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要包庇魏于全?

  作者:司履生

  魏于全这样的牛皮大王,弄虚作假的学术骗子为什么能在中国受到那么多的领导青睐,包庇,浑水摸鱼,混上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宝座,当上四川大学的副校长,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本来是个病理解剖学教研室的硕士生,根本没有经过最基本的临床训练,没有做过住院医师,却能成为华西医大的肿瘤临床的主任,对肿瘤病人施行诊断和治疗。魏于全还自己列举了以下的头衔。第五届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生物学二部常务副主任,担任 Human Gene Therapy 副主编,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常委委员,《癌症》杂志副主编,Stem Cell and Cellular Therapy 副主编、《中华医学遗传学杂志》编委、《科学通报》、《中国科学》等特邀审稿人。这是他2004年的自我介绍,现在的头衔肯定更多。

  魏于全1996年回国,简直是平步青云,成为先是华西医大,后来是四川大学的璀璨明星,最终及至中国科学院,国家科技教育和医药卫生界的知名人士。在其臭名昭著的弄虚作假事件被揭露以后,全国舆论哗然,凡是稍微有点医学,免疫学,肿瘤学常识的同道都能看出那些论文中白纸黑字,铁证如山,不容置辩的事实,又是这些机构在百般替魏于全掩饰,包庇,让魏于全继续挥霍纳税人的血汗,即使有人继续关注他后来发表的科研论文,指出他仍在继续作假,而这些机构依旧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魏于全这个典型事件的确反映出中国科技教育界的腐败溃烂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

  尽管中国的高层领导沾沾自喜,陶醉于中国已经成了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陶醉于中国科技论文的年产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但是却无论如何掩盖不住中国科技只是跟在美欧日德等先进国家后面的追踪研究,在世界排名中仅仅好于非洲最不发达的国家之前。其中,医药卫生界是科技产业中最落后的重灾区。号称新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自诞生至今近70年,除传统中药以外,市场上的所有药物都是仿制的非专利药,没有一项是中国自己首先发明的。国际前沿的药物设计是分子靶向水平和生物药,美国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已经达到近百种之多,我国仅有区区的几种。我国单克隆抗体的起步几乎与世界同步,何以与世界差距如此之大,原因就是因为有魏于全,和与魏于全一样的所谓的专家学者和官僚机器形成了利益共同体,形成了垄断集团。自己不拉屎,还要占着茅坑。

  魏于全回国之初,华西医大乃至卫生部的领导,为什么能如此钟情于魏于全这样的牛皮大王?他刚一回国就迫不及待的对之进行包装,使之轻松的捞到第一桶金,直至爬上院士的宝座。后来,为什么魏于全弄虚作假的脏证惧在的事实被揭露以后,却要继续包庇?

  最近大家在讨论媒体姓党的问题,其实谁都知道,中国的各行各业,各个角 落都姓党。魏于全自己曾经说过,他读研究生时,老师就告诉他,要想干事业,就要参加党,党会保护你的。魏于全认准了这个理,入了党。所以就有了今天的一切。现在的的确确得到了党的保护,得到了四川大学党委书记,中国科学院院长和党组组长的保护。

  魏于全这样吹牛,他在日本留学5年,发表论文42篇,替日本培养了16名高级人才,治疗了大批的癌症病人,日本人要出几千万美元给他建立实验室,……这样的大话为什么中国的领导就会相信,难道中国领导人的水平都这么差。这些连常人,普通人,有点常识的人都认为不可能,但是,我们的领导怎么就会相信,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的领导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他们有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 光荣传统,但是最缺乏的是人类的良知和常人的起码常识。他们需要政绩,需要业绩,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性。他们从来就有敢想敢说敢干的光荣传统,他们从来都相信,解放了的人民会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一天等于二十年,在大跃进年代,他们就放过亩产十几万斤粮食的卫星。尤其是在魏刚回国那个时候,中国经过那 个夏天的政治风波之后,受到国际制裁,美国对中国留学生发了绿卡,而中国因为文化大革命造成了的人才断档,心急火燎,如果能树立几个回国的典型,这对那些滞留国外的留学生自然有影响作用,也对执政党脸上增光不少。中国当时急需人才的那个样子简直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华西医大正好遇上这个机会,需要这样的人才,魏于全又有吹牛的本事,如此一来,一拍即合就自然成交。华西医大给了魏于全很大的支持,一个连肿瘤学的基本动物实验设计都不懂,连免疫学,肿瘤免疫原理都不懂的学术骗子,说他能用异种细胞和瘤苗打破肿瘤发表了一篇中华肿瘤杂志和一篇Nature Medicine论文就被卫生部列为当年中国医疗卫生战线的最重大突破,事情也就这么奇怪,偏偏Nature Medicine的编辑犯了个错误,中华肿瘤杂志的编辑也一样。中国的领导虽然整天嘴上批判帝国主义,实际上骨子里面还是崇洋媚外,一看见Nature Medicine,就以为是Nature,不知道二者的区别。这些都帮了魏于全的忙。于是,魏于全捞到了爬上院士宝座的第一桶金。

  但是,魏于全弄虚作假的事实被专业人员揭露出以后,这些领导人还要坚持自己的信念,继续包庇魏于全,这就是更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魏于全事件被揭露以后,如果真正按学术问题调查处理的话,那应当是十分简单的事情,学术问题归学术问题,党政系统只需要冷静的等待结果,可是四川大学的党委书记却偏偏急急忙忙跳出来,给魏于全打保票,不对魏于全进行调查,网上许多网友要求魏于全出示实验记录,魏于全竟然强词夺理,拿他的实验和航天国防科技来比拟,说他的实验记录是保密的,其实,论文都发表了,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很明显,他就是根本没有实验记录,这本是世界上没有或罕有的怪事么,但在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这就成为合理的了。

  魏于全的用异种细胞和异种组织做瘤苗预防和治疗肿瘤,本来就是一个水变油的骗局,就是鸡血疗法的闹剧,却被卫生部、基金委捧为是肿瘤免疫治疗的新思路和新设想。因为大陆中国实在渴望有一个震惊世界的能够载入人类历史的创新思想了。所以,直到现在,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网页介绍上,仍然显示魏于全提出了用异种组织细胞做瘤苗治疗肿瘤的新思路。

  更为重要的是,魏于全申请的专项基金在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被二审专家否决以后,自然科学基金委却不理不睬,依然给魏于全强有力的资助。这就是因为基金委姓党,他们手中拥有无限权力而普通人不能问责,他们自以为加入了组织,就掌握了真理,就通晓大千世界的一切知识,就可以藐视专家们的意见。其实,更深层的理由是基金委和魏于全以及魏于全们,还有魏于全们所在的单位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有着一荣俱荣,利益共享的关系,中国有句古话,“在山吃山,在水吃水”。里面的奥秘是不言自明的了。只要参加过基金委组织的二审和项目验收的都知道我说的奥秘了。

  在急功近利,好大喜功思想的指导下,从李岚清开始,弄出来一个大学合并,中专升大学的高潮,863,973,211工程,千百万人才工程,一个接一个。整个中国的科技界,高等学府到处是浮躁,浮夸之风。比论文数量,比申请基金,比院士数量,比博士点和导师数量,已经成为大学领导的指导思想,整天高喊创世界一流大学,但真实情况是教师队伍中,认真工作的人却越来越少,具备真正学养,具有真才实学的人越来越少。国家基金委,各部委,伙同魏于全们一起,成了分钱,分经费的机器,结果是分钱越来越多,论文数量越来越多。各个大学的引进人才的招聘广告出的价码越来越高,但真实的情况是真正的世界的一流大师级人才几乎一个也没有引来。原因很简单,世界级的大师级人才真正在乎的是科研的环境,谁愿意在一个被学术骗子充斥的如此不公的体制下,仰人鼻息,世界级的大师级人才更在乎的是自己的羽毛,谁愿意像现在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们那样,在证据确凿的作假的事实面前,出卖灵魂,出卖良知,不坚持自己的信仰,和魏于全们握手言欢,坐一条凳子。

(XYS20160313)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