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医学才能实现“治未病”

  作者:棒棒医生

  在今天,“治未病”这三个字已经与中医牢牢捆绑在一起,它被认为是中医的特色和优势。不懂医的,懂医的,中医,西医(如钟南山),竟然在此形成广泛共识。这是非常特色的中国文化。

  实际是相反的,作为文字和口号,“治未病”三个字确实是中医独有的;而论实质内容,则“治未病”思想是世界各民族古代医学的共识,但只有现代医学才实现了这个重要思想。

  中医“治未病”有两个含义:未病先防、既病防变。

  “未病先防”,是指通过良好的生活方式(包括饮食、起居、精神、休养等)提高人体抗病能力,达到拒疾病于门外的最高目的。这一重要思想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约在秦汉时期。《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 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听起来好有道理哦。

  这一重要思想也完全一样的见于古希腊医圣之《希波克拉底文集》,而其通过养生以预防疾病的具体方法更为丰富。在《论健康时的养生》中希氏把养生法分为三种:按年龄进行养生;2、按体质(健壮肌肉型、身材瘦弱型、肥胖体质、薄胸型)进行养生;3、按季节进行养生。具体方法有饮食、气候水土、运动、按摩、洗澡等等,具体而微,且与疾病关系密切“辨证”对应。然而,更为重要的是,希氏指出,养生以预防疾病并不是万能的,而是有其边界。他说:“如果一个人科学合理的进食运动,但还是身患疾病,那么原因就不在养生方面了,养生术不是万能的。”这种实事求是的思想西医一开始就与中医绝然不同。《黄帝内经》中有很多说法:“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说的好像体内有浩然沛然的“正气”,就绝不得病似的。在实践中,后世中医为这种吹牛理论付出了血的代价。比如清末东北鼠疫中,中医普遍不戴口罩,自以为体内有“正气”“邪不可干”,结果死亡惨重。现代中医口里说一套,实际做的又是一套,比清末的中医强多了,如面对非典,中医一样层层穿隔离衣戴口罩,绝对没有哪个敢于依赖体内“正气”的。《希波克拉底文集》比《黄帝内经》早三四百年,不能因为其书中没有“治未病”三个字,就认定其没有“治未病”的思想;更不能不顾事实,认为它“治未病”的思想没有中医的博大精深。

  此外,在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古以色列、古波斯等古老医学文献中均有预防疾病的思想,而尤其重视卫生和洁净。 可以说,在对微生物一无所知的古代,讲卫生比什么养生都有“治未病”的效果。这就是所谓的“英雄所见略同”,“治未病”的思想你有、我有、他有、大家都有。

  然并卵!所有传统医学基于对疾病原因无知的朴素、原始、经验的“治未病”思想都并无实效,考诸历史,瘟疫层出不穷,死亡惊心骇目,各国各民族,概莫能免。

  只有现代医学出现,才真正实现了“治未病”。“杀人恶魔”天花的消灭,就是现代医学通过疫苗“治未病”的一个光辉典范。此外,脊髓灰质炎、麻疹、百日咳、风疹等等,在发达国家都已经通过疫苗达到或接近消灭的程度。这才是真正的“治未病”。又如乙肝,我国1992年以前是乙肝高流行区,表面抗原阳性率高达9.75%。1992年起我国将乙肝疫苗纳入计划免疫管理,对所有新生儿接种,并逐年加强力度。效果是,1992-2006年间,我国至少有8000万人免受乙肝病毒感染,至少有1900万人免于成为乙肝病毒表面抗原阳性携带者。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由10%降至1%以下。现代医学“治未病”功莫大焉!作为对比,现代中医渲染鼓噪的“冬病夏治”在近年也遍地开花,是现代中医“治未病”的代表作。但并没有任何数据表明“冬病夏治”降低了任何疾病的发病率。声音喊得再大,没有数据就没有意义。

  “治未病”的另一层含义是“既病防变”。医圣张仲景《金匮要略.脏腑经络先后病脉篇》:“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这是举例说明什么叫“治未病”,比如遇到肝病,知道肝病会传给脾,那么,在还没有传到的时候先补脾,把脾补的强大无比,病邪传到的时候就不怕。后世医家,如李杲的脾胃学说强调补脾(补土);叶天士的三焦辨证的预先补肾等等。都是“治未病”“既病防变”思想的发挥。

  “既病防变”思想的精髓在于必须有预见性。也就是说,只有预知肝病必然会传之于脾,补脾以待才有“治未病”的现实意义。实际上,中医对于肝病的病因、病理生理的认识是想当然的,肝病并不一定传脾,也绝不只是传脾。比如肝癌,传脾的并不多,更多的是传肺、肾上腺、肾、骨、胰、淋巴结等等。再比如乙型肝炎,随着疾病进展会出现肝硬化,脾亢仅仅是肝硬化的临床表现之一而已,肝硬化的病理变化会波及消化、内分泌、血液、心血管、肺、肾、脑等各大系统和重要器官,“补脾”济得甚事!现代医学对各种肝病的病因、病理生理研究的真切透彻,因此,在早期小肝癌的时候,会切掉病灶,看你还往哪儿“传”?这 才是“治未病”啊!再比如乙肝,现代医学研究确知,乙肝病毒复制是以后导致肝硬化和肝癌的元凶,因此,抗病毒治疗才能够大大降低肝硬化肝癌的发生率。这本质也是“治未病”啊!哪儿有“传脾”“补脾”的事儿呢?所以说,在“见肝之病”时,只有现代医学才真的能“治未病”。

  到这里,一定会有人说,你不懂中医,中医之肝不是西医之肝,中医之肝病也不是西医之肝病,耶!好吧,对此雄辩术,我再一次丢盔卸甲以逃。

(XYS20160406)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