”吗?

  2、董仲舒版的“阴阳五行、天人合一”,也与科学无关。董的目的是想为儒生争取“天意”的解释权,来约束皇权;结果自己差点把命搭进去

  邹衍的“阴阳五行学说”,是政治产物,和科学没有半点关系。邹衍之后的“阴阳五行学说”,也同样都是政治产物,和科学没有半点关系。

  先是秦统一六国,为了论证自己统治的“历史必然性”,直接把“阴阳五行学说”拿了来做宣传,说什么按照“阴阳五行五德”的轮转,周是火德,秦是水德,所以理该取代周的天下;且把黄河命名为“德水”,来强化宣传效果。

  然后汉武帝时,又有董仲舒,重拾邹衍的故技。先是用“阴阳五行”来解释 一切自然现象,将其推上“宇宙终极真理”的高度;然后再鼓吹“天人合一”,以人有“小节三百六十六论”可对应天每一年有366日,人有五脏可对应天有五行,论证出“人身即是一小天地”;由这两项前提,再推论得出:人道运作也必然与天道运作遵循完全相同的“规律”。天道有阴、阳,好比人道有刑、德;天道阳气繁盛阴气肃杀,故人君治国,应采儒家之“德”而非法家之“刑”;天道按“水火金木土”五行运作,相生相克;故人君治国,一举一动,也都在天意的注视之下,有不合天道之处,就会降下相应的五行灾异来警告。董仲舒幻想以抬高皇权(天人感应、君权神授)为饵,来诱使皇权接受“天意”的制约(“天意”的解释权握在儒生手中),其实只是一场春梦。汉武帝爽快地拿走了“天人感应”和“君权神授”,却拒绝把“天意”的解释权交给儒生――试图解释“天意”的董仲舒被武帝扔进了死牢,赦出之后“不敢复言灾异”。

  那么,问题来了:董仲舒这种“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是当代公民必须具备的“科学素养”吗?

  3、光武帝版的“阴阳五行”学说,被阉割成了对现实政治毫无批判力的“谶纬之学”,更是毫无价值的糟粕

  董仲舒选择了闭嘴,但武帝暴政数十年,搞到天下户口减半人吃人的程度,反倒刺激了“阴阳五行、天人合一”学说在民间的传播。很多人拿这套理论,来攻击汉帝国的统治已经丧失了合法性,说什么按照“五行生克”,汉朝的“火德”天命已终,应该禅让给“土德”。为应付舆论,汉哀帝只好举行仪式,宣布自己不再是“火德”支持下的“汉朝皇帝”,而是承受了“土德”天命的“陈圣刘太平皇帝”。后来王莽取代汉朝,也说自己是“土德”,用“阴阳五行”之说来粉饰统治合法性。

  光武帝复兴汉室后,充分吸取了“历史教训”,把董仲舒所创造的这一套“阴阳五行、天人合一”学说,阉割成了用儒家经典来算命卜卦的“谶纬之学”。公元56年,光武帝下诏,由官方颁布图谶;所有谶言,只能出自官方图谶;所有谶言的解释权,也全都收归官方;严禁民间私造谶纬。如果说“阴阳五行”还有那么一点点政治理想的话,那么,谶纬学完全只是怪力乱神,在思想上对皇权起不再有任何批判性。终东汉一朝,政府一直致力诱导知识分子学习谶纬学。只有搞谶纬,才能得到朝廷青睐,才能有学生门客追捧。当然,谶纬也有一个坏处, 就是容易诱发权臣们的野心,让他们觉得自己也有天命做皇帝,所以从曹魏到隋,朝廷又转而开始严禁谶纬。

  那么,问题来了:光武帝的谶纬学,这种阉割版的“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是当代公民必须具备的“科学素养”吗?

  作为政治理论的“阴阳五行”被皇权消灭,只好在中医典籍里存身

  4、《黄帝内经》版的“阴阳五行、天人合一”,照搬董仲舒等人的政治理论,鼓吹“圣人治病”,酿成了中国医学史上的大灾难

  “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本是出于制约皇权的政治目的,而生造出来的一套理论体系。被皇权阉割摧毁后,就只好在中医里存身了。最早把董仲舒等人的“阴阳五行、天人合一”理论照搬过去的中医典籍,是著名的《黄帝内经》(该 书很多词句照抄《史记》,可知其成书时间,当在西汉中后期)

  这种照搬,可以说是中国医学史上的一场大灾难。本来,董仲舒并不是什么科学家,更不是什么医学家。但是呢,他为了证成自己的政治理念,却不惮于用 “阴阳五行”大讲特讲“天人合一”。说什么人有366个关节,对应天一年有366 天;人有12个大关节,对应天一年有12个月;人有五脏,对应天有五行;人有四 肢,对应天有四季;人眼有开合,对应天有昼夜……这些东西,显然是牵强附会,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而且,单就关节而言,董仲舒就没有把数目数对;有些“国学家”把关节替换成骨头,也还是凑不足366块。

  《黄帝内经》大量照抄了这些说法(如《灵枢・邪客》一节)。因为其“医学理论”抄袭自政治理论,所以在《黄帝内经》的作者看来,最好的医生不是职业大夫,而是“圣人”。书中一再不厌其烦地称赞“圣人之治病”,是如何如何懂得运用“阴阳五行”、“天人合一”之道。比如,被春天的东风吹伤了,那一定是“病在肝”;被夏天的南风吹病了,那一定是“病在心”;被秋天的西风吹病了,那一定是病在肺;被冬天的北风吹病了,那一定是“病在肾”……这当然,完全是扯淡。《黄帝内经》所开启的中医“圣人治病”的传统,究竟对中国传统医学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迄今还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的检讨。时至今日,《黄帝内经》仍在以权威典籍的身份频频出镜。

  所以,问题又来了:《黄帝内经》中牵强附会的“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是当代公民必须具备的“科学素养”吗?

  参考资料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汉书・五行志》;徐复观,《阴阳五行及其有关文献的研究》,收录于《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三联书店,2001;章启群,《秦汉思想史与占星学》,商务印书馆,2013;李山,《先秦文化史讲义》,中华书局,2008;吕思勉,《辨梁任公阴阳五行说之来历》;梁启超,《阴阳五行说之来历》;顾颉刚,《五德终始说下的政治和历史》;李零,《从占卜方法的 数字化看阴阳五行说的起源》;等。

(XYS201604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