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代明院士对循证医学的误解

  作者:棒棒医生

  不久前,中华医学会杂志社总编游苏宁在第三届中国国际继续医学教育大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如何看待循证医学》,主要观点是循证医学体系正在走向崩溃。其论证过程无非要说明一个道理,强奸的罪魁祸首是男人的生殖器。对此,我表示一笑置之,编辑嘛。

  近日在微信圈中看到樊代明院士的最新演讲《不识肿瘤真面目,只缘身在分子中》。文章主要内容与他去年关于医学和科学区别的讲座雷同,而对循证医学的批评更进一步,和游苏宁观点类似。这很使我惊诧,莫非全现今中国医学界在弘扬传统医学主旋律的同时,开始流行否定或者妖魔化循证医学了?医学院士毕竟不能等同于杂志编辑,他的影响无法一笑置之。在此,我不想对樊院士洋洋洒洒十七条一一评论,只想对他关于循证医学的一小段话简评一下下。

  这一段话说:“有些人搞医学研究为了讲究科学的标准,硬把循证数学引入医学形成了循证医学(EBM)的概念,并将其引进了医学的临床试验中,结果出了大问题。EBM对于科学或数学都是没有问题的,但引入医学为什么会出大问题 呢?”

  这一段话出于院士之口,所犯错误之低级,令人难以置信。

  首先,“循证数学”是个什么鬼?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什么“循证数学”好吧。数学讲究“证明”,与“循证”同有一个“证”字,但二者显然是完全两回事。数学的证明,每一个推理步骤都是逻辑的必然。而医学的循证,说白点只不过是寻求最靠谱的诊疗方法,货比三家,是一个挑选的过程,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充满不确定性。曾经有老中医认为循证医学是西方人偷学中医“辨证论治”,大概也是看二者都有一个“证”字。没想到西医院士级大牛会犯老中医的低级错误。

  “EBM对于科学或数学都是没有问题的”,这句话也很莫名其妙。EBM即循证医学,它对科学和数学“没有问题”?难道有人用EBM来研究数学?研究物理化学?没有这一回事嘛,还说得煞有介事,“没有问题”云云,从何谈起?

  当然,我们可以把这理解为演说家语言上的不拘小节,可以理解成,把统计学方法引入医学而成循证医学,统计学方法对于科学和数学都没有问题。这样一说果然严谨很多,只是未必会吸引眼球赢得喝彩。

  但是,循证医学是为了什么讲究科学标准而被“硬”引入医学的吗?这个犯了最根本的医学史错误,是无法辩解的。

  循证医学的发展是医学科学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瓜熟蒂落,不是拉郎配,更不是霸王硬上弓。

  “循证医学”的思想源头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他最早将观察性试验引入医学领域,不仅使西方传统医学逐步摆脱神学和思辨的泥沼,更为后世以观察为根基的科学医学埋下伏延千里的灰线。

  十八世纪英国James Lind医生在远洋轮船上进行了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对照设计临床试验,以无比令人信服的证据,找到了当时远洋水兵之杀手“坏血病(维生素C缺乏症)”的特效药物—橙汁,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1816年法国Hamilton首次以大型对照试验评价统治欧洲两千余年不愧“博大 精深”之称的放血疗法,以无法否认的证据,证明其实际无效,最终导致其退出历史舞台。

  1948,英国开展第一例RCT(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临床试验),证实链霉素治疗肺结核的卓越疗效,从此白色恶魔不再是夺命瘟神。

  深厚积累,自然而然,量变质变,呼之欲出。1991年,McMaster大学的Gorden Guyatt顺应历史发展,提出“循证医学”一词。从此,临床医学真正摆脱经典和权威的桎梏而建立在坚实的证据基础之上。循证医学成为伪疗效的照妖镜,它以无可争辩的证据,粉碎了无数历史悠久的古老疗法的神话。它首先指出了一个残酷的真相,流传千年的万千药方,绝大多数,接近百分百其实是无效的;这使人难以接受,却是事实。屠呦呦发现青蒿素的过程也证明了这一点,记载于 古典中的几千种抗疟方是无效的。同时,循证医学又是发现真正有效疗法的利器。循证医学的根基,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临床试验(RCT),是判断疗效的金标准,成为全世界现代医学的共识。没有经过RCT证明的治疗,会被默认为无效。经典说了没有用,院士说了也没有用,总的统说了一样没有用,循证医学一言以蔽之,没证据免谈。

  现今,循证医学已经从临床医学扩大到预防医学、诊断医学、补充医学、基础医学、医学教育学、医学信息学、管理学、经济学等,无处不在,是真正的里程碑。其意义在医学史上如果非要比的话,可以和解剖学、抗生素、疫苗、外科手术、器官移植等里程碑媲美,有过之无不及。所以,《纽约时报》才称之为震荡世界的八十个伟大思想之一。

  真的,循证医学并不是为了什么科学标准而被硬引进医学的,它给人类的恩惠是巨大的,它并没有“出大问题”,它不过是告诉我们怎样判断真和伪而已。

  我相信,樊院士是误解了循证医学。

(XYS20160425)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