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人造科学家”――恩师卢嘉锡教授诞辰100周年纪念

  作者:王耀水
  (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

  2015年10月26日是“卢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作为他的学生及下属,我 们都这样称呼他为“卢先生”。先生早年先后留学欧美,在国家危难时期巍然回国报效.老师是爱国、爱家、敬业的典范。他具有博学、善传、和蔼,三大优点。老师与“三”字特别有缘,福州人也对三(生) 字特别喜欢:

  1。人们称他是三大家:社会活动家、教育家、科学家。

  2。他任职过农工民党中央书记、福州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长及物构所长(三肩挑)。

  3。他在科学领域为国家开拓过:原子能、结构化学、晶体材料等三个科研方向。

  4.他有个大名训,“吾日三省吾身”:为四化大局谋而不忠乎?与国内外同行们学术交流而乏创新乎?奖┖蠼不落实乎?

  5。他要求学生及每个科技人员要具备“C3H3”:这不是“有机化合物”;而是Clear Head(清醒的头脑);Clever Hands(灵巧的双手);Clean Habit(干 净的习惯)的三个英文缩写。

  6。他在结构化学研究领域最主要成就是提出:想用化学模拟豆科植物合成根瘤菌活性中心的固氮酶,以便引入禾科或其他作物也能从空气中的氮固定下来作为肥料.并测定了固氮酶模拟物的分子结构(即由“三”个过渡金属钼原子组成的 “三核钼”网兜形络合物)。

  7。他提出“三个馒头”理论:对于科学事业的贡献有三个层次,a,是基层科技人员的贡献(第一个馒头);b,研究室及中层干部的贡献(第二个馒头);c,学术领导及所长的贡献(第三个馒头)。他很辨证地在不同场合讲述该理论:对广大基层科技人员及学生做报告时他强调“第一个馒头”的重要性。对中层干部讲话时强调“第二个馒头”的重要性。但要吃了“第三个馒头”才能够饱,画龙 点睛地指出领导层“第三个馒头”的关键作用。

  8。他提出“三桃理论”:他说他每年都从北京科学院回来物构所“摘桃子”(收集各项科研成果资料);带回北京“包装桃子”(整理成文);出国“卖桃 子”(去国外交流报告)。

  9。卢先生有三次婚姻:原配夫人(吴逊玉)是个贤妻良母(育有五男二女,个个成才),对卢先生是恩爱关照无微不至。卢先生喜欢吃鱼;但又不善于剔鱼骨头。卢太太每次都要亲自把鱼骨头剔得“干干净净”让卢先生狼吞虎咽吃个爽!因而也意外导致卢先生三次去医院从喉咙里拔鱼刺的“甜蜜痛苦”。卢太太去世后,他先后有两次婚姻但都没能陪先生走到尽头,令人遗憾!

  10。气死卢先生主要有三件事:a,他帮小女婿弄出国留美后,竟然把他的小女儿给甩了。b,帮后两任“夫人”有的儿子出国留学了;有的把财物捞光了,就与卢先生拜拜了!c,没良心,没人性的陈创天是卢先生最气愤和哑巴吃黄连,活活气死的主因。

  为了取得卢先生的信任,陈创天夫妇是使尽了手腕。陈创天夫人对卢太太是“百般恩勤”,经常挽着卢太太在物构所散步,口口声声“亲热”地称她“卢妈妈”。方便自由地进出卢家门,不是亲人胜似“亲人”。陈创天则是在报刊上,常常虚伪地说他的“离子基团理论”是在卢先生的结构化学理论的指导下。其实是以卢先生的名望为自己“贴金”,骗取了时任物构所所长、科学院院院长的卢先生极力支持和信任。使陈创天能欺骗剽窃到他人的偏硼酸钡(BBO)新晶体材料成果。

  陈不让我们知道,秘密把BBO转移到北京搞“成果鉴定”,窃得科学院特等奖。但事后,(1)陈在论文署名及成果署名上则完全撇开卢先生。这就是陈创天的“高明贴金术”,耍弄了卢先生先前把陈创天从助研越级提为正研、室主任、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副所长,推举陈创天为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院士、推举BBO让陈创天获得第三世界科学院化学奖。此事卢先生是被耍弄既气愤又有口难言。(2)贵过黄金的BBO新晶体是由物构所福晶公司(卢先生的小女婿为时任总经理)开发的,一度垄断了国际市场,年销量上千万元。陈创天为了大捞一把黑心钱,竟与外商勾结将物构所的一批关键科技人员拉出所外,另开炉灶(成立“科凤公司”)大量生产BBO 晶体与物构所竞争。卢先生一气之下把科凤公司告上法庭,聘请了北京大学法律系大教授为律师。而陈创天一方的科凤公司则请来香港有经验的年轻律师。大教授律师却败给香港年轻律师。(3)卢夫人因病去世时,全所人员都很悲伤,出自内心在哀悼,唯独陈创天夫妇兴高采烈地去酒楼畅饮!以上三件没良心恶劣事件让卢老极为气愤忍无可忍,说陈创天是没有党性、没有人性!把陈创天的室主任、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副所长三个官衔全给撤了!

  11.卢先生也委屈过三位一直是支持他他的得力助手:(1)黄金陵教授是卢先生结构化学研究生中最有才华,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卢先生上北京任中国科学院院长时,把黄金陵教授调来物构所任副所长(业务总管)。黄所长发现陈创天学术上有严重不端行为(见黄金陵所长网上发表文章题为:“陈创天掠夺BBO成果用心良苦”,附件1)。黄所长建议应实事求是公平公开讨论妥善处理,但因那时陈创天未被卢老看透。此事引起卢先生很不高兴而“光荣”地把黄金陵所长调任福州大学任校长。院士的门坎从此也难能跨入。(2)蔡良机是厦大王亚南校长的得意门生,王校长特意推卷给卢先生时任技术物理所长(原子能所)做秘书、助手(是建所初期的行政总管)。一直发展到物构所,蔡良机都是个后勤的顶梁柱,对卢先生的衣、食、住、行,关照是无微不至。只因蔡良机太过直言提出物构所不应搞“人造科学家”,指不要用吹牛造假出“人造科学家”陈创天。也是因那时陈创天尚未被卢先生看透,蔡良机的一片好心换来的是,板凳越坐越冷,官越做越小以致英年早逝。(3)本人王耀水.1958年毛主席提出“全民办原子能”的号召下,卢先生授命为筹建福建原子能所,派我去北京大学原子能系学习。1959年通过北大原子能系(五年制)毕业考后回到厦大即进入卢先生领导的技术物理所(即原子能所)。1960年卢先生就要我为厦大生物系三、四年级开《辐射防护与剂量学》课程。1961年卢先生又要我与林加本同志一道为福州大学化学系三年级开出《放射化学》及《辐射防护与剂量学》课程。未当助教先当讲师,早让我 挑重担,善意地“逼我上梁山”。那时的技术物理所有两个摊子:放射化学及核物理,放射化学这摊要我负责。原子能所的下马合并演化到后来的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我又被卢先生委任为晶体材料研究室主任。晶体室有一百多个科技人员,是最大的室,是我帮卢先生顶起物构所的“半边天”。本人领导的晶体研究室十几年中,全室荣获多项国家级大奖。如YAP激光晶体与激光器(沈鸿元、曾瑞荣、李敢生、洪远珍等人,科学院一等奖);硼酸铷铝激光新晶体(罗遵度等人,科学院一等奖)。与本人工作直接有关的有:

  (1)X射线分光晶体系列研究(全国科技大会重大成果奖,本人为主完成邻苯二甲酸氢钾 KAP 晶体的研制).这是国防科委、国家科委、科学院联合下达的硬任务要为第一颗人造卫星工程研究院研制的一系列X-射线光晶体.由我总负责该任务,那时正当文革,全所的科研工作基本停顿,只有我们课题组坚持日夜奋战,吃睡在实验室直至完成任务,我亲自把几种分光晶体送到北京人造卫星工程研究院;

  (2)拼接子晶法快速扩大 KDP(磷酸二氢钾)晶体截面研究.那时1982年中国科学院计划开展“激光授控热核反应研究工程项目”,即想用钕玻璃激光柱发出的高功率红外激光经过40×40 平方厘米的大截面KDP晶体倍频后变成短波的蓝绿波段激光,才能有效轰击诱导重氢核聚变,以受控释放能量达到和平利用氢核能;但是这个项目最主要难题是大截面KDP晶体。KDP晶体的生长习性是纵向(z)轴方向生长快,横截面(xy)轴方向生长很慢,要得到40厘米见方的大晶体需要几年时间。科学院把这个硬任务交给我们。黄金陵所长叫我总负责该任务。接受此任务后,我突然想起过去室里在培养KDP晶体时,价值数千元的派勒斯大玻璃培养缸经常由于缸底出现杂乱无章的许多小晶体把缸胀破了,损失惨重!但有一个微妙的现象被我观察到:即缸底的小杂晶会互相合并成大的单一晶体,引发我想试 “用多个仔晶拼接以快速生长扩大KDP晶体的横截面”。我立即在组上开始小实验,这时国际著名晶体生长理论家,荷兰NIJMEGEN(奈梅根)大学教授Prof.Dr.P.Bennema应中国科学院邀请来物构所访问。他看到我的拼接生长大KDP 晶体实验,非常兴趣说:这不但有重大实用意义,理论上也很有意义,目前还没有理论能说明晶体可以由小拼接成大。所以他提出希望我去荷兰与他合作,经费由荷兰负责,成果归双方所有。得到科学院及卢先生的支持和批准。在荷兰20个月的合作及反复试验、测试证明晶界、位错都能消除成为大的单晶并用PBC理论 (周期性键链理论)进行解释,至1985年夏,项目基本完成。(该合作项目获荷兰科技教育部GENXI奖。奖金3.8万荷兰盾,当时1荷兰盾=4.5元人民币,共约15万人民币,我全部用来买一套显微光学仪器(可以实时观察到晶体单胞的螺旋台阶生长的动态全过程并自动录像纪录)带回物构所供全所公用(现在在苏根博组使用),本人没有留分文自用,因我是代表国家及物构所出去科研合作的,奖金应全部归公)。荷兰贝奈玛教授Prof.Dr.Bennema(第12届国际晶体生长学术会议ICCG主席 还特地写信给中国科学院卢嘉锡院长;荷兰吉琳教授Prof.Dr.J.Gelling(国际晶体生长组织IOCG成员)也写信给中国科学院卢嘉锡院长,推荐中国也应给这个合作项目奖励。卢先生同意让我们申请自然科学二等奖《KDP晶体拼接生长机理研究》。论文、图片、一切数据资料都齐全上报后。所里寄出五份资料请所外五位专家提意见,五位专家寄回评审意见后,由陈创天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召开所学术委员会“讨论”。五位专家中四位赞成,其中两位专家还建议提高为一等奖,因这项研究是我们首先提出的属国际首创。但是,有一位专家提出不很肯定,说“如能经使用证明,那意义就大了”。就因为这个不确定专家(五分之一)的意见,陈创天就抓住这个大棒打压,不予上报科学院。天下还有比陈创天更黑的学霸吗?

  (3)大截面KDP(磷酸二氢钾)研究(中科院一等奖)

  (4).三种非线性光学新材料(钛酸钡钠BATO;硼铌酸钡钠BANBO;偏硼酸钡钠BNBO,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二等奖(1980),以上三种新材料化合物是本人提出配方及合成方法。合作者有陈长章、高东寿、叶桂芬);

  (5).偏硼酸钡(BBO),获中国科学院特等奖。这个偏硼酸钡(BBO)就是1979 年本人提出的合成配方及合成方法,由本人领导的新材料合成组同事陈长章,高东寿合成并于1980年获科学院二等奖的那个偏硼酸钡钠.我在1979年提出试合成偏硼酸钡钠(Ba2NaB2O3)是考虑到钙钛矿结构化合物中很优秀的的铌酸钡钠(Ba2NaNb2O3)。为什么以钡钠为阳离子能具有优秀的非线性光学(激光倍频)性能?因而提出试合成偏硼酸钡钠(Ba2NaB2O3)。配方是:碳酸钡(Ba2CO3);碳酸钠(Na2CO3);氧化硼(B2O3);钡:钠=1:4。合成方法:用高温固相反应高温烧结法,导致偏硼酸钡(BBO)的偶然发现!当时,我们以为合成的是偏硼酸钡钠(BNBO),但后来在黄金陵所长的指导下,经卢绍芳教授(卢先生的侄女)、何美云、吴锵金(卢先生的侄女婿)等人的结构测定没有发现钠在晶体中.另外,我们又派 黄清镇同志到北京物理所在梁敬魁教授的指导下进行相图测定,也发现没有钠在晶体中.说明我们发现的并不是偏硼酸钡钠(BNBO),而正是偏硼酸钡(BBO)被偶然地“误”发现了.这是由于我“错误地”引用入“无用的”碳酸钠做原料,而它可起着“无名英雄”的关键作用,导致BBO 突破性进展!后来查文献才知道偏硼酸钡(BBO)有两种结构:高温相结构(高于925摄氏度)的没有非线性(激光倍频)效应,低温相(低于925度的)BBO才有非线性效应。原先我们并不知道如何合成低温相BBO。正是我“错误”地引进低熔点的碳酸钠偶然起着助熔剂的作用导致(BBO)极其偶然地发现这个低温相偏硼酸钡。在我们偶然发现BBO之前,陈创天根本不知道无机物中有BBO这个化合物,更不知道它是个这么优秀的紫外激光倍频晶体。

  (6).1970年前后,是我打报告给科学院拨款给我们建立晶体小批量生产车间的。经几代人的努力到现在已成为年产值上千万的福晶公司。1983年我应荷兰奈梅根(NJIMEGEN)大学彼得・贝乃玛教授(Prof.Dr.P.Bennma)邀请去荷兰科研合作。陈创天把BBO新材料拿去美国《量子电子学会议》上大吹嘘是他的“阴离子基团理论”预言发现了这么好的新材料。陈回来后就在《福建日报》上发表文章说他的报告“轰动了大西彼岸”。1989年在日本仙台市召开的国际第11届晶体生长学术会议(ICCG)上,陈创天又拿BBO去吹牛,想再次“轰动大东洋彼岸”。我也从荷兰直飞日本出席会议。我的报告是高温超导材料,报告时间比陈创天迟一小时,我的会场就在陈的会场斜对面。我先进去听听陈是如何吹的。他没发现我坐在后排,他看着稿宣读他的理论预言发现BBO新材料。报告完后有五分钟时间提问。我首先举手用英文提问他五个问题:a.BBO新材料是你理论预言而发现的吗? b.新材料是你合成的吗? c. 结构是你测定的吗? d.相图是你测定的吗?e.性能是你测定的吗?这是五个支柱性工作,陈的报告稿(英文稿)是请物构所图书资料室方乙雄教授帮他翻译并录音让陈反复背读才出国报告的。陈看到是我在 场提问,因心虚而脸红耳赤,满头大汗,结结巴巴,狼狈不堪,回答不出。我说因时间有限,你就简单回答是或不是(yes or no).最后,陈只好说NO 而狼狈地下了台。日本回来后陈就在物构所所务委员会上,告状我在国际会议上故意让他出丑。还好这次本所江爱栋教授也同出席日本会议,并在台下就坐。江爱栋才 在所务委员会上说了句公道话:“王耀水所提的都是五个纯学术问题,有什么错?要是我理论发现的BBO,我就拍拍胸膛说是(Yes),你为何说no?江爱栋讲话是 公道又有分量的!所党委书记庄牧才放我一马。次年我从荷兰休假三个月回国探亲。卢先生也从北京回物构所休假,卢先生打电话叫我到他在物构所的办公室。我到他办公室门口,看到配有手枪的警务员在门口,里面还有黄锦顺所长。简单几句寒暄后卢先生就说:听说说你去年在日本国际晶体学术会议上,质问陈创天让他很难堪。我(指卢老自己)听了很难过,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讲到这里卢先生的眼睛又眨眨眨地好像又要流眼泪似的。我担心卢先生的心情不佳会影响他的健康,都没敢回话。接着卢先生当着我和黄锦顺所长训道:正因为此事,对你过去的工作成绩、你的高级职称、你的再出国这三件事都要受到影响的!意思让所领导一笔勾消我在物构所的工作成绩、免了高级帽子、再也没能出国了。三条训令令我心寒;但我心里想,我们大家经八年的辛苦劳动成果BBO被陈剽窃了,难道我提问几个纯学术的问题都不可以吗?但我也能理解卢先生的心情,他是因爱国家,爱物构所的“名声”,怕“家丑外扬”。三个月休假我是回到自己在物构所的课题组工作的。三周后卢先生也回北京了。时任所长黄锦顺并没有对我进行什么“处置”。因黄所长深知陈创天的为人及学术不端本质。但时任副所长的陈创天则动用他主管晶体片及所外事的权力。我的假期只剩一周了,应当向主管晶体片及主管外事的陈创天副所长说一下。陈创天打起官腔说:“你打个报告,我们再研究研究”。我说不用研究了,我的国外合作任务还没完成,中国驻荷兰使馆也有证明,签证手续也完整。陈心里很踏实,没有我的批准签字,你的出境证是拿不到的,你当蚊子,苍蝇也飞不出去的。当时我是科学院,物构所派出国科研 合作的,持的是公务护照,出国必须有国内的出境证及国外的签证。真是老天爷有眼相助,事先帮我个大忙:我三个月前从荷兰回国经香港转机(当时还没有荷兰直飞国内的航班)。我要向香港旅行社购买香港-福州的来回机票。旅行社说你是公务护照,要先去外交部驻香港办事处开出境证,就在很近并告诉我地址。我只花10分钟时间,10元港币就拿到再出境证,买到香港-福州的三个月来回机票。出境证已在我口袋里带回国的。假期最后一天了,我还是要遵重陈副所长一下,去给他说句告别。陈还是那句官腔话:“你打个报告,我们再研究研究”。我说一个月前我已说明我的一切手续都完整,不必研究了。隔日上午,我没请所里派车,自雇的士直到机场飞荷兰了。陈创天想卡我落空了。在我出国期间,洪远珍及朱锐同志撑起我的科研课题,朱锐还任代组长并帮我带研究生到毕业。朱锐可是我们晶体室的元老之一和张柄楷等人为KDP晶体培养立了大功劳!在陈创天的压制下就不给洪远珍、朱锐评副高职称,朱锐去找陈创天问理时,陈创天就直言不讳地说:“是你们跟错人了”,即不该和王耀水一道工作。后来,是只给空头职称不给副高工资。你看那陈创天的心肝,肚肠有多黑!

  1994年陈创天的问题已让卢老先生彻底看透了,卢先生回物构所休假。我也从荷兰回物构所休假并回到我的课题组工作。卢先生亲自打电话请我到他家坐,没有警卫员在场,一开门就与我亲切握手让我深感意外。卢先生请我喝冷茶配蜜饯(卢先生一辈子都是喝冷茶,过夜的冷茶也照喝,喜欢吃蜜饯)。话一开始就说;“恭喜你,你的正高级职称解决了”。接着与我亲切地聊了许许多多往事,最后他说:因为陈创天的事影响了我们师生的感情,现在陈的问题已清楚了。今后我们要保持以往的关系。并说了三点:陈创天科学极不老实、化学一窍不通、他的问题一定要解决的。但是,再过了三年卢先生还是没能对陈采取进一步行动.这时卢先生已从科学院退下来,不当院长了.科技权力大棒不灵了,身体也不那么硬朗了,无奈之下卢先生联合梁敬魁院士(物构所所长)、吴新涛院士(物构所副所长)、江爱栋教授、陈长章教授、程文旦教授(所党委书记)共同署名在《科学通报》1997年06期上发表文章并郑重指出:“偏硼酸钡(BBO)新材料的发现与陈创天的理论无关,这是毫无疑问的”。此文章的分量可谓破了“吉尼斯纪录”!由一位院长,三位院士,五位大教授联合发表论文,国际未见!!可是,这又能 奈陈创天何呢?陈创天这时虽在物构所名声很臭,但陈身上背着你帮他“吹”上 的中科院BBO特等奖得主、第三世界化学奖及你帮他“披”上的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金蝉壳”,使陈能巧妙地“离家出走”飞往北京理化所照样“风光无限”。

  卢先生处理不了没良心、没人性的陈创天,老天爷发威行道了。因陈吃了太多没良心的成果及不义之黑心财!老天爷怒判陈创天上北大医院手术台,胃癌虽然割了,尽管陈还投了100万元给北大医院;但这都是黑心钱!不义之财!还是难以挽救陈,恐怕还得到阎罗王那里再受审判!要能挽救陈只有凭良心做人,实事求是,老天爷一定会救你的!!君子爱财不能太周永康、徐才厚。科技工作者不能像陈进、黄禹锡,要学袁隆平、屠呦呦才是正道!

(XYS20160306)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