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崔永元迷途知返

  作者:王萍
  来源:基因农业网

  2016年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再次针对转基因发声。然而这一次崔委员没有像以往一样向转基因安全问题开炮,而是转向了转基因种植监管,各种问 责农业部。仔细读来,感慨良多。

  崔: 农业部官员知识陈旧,更可怕的是因为无知,缺乏前瞻性和大局观。

  所谓知识陈旧,小崔这样举例:“‘美国人放心地吃了二十年转基因’,这是转基因公司早期商业广告词,竟然成了我国农业部官员传销式科普的口头禅。美国反转声势浩荡,商家广告不得不升级换代,官员还就只记得这一句。” 这么说来,在崔委员的观念里,五年前或者十年前,美国的商家就打出“美国人放心地吃了二十年转基因”的广告词了。那我们来算算,1996年,美国开始大规模商业化种植转基因大豆、玉米和棉花,到现在2016年,才刚刚20年。掰着指头算算,崔委员这种说法也对不上啊!这样来指责专家们知识陈陋、无知,显得牵强。

  “缺乏前瞻性和大局观”,显然崔委员是说反了。当下各国转基因研究发展迅猛,品种从单抗到多抗、从单一基因到组合基因,产品更新换代。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从700万公顷发展至1.8亿公顷。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国大部分棉花产区持续爆发棉铃虫,棉花产业损失惨重。1995年,美国转基因抗虫棉进入中国市场,并垄断了整个市场。幸而我国科研人员研发的本土转基因抗虫棉迅速投入市场,逐渐将美国挤出了中国的棉花种子市场。

  目前,我国不允许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但是每年进口转基因大豆8000万吨、玉米3000万吨,这些转基因粮食主要来源美国和阿根廷。如果政策导向持续模糊,很多先进的研究技术无法产业化,而国外的技术及产品大举进军国内市场,我们 本土的种子市场将受到很大的威胁。国内“心怀不轨”的反转人士妖魔化转基因,加剧了民众对转基因食品的误解和恐慌,转基因产业化困难重重。在这种环境下,作为在农业生物技术政策方面最有话语权的农业部却迟迟没有动作,那才是“缺乏前瞻性和大局观”,甚至“不作为”,而与崔委员所讲的那个意思恰恰相反。

  崔:农业部唯美国马首是瞻。

  提案中崔委员说农业部“唯美国马首是瞻”,显然又是断章取义。美国自1996年推进转基因产业化以来,发展势头迅猛,它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居世界第一,农业生物技术在全球也是领先的。美国的转基因种子不仅在本国备受农民的追捧,在其它允许种植的国家也是基本垄断市场的。我们经常提美国,是因为它是一个发达国家,在很多方面都走到了我们的前面,就像照镜子一样,比一比,才知道我们的不足在哪里,才能够来吸取相关的经验,少走弯路甚至不走弯路,快速地赶上去。这应该是顺利成章的。

  小崔委员又说到“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耗水”,如果去阅读一点相关的文献,就会发现这个理解是反了的。耐草甘膦转基因作物可以实现农作物免耕,这能够减少土壤表层水分的散失,减少农耕耗水的问题。

  崔:世界卫生组织将草甘膦定为“致癌物质”。

  草甘膦作为一种农药,安全性如何呢?草甘膦在植物表面的半衰期是8天-10 天,“半衰期”是衡量和比较化学物质降解的速度。草甘膦在土壤中结合以后,植物根系很难得吸收,所以与抗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配合使用的草甘膦残留量是很少的。中国进口转基因大豆时检测到的草甘膦和其衍生物氨甲基膦酸含量均在 5毫克每公斤以下。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共同组建的国际权威食品安全机构的安全标准20毫克每公斤大豆,就是说草甘膦的残留量在安全范围内。很多物质,如果过量或者使用不当,都有可能具备致癌性。比如说我们食用的腌制品,含有亚硝酸盐,超过一定的范围,它也会致癌。

  小崔委员在电视媒体上演讲或者主持节目都是非常专业的,但古语言“术业有专攻”,在科学领域,或许小崔委员应该放低姿态,多学习一些专业知识。“隔行如隔山”,在不学习、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发表一些不切实际的看法,并 且对大众认识产生了误区,这就不对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2015年3月26日崔永元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讲座上与生物学教授的辩论。崔委员在对事实不了解的情况下,用咄咄逼人的气势与知名院校专业教授辩论,获得听众们热烈的掌声。崔永元在回答黄金大米转了几个基因 时,斩钉截铁:“7个!”但事实上,目前金大米2转入的就是两个基因,一个是来自玉米的psy基因,一个是来自欧文氏菌的crtl基因。

  电视媒体有时过度关注舞台效果,而忽略了事实。小崔委员在转基因这个问题上能够轰轰烈烈地走到今天,靠的或许就是台下观众对他精湛的表演艺术的一次又一次的掌声,人们往往关注的过于表面和肤浅。

  在转基因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认真学习,要尊重科学,捍卫科学,了解事实真相,不要纠缠于网络流言,不要盲目跟从,以讹传讹,被不良动机的组织利用。执政者应当加强舆论引导,广泛开展转基因技术及产品的科普宣传,搭建与公众对话的平台,引导大众理性认识转基因技术及产品。另外,生物技术领域的一些专家教授更应当放低姿态,参与到普通民众的科普工作中来,在解答一些问题时能够更加耐心,更加通俗,提高民众对转基因技术及产品的认知度。

  崔: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马克・林纳斯。马克・林纳斯是英国一位颇具影响力的环保主义者,曾为反转基因运动标志性人物,曾经数次捣毁转基因试验田,甚至触犯法律。然而就在2013年1月,马克・林纳斯在牛津农业会议上发表演讲,为自己数年来妖魔转基因的做法道歉。其中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发现在许多反转人士身上都适用:“在2008年的这个时候,我在没有做过任何学术研究的前提下,仅凭一点有限到可怜的个人理解,就在《卫报》上长篇累牍地攻击转基因作物的科学性。即使在更晚的阶段,我也没看过一篇生物技术或植物科学领域“同行评审”的论文。”

  我为马克・林纳斯的迷途知返鼓掌。同为公众人物的崔永元,何时才能够迷途知返呢?

  作者:王萍,女,1986年出生,2011年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硕士研究生。现工作于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生命科学技术中心,从事植物组织培养相关工作。

(XYS20160327)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