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科学,远离科骗――评“科学公园”之“科普”

  ・方舟子・

  有一个自称在做“科普”的网站“科学公园”几个月来发表的文章几乎每篇都被发现有低级错误,因为错误实在太多,没法在此一一列举,只从其近日发表的四篇文章中各举一例。

  【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这种习惯跟正确、神圣无关,其实完全是历史上政治力量博弈后妥协的结果。因为不这样的话就会流血冲突,生灵涂炭。现在对宗教信仰的尊重已到了荒谬的地步,只是人们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不觉得了。假如有人 的政治观点是左派或右派、或者经济学上是市场自由派或者政府干涉派,我们可以随便嘲笑攻击他们的观点;但是要是有人相信地球只有几千年历史,同性恋违反自然,忽然间我们就得尊重了,就因为这是他们的宗教信仰。这非常的扯淡。】 (oztiger《无神论者随笔――我不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

  虽然有些人口口声声说要“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但是并不存在这种“习惯”。无神论者在批评各种宗教信仰,各种宗教之间在互相攻击对方的宗教信仰,甚至同一种宗教内部的不同派别也在互相攻击对方的宗教信仰,何曾相互尊重了?那么是不是一直在“流血冲突”、“生灵涂炭”?现在在西方国家正如火如荼的新无神论运动,正是以抨击各种宗教信仰为己任,可谓极其不尊重宗教信仰,难道是政治力量的博弈失灵了,就要“流血冲突”、“生灵涂炭”了?该文作者自称是强无神论者,却只是对“对宗教信仰的尊重已到了荒谬的地步”不以为然,也就是说只要没到荒谬的地步他是支持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的,因为在他看来不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的后果极其可怕,“不这样的话就会流血冲突,生灵涂炭”,如此荒谬地鼓吹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还好意思自称“强无神论者”?

  不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不等于不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该文作者可能将二者混为一谈了。但是信仰自由的权利也并非“完全是历史上政治力量博弈后妥协的结果”,而是启蒙运动的产物,恰恰是“正确”、“神圣”的。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没有信仰自由,但那些国家并非就“流血冲突,生灵涂炭”。

  【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实际上一直在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始终。面对生存压力时,人类在狩猎、采集、探险、避害等方面显示出充分的科学精神。如何取火也是这样,我们祖先一面崇拜火神,牺牲禁忌讨好神灵;另一方面,现实中取火、用火却是彻头彻尾的科学方法。】(七是《播火记》)

  稍微有点科学史常识的人就知道,科学是在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才诞生的。如果要把科学的前身自然哲学当作“古代科学”,那也是在古希腊才有的。科学精神包括哪几方面,众说纷纭,但是对科学方法则有公认的定义,《牛津英语大词典》对其定义是:“科学方法是自17世纪以来自然科学以之为特征的一种操作方法,包括系统的观察、测量和实验,以及假说的构建、检验和修改。”科学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是伽利略的发明。

  然而该文作者却把科学的起源与人类的起源相提并论,声称“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实际上一直在伴随着人类的发展始终”,实在骇人听闻。按该文作者的逻辑,动物面对生存压力时,也会狩猎、采集、探险、避害(有的是本能,有的是后天学习而得),岂不也显示出充分的科学精神?黑猩猩会草茎钓白蚁,岂不和取火、用火一样也是“彻头彻尾的科学方法”?那样的话,应该说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实际上一直在伴随着动物的发展始终嘛。

  【有意思的是,文特尔和柯林斯,这两个曾经的竞争对手,一个是公开的无 神论者,一个是公开的基督徒。我无法理解作为基督徒的柯林斯是如何做到在人类对生命以及整个自然界的认识日新月异的今天仍然保持对神的信仰的,但是作为无神论者的文特尔,应该无意充当上帝去创造新的生命,媒体最好不要把这样的角色强加于他。】(线粒体也《文特尔和他的“人工合成新生命体”》)

  该文作者声称作为无神论者应该无意充当上帝去创造新的生命。如此看来要创造新生命需要先去信上帝了,创造新生命成了有神论者的专利。

  【给病人吃了药,然后看看病好了没有,这属于科学观察范畴;而选取病情相同或相似的病人,随机分成两群,一群吃药,一群吃安慰剂,然后分析对比两群人的病情变化情况,就属于科学实验范畴。中国传统医学拥有长达几千年的历史,这一点没有人否认。但是,这几千年与病痛作斗争的历史只是观察的历史,并非几千年科学实验的历史。因此,中医理论迄今为止基本上还是没有经过科学实验验证的,我们并不能把它当成科学。】(飞蠓《何谓科学实验?》)

  中医也会给病人吃药看看病好了没有,该文作者说这叫“科学观察”。然而又说中医不做科学实验所以不是科学,都能做“科学观察”了还不是科学?谁告诉他是不是科学必须看做不做实验?该文作者声称会做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这个“科学实验”才叫科学,而实际上现代医学也是迟至上个世纪40年代才开始做随机对照临床试验,那么在那之前现代医学不是科学?流行病学调查只做观察不做实验,是不是科学?很多科学学科都主要依赖于观察而不是实验,天文学、地质学、古生物学、生态学、进化生物学等等都是如此。认为实验才算科学而观察不算的,完全是无知。听说了一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就以为懂了现代医学,要靠它包打天下了。中医的问题不仅是不会做科学实验,更不会做科学观察。什么样的观察是科学的,参照前面说的科学方法。

  限于学识以及疏忽,写科普文章难免会有错误,甚至低级错误。我自己写的科普文章有时也会被发现有错误。有错误改了就是。然而几个月来,“科学公园”登的“科普文章”被挑出了大量的低级错误,对此他们几乎不做纠正,而是狡辩、攻击、谩骂给他们挑错的人,听任谬种流传,说明他们完全不在乎这些错误的内容会打着“科普”的名义误导读者,说明他们完全没有科普责任感,根本没有科普的资格。名为“科普”,实为科骗。热爱科学,远离科骗。

  2016.4.6.

(XYS20160406)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