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顿为什么哭泣――科学素质必须包括责任精神

【方舟子按:这篇文章总体是不错的,不过最后一点有误。《基准》说的是
“实验是检验科学真伪的重要手段”,这是对的,文中误把“实验”看成“实
践”。】

  牛顿为什么哭泣――科学素质必须包括责任精神

  作者:何三畏
  来源:腾讯大家

  网络搜索“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得到一个靠前的结果说这是一个引起“争议”的话题。但打开相关网页,却没有看到争议――有人指出了《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的错误而已,大多是“基准范围”的错误,不属于科学前沿,应该是不好意思争议的。《基准》的“主要责任方”科技部也没有说话,单边不能争议。当然,除了明显错误,“基准”中也有一些逻辑和分类方面的含混问题,这或许是可以“争议”的,不过事情才开始,估计后头会热闹起来。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本身就是很值得讨论的。很粗略地说,目前呈现出的“错误”和“不准确”的条目,可以分为这么几个方面。第一是知识弄错了。举“基准48”为例。它要求中国公民“能理解力是自然万物运动的原因;能描述牛顿力学定律,能用它解释生活中常见的运动现象”。但推翻“力是物体运动的原因”的错误,恰恰是牛顿定律在当时的革命性所在。这是十五六世纪伽利略和牛顿已经解决的问题,也进入了当代中国的初中和高中教科书。这个错误来自日常生活的直觉,也是很典型的错觉。

  ▲ 媒体批评《科学素质基准》常识性错误

  “基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故?能说炮制和审订“基准”的人们都“不能正确地描述牛顿力学定律”,也“不能用它解释生活中常见的运动现象”吗?不能这么说。这么说太过分了。但这个事故需要解释。昨晚我在网上问过,连“文科生”都知道,因为初中都讲惯性定律,理科生在高中还会再碰到一次。中学课本在讲伽利略和牛顿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消除这一错误观念。再说吧,不少少儿趣味书也讲过这个啊。

  更不可理解的是,类似的情况还不少。例如“基准45”,要求公民“知道分子、原子是构成物质的微粒,所有物质都是由原子组成,原子可以结合成分子”;49,要求公民“知道太阳光由七种不同的单色光组成”;69,要求公民“知道生物可分为动物、植物与微生物”,如此等等。要说它们错得有多离谱,这里不占篇幅了,请搜索网络,目前有方舟子和8位科学家署名的两个版本可以参考。

  第二个方面是显示为概念不清,逻辑混乱,看上去并不是大错特错,相当于中学老师批阅作业的时候,觉得一言难尽,需要当面跟学生谈,只好暂时画一个问号或者打上两个标点的那种情况。但是,也足够误导公众了,所以需要讲一讲。

  例如“基准60”,要求中国公民“知道地球自西向东自转一周为一日,形成昼夜交替;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为一年,形成四季更迭;月球绕地球公转一周为一月,伴有月圆月缺”――说太阳和地球,用公历;说月球和地球,用中国的农历。同时,四季更迭的主要原因,也在这段文字中隐蔽着。这只能说明“基准”没有弄清年、月、日和四季的形成。“基准72”,要求公民“了解遗传物质的作用,知道DNA、基因和染色体”――既然都了解“遗传物质”的作用了,还不“知道DNA”吗?并列使用这些概念,也就是说明“基准”没有弄明白这些概念。

  ▲ 《基准》错误内容: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周为一年,形成四季更迭。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故”?现在去哪里能找到没有上过中学的公务员?我觉得这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责任心的问题。就算主事者“没有科学基准知识”,但只要具有起码的责任心,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故。假如按照公共政策的决策程序,在一定范围开放讨论来决定哪些内容可以作为公民科学素质的“基准”,就足以避免这样的低级错误了。就算你习惯了关着门弄,但只要最后交给比较严谨一点的人看一下,也不至于有这样的后果。

  当然,我这是退而言之的说法,实际上,如果真有给中国公民――人类的五分之一――颁发一个“科学素质基准”的必要,那么,这将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文本,它完全应该像制订民法条例一样,逐条逐条地经过专家的充分讨论。

  好了,现在,惊世骇俗的《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已经面世,做何解释?如果不是有人毫不在意地把这样一件重要的事件,顺手丢给某一些既没有科学常识,也没有“责任精神”的人去干,然后这些人要么太自负,要么太无知,总之,胡乱地编造出了一个如此不堪的“科学素质基准”,就拿回来报告当局,主事人也不审订,就签字画押,然后文本又一路绿灯地通过了多个国家最高级别的相关机构,也都没有人认真看一眼,就这样通知全国各地,各级部门,照此印发,并落实到全体公民头上去了,如果不是这样,那就需要第二种解释。还有解释吗?据说牛顿听到有五分之一人类这样解释他的定律,他正在地下悲伤地哭泣,或者愤怒地抗议。诸公打算怎么办?能收回成命,改一改再说吗?

  主事者有常识,可以避免常识错误。主事者没知识,有开放的程序和负责任的精神,也能避免错误。这叫“科学决策”。所以,“责任精神”是一个必备的科学素质。这一条应该写入“科学素质基准”。这一条太重要了。疫苗不安全,食品药品不安全,皆是因为决策者缺乏“责任精神”。假如这些“基准”是药品生产“基准”,也就开始死人了。

  另外,“基准”中有涉及“科学与伪科学”的问题,现代科学和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关系问题,“科学素质的中国特色”问题,我把它们归为一类。

  阴阳五行,天人合一,当然是知识。问题是它是不是科学知识。它们作为中国古人“对大自然的神秘暗示的感应”,跟现代科学是什么关系?我觉得认真读过中学的人应该能回答。如果科学和哲学也是越古老越好,那我们就该守住亚里士多德“力是运动的原因”,而不要接受牛顿定律。爱国和尊重传统哲学属于文化和感情范畴,要跟科学分开。格物致知如果不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去格,一定“格”得死路一条。

  “基准9”就要求中国公民“知道阴阳五行、天人合一、格物致知等中国传统哲学思想观念,是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整体系统的方法论,并具有现实意义”。这没问题。但必须补充一点:中国公民要知道“朴素的唯物论”跟现代科学不接轨。科学不是道德,不是越朴素越好。有了牛顿力量,亚里士多德不灵了,到爱因斯坦那里,牛顿定律不能用了。你说说看,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的“现实意义”在哪里?至于古代的“整体系统的方法论”,也跟现代科学方法格格不入。你能根据“天人合一”的“整体论”,按照“人体的原理”把卫星送上天吗?牛顿力学的“整体系统的方法论”就可以把“天”整合进去,按它的指引就可以把一砣铁送到天空更转动。

  “基准”把科学素质弄出了国籍的分别,我喜欢。“中国公民的科学素质”,这句话的前缀表明,它提倡的不是科学素质,而是中国的科学素质。这很酷。我是理解的:作为中国公民,必须懂得“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整体系统的方法论”的局限性,而不是别的什么“现实意义”。否则,你就不能成为一个有科学素质的人。而外国公民就没有这个负担。否则,在西方读完博士也是中国意义上 的科盲,从小送到西方留学的中国孩子,以后回来也可能是科盲,因为他可能不懂“中国古代朴素的唯物论和整体系统的方法论”。这一点,我觉得是《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应该重新考虑的。

  “基准87”也就作如是观。这一条要求中国公民“了解中医药是中国传统医疗手段,与西医相比各有优势”。中国公民当然应该了解中西医“各自的优势”,因为每一个中医院都在用“西药”,而西方公民就不必有这一项“了解”,因为他们的医院暂时还不用“中药”。

  还有一点是,人文社科和自然科学在某些属性上跟男和女的差别一样大,这边的“基准”不能往那边放。试看“基准32”:要求中国公民“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科学真伪的重要手段”。这句话逗号前后两半不搭配。A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A是检验“科学真伪”的“重要手段”。那么,“真理”和“科学真伪”是什么关系?“真理”不是只有一个吗?除了“科学真理”还有别的“真理”?为什么A不是检验“科学真伪”的“唯一标准”而成了“重要手段”呢?

  这一条的前半句勾起我们遥远的回忆。那是“文革”结束时,为了迈过“两个凡是”,很多简单的道理一时半会儿没法讲,当时的政治家雄才大略,把它作为压倒所有历史积淀的“强理”的最高真理,发挥了极大的正能量。但是,在数学和科学方面,这个判断可能不灵。你不知道一半以上的数学家都在研究纯数学,他们的成果或将永远无法被“实践”检验吗?罗巴切夫斯基几何诞生好多年了,它最初的设定就跟现实不符,但它构造出了一套完备的逻辑体系,能够无矛盾地推演下去,你说它不是科学?

  当人类还在蒙昧的时期,在数学和科学的源头,可能大多数“真理”得依靠“实践”检验。但是,在今天,科学就是证明科学的手段。逻辑和归纳就能判断命题的真伪。但这话没必要说,就像“了解吃饭是人获取能量的主要手段(而不是输液)”不需要写进科学素质基准一样,除非你真没科学素质。一个有希望的民族都是善于思辨的。没有任何一个文明国家会一直唠叨“科学命题要用实践去检验”,这在科学上只有消极的意义。我真心建议把“基准32”删去。

(XYS20160430)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