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有魏于全这样的院士、副校长、教授,绝对是耻辱

  作者:司履生

  杨明泉书记,

  你好!

  2006年,我揭发魏于全在两篇文章中造假的事实以后,你在记者招待会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说:“我们相信魏院士。魏院士的人品、科研贡献,我们都了解。就这个事情的过程,我们也了解,不会有问题。我们学校一定会组织人员,十分认真地用科学的办法,把这个事情说清楚。科学的事情就是得用科学的办法,科学的手段,包括科学的过程,来获得科学的结论。”

  现在整整10年过去了。你们调查出了什么结论,是公布的时候了吧!

  看来,你们根本没有胆量面对这个问题,更别说调查公布了。

  但是魏于全太不争气了,他的行动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已经偷偷的放弃了用异种组织做疫苗预防和治疗肿瘤的项目。要真是他在那两篇论文中说的那样,又何必舍得放弃呢。那可是他问鼎院士头衔的奠基之作。

  当初,你对魏于全打的那个保票,没想到,魏于全用他的实际行动扇了你一个响亮的耳光。

  言归正传,为了提高你的工作能力和领导水平,我还是想对魏于全论文中的一些问题和你进行更深入的讨论。我不知道你是否具有一定的专业水平,还是纯粹的行政人员。如果是后者,有些东西可能不易理解,那么,请你问问组织学,免疫学和病理学专业的老师,我相信,这样对你绝对有益无害。当然,你的领导班子,就有一个病理学家,更是近水楼台。

  魏于全的那个造假是十分低级的造假,根本用不着调查。他没有黄禹锡那么高明,也没有小保方晴子的那个水平。他的造假确是一目了然,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明摆着的,本来已经是无处逃遁的。只是魏于全比那两位幸运,有你们这些领导,包括中国科学院的,没有一点点做人的良心的领导,下决心要包庇他,故意装聋卖傻,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堆里罢了。硬要和魏于全穿一条裤子,把自己捆绑在魏于全的腿上,和魏于全一起起舞而已。而我,当时也只是以一个学人的立场,提出问题,作为讨论而已。现在我就直接把谜底揭穿了。

  在中华肿瘤杂志发表的<异种黑色素细胞疫苗诱导小鼠恶性黑色素瘤免疫反应>中:

  1.魏于全在实验设计中,没有设立一个不经任何处理和治疗的对照组,以观察肿瘤细胞株本身和实验条件是不是合格,(须知,这是肿瘤实验研究中的最起码的基本常识,没有这一对照组的所有实验结果,都被认为其整个实验,结果和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2,魏于全在实验中,使用的B16黑色素瘤细胞株,接种后50天只生长至绿豆大小而不知错误,说明他根本不了解这个细胞株的特性。

  3,魏于全在实验中,使用的计算肿瘤体积的公式是错的。

  4,魏于全在结果中,对实验组和对照组肿瘤大小的记录仅表述为<500mm3 和>500mm3,并未有任何具体描述,即做出统计学结论(p<0.05),试问没有标准差和标准误等数据,能不能计算出p值?说明他连最起码的统计学都没有弄懂。

  前面几条,你们可以替魏于全辩解,说他学术水平低下,学风不严谨,不是 造假,那么下面一条则是绝对的造假了。即:

  5,最关键的问题是魏于全在实验中,描述用猪眼球视网膜提取黑色素细胞,做异种黑色素细胞瘤苗,得到了预防和治疗小鼠黑色素瘤的阳性结果。

  然而问题是,老天爷不给力,没有给魏于全的猪视网膜里生长出黑色素细胞,也就是说,天生下来,视网膜根本就没有黑色素细胞。如此,那么魏于全在没有黑色素细胞的视网膜中分离出了黑色素细胞是不是假的?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瘤苗说成是黑色素细胞瘤苗是不是臆造的?而且得到了治疗和预防黑色素瘤的结论。那么这个结论是不是假的?

  比上一篇更为恶劣的是,魏于全的第二篇论文,也就是他的成为院士的奠基之作,发表在Nature Medicine的immunotherapy of the tumors with xenogeneic endothelial cells as a vaccine 。(中国人当时把Nature 的子 刊也误认为是Nature本身)

  在这篇论文中,魏于全使用了像中国画中的大写意画派的画师,用极为夸张的手法,对整个实验过程仅仅浓笔重彩的涂抹了一下,然后弄出一些用自己逻辑推理制造的图表,写上一下支持自己理论的结论,让读者根本无法看到实验的全过程和细节,达到俘虏读者的目的,制造震撼人心的效果。只要看看他写的实验分组和给动物接种瘤苗的剂量,读者就会马上掉进云里雾里,无法准确的知道,他的这种结果是不是在各个不同的剂量组,都一样,还是有一个最佳剂量?他的结果是不是对各种不同的肿瘤都一样,还是有所不同?这就是我说的看不到细节,只能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这完全是文学艺术的手段,自然科学是实验的科学,根本不能使用这样的手段。

  这种手段最适合于吹牛皮,最能引起轰动的效果。但是在严谨的科学面前,却经不起认真的细致的追求和考察,自然也会很容易的暴露出其中的破绽。

  按照魏于全的简历,他完成这篇文章实验整个流程的时间大概就不到3年。但是整个实验十分宏大,整个实验的周期很长,长到在两年多内无法完成的程度,他的实验,包括制备疫苗所需要的采取和培养内皮细胞,(好几种细胞都是原代培养,要大量采集标本和培养细胞,达到他所需要的细胞数,很需要时间的)对动物进行免疫,做预防实验:和接种肿瘤后,进行治疗实验(这里魏于全使用的是多个不同剂量疫苗的爬坡实验的方法,更比一个单一的组别,需要更长的时间,更何况他说,他的免疫效果是巩固的,那就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切取肿瘤组织,进行免疫组化研究:从免疫动物制备免疫球蛋白进行转输以证实他的免疫效果是特异的,这一实验同样需要从制备抗原,免疫动物制备血清,提取和纯化免疫球蛋白的整个过程,也需要制造动物肿瘤模型,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对患瘤动物进行淋巴细胞删除试验:进行免疫电泳做印迹,确定抗原中的特异效应分子:合成预测的肽段,用之进行同样的免疫预防和治疗肿瘤试验:以及微囊实验,这么大规模的实验,当然需要缜密安排的,有的可以平行和交叉进行,但培养细胞制备抗原,建立肿瘤模型进行治疗,制备特异性免疫球蛋白和做免疫球蛋白的治疗试验,,进行免疫活性细胞删除试验,分析和确定效应分子,合成肽的免疫治 疗试验,等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实验,无法重叠和交叉,只能一个完了以后再做下一个。而这些试验都涉及到建立肿瘤模型和试验的全过程。就是说,这几个试验 只能顺序进行,有的需要时间长些,有的可能短点,假设平均最少以四个月计算,就得24个月以上。

  另外,魏于全需要多少纯种小鼠呢?只说其中一项,决定受免疫的动物的免疫球蛋白抗肿瘤效果的在体和体外实验,为了证明他的实验小鼠在瘤苗接种后的确产生了抗血管内皮细胞的抗体,而这种抗体介导了抗肿瘤效果,他在小鼠免疫后制备免疫球蛋白,然后注射给患瘤小鼠,这一组实验需要多少小鼠,按照他的分组和每个小鼠所需要的免疫球蛋白量粗略计算,仅仅为制备所需要的免疫球蛋白就需要64000只小鼠,再加上他所说的免疫活性细胞删除实验,可以想象,魏于全的整个实验没有几十万只小鼠是下不来的。

  那末,这个实验需要多少工作人员参与?只说采血,提取免疫球蛋白吧,64000只小鼠,最少需要700多个熟练的技术员操作,才能紧紧张张在一天内采完。那么加上其它各项工作,比如建立小鼠的肿瘤模型进行观察,饲养,魏于全实验室的规模到底有多大。魏于全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的实验室可以饲养40000只小鼠。即使这句话是真的,但问题是有哪个动物中心能批量的提供这样多的纯种小鼠?我真怀疑,魏于全到底有没有做过实验?

  魏于全的这篇论文中,最要害的问题是魏于全用异种血管内皮细胞免疫小鼠后,小鼠只对血管内皮细胞的少数几种抗原,尤其是魏于全所臆想的两种他认为的介导他的免疫反应的蛋白,VEGFRII和alphaV integrin产生了抗体,这简直是魔术师的表演。魏于全的整个文章从设想到实验结果,到讨论和结论都是围绕这一条轴线展开的。这完全违背了免疫学的基本规律。正常的非免疫缺陷的小鼠体内的成千上万个淋巴细胞足以应付进入体内的外环境中一切抗原,尤其是种属差异最大的种属特异性抗原。但是奇怪的是魏于全的所有小鼠只对这两种同源基因产生了抗体,而不对内皮细胞的其它抗原产生免疫反应。这不是违反了免疫学的基本规律吗?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再用异种内皮细胞免疫以后,小鼠体内产生了抗血管内皮的抗体和效应淋巴细胞,这些抗体和细胞必然要和小鼠体内的具有交叉抗原的成分相互作用发生变态反应,在他的实验中,起码血管内皮细胞存在有交叉抗原。特别是3,4次免疫以后,再次进入血流的抗原也要和血液中的抗体相互作用发生变态反应,这种反应有时是很强烈的,足以引起动物的死亡,这是对动物进行免疫制备抗体经常遇到的常识问题。但是,魏于全免疫了那么多小鼠,就没有遇到一次这样的事情,不是很奇怪吗?我曾经在电话中(就是做二审专家,代表基金委打电话给他的那次),专门提出过这个问题,他回答是绝对没有。更加深了我对他的怀疑。

  总之,魏于全的这篇文章的夸张性手法,迷惑了许多善良的读者。但是他吹牛吹破了头,超过了完成实验所需要的时间,空间,人力和全世界实验动物中心 所能提供的实验动物能力。难怪我的国外朋友和我的在国外的学生(40多位)的老板都对魏于全的论文嗤之以鼻,说,‘to good to believe’,而国内的十几位要好的朋友(他们都是病理学界的老前辈,专家)也说,“假的,假的”,一连说几个“假的”。

  魏于全的这些工作绝对对四川大学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我为你们有这样的教授,院士,而不自知,实在感到羞辱。

  至于其它的内容中和图表中的前后矛盾,过去我曾经已经指出过,恕不赘述。还有,请你再重新读一下,神州学人,中文导报,文汇报当时发表的那些采访他的文章,你就会知道他的人品,他的表演又是多么恶劣!

  我诚恳的劝告你,人做事总得讲点良心,拿共产党的话来说,还得讲点党性,是不是。最起码的,还是要以四川大学的名誉为重,是不是?请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须知包庇魏于全,让这样的人占领学术讲台,会毒害多少青年学子!试想魏于全是你们树立起的楷模,榜样,青年学生学习他那种学风,你们的教授如果都像他那样进行研究,讲授魏于全的研究成果,且不说浪费多少人民的血汗,你们学校还能保持住取得的荣誉吗?

  也有另一种可能,你会不理睬我的上述忠告,继续包庇他,但历史是无情的,这会像水变油那个故事一样,载入历史的。

  此致
  敬礼

  司履生

(XYS2016030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