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奇方“烧T散”

  作者:棒棒医生
  健康中国人网

  《伤寒论》所论“伤寒”大体上是指一切外感发热疾病。外感发热自然应该指感染性疾病(包括传染病),但实际上,古人无法区分发热是外感还是内生,比如结缔组织病、肿瘤等疾病的发热,表面上和外感发热是无法分别的。我们不能苛求古人。

  在外感发热中,多半是呼吸道感染,其中又以上感最为多见。上感发热,全身症状有轻有重,有的头痛项强咽痛咳痰难以忍受,有的仅仅是鼻塞流涕而已。其本质则一,都是病毒感染,自限性疾病。古人不清楚其中奥妙,把种种轻重不同症状不同的临床表现做详细的区分,予以完全不同的治疗,美其名曰“辨证”。这种无限拘泥于表面细节的实质是对病因、病理生理以及疾病演变和预后的无知,我们同样不能苛求古人。

  若某男,恶寒头重,眼花乏力,腹胀不适,小便不利,两腿酸软。这些症状虽然没有特异性,可见于多种感染性疾病的初期,但在今天,若结合流行病学情况,加上一些化验和器械检查,多数诊断不成问题。比如,上感也完全可以出现这些症状。如果正好病人老婆之前也得过上感,且,正好近期有过性生活。那么,中医不会认为系夫妻间呼吸道传播,而是性传播的。

  这是胡说?当然不是。伤寒论就是这么说的,这叫“阴阳易”。女人的热毒经过生殖道传给男人叫阴易,反之叫阳易。病原微生物,传播途径,这些古人是不知道的,把呼吸道传播当成性传播,我们还是不能苛求。

  如果是上感,今天的中西医,只要是中国的医生,都有很多药可用,比如抗生素、抗病毒药、中药清热解毒类的注射剂,甚至激素等等。如果是“阴阳易”,现代中医只怕束手无策。古代却有神方,这就是源自《伤寒论》的著名的“烧T散”。

  “烧T散”,制作工艺甚为简单,乃是取“妇人中T近隐处,取烧作灰”,即成。不错,就是拿女人三角内裤的中间那一角,剪一块,烧成灰就成。这个啊,买内裤,要多少有多少,剪完后还可以继续做开档内裤用。问题并不那么简单,中医讲究“道地”药材,“道地”二字,深不可测。什么样的内裤才是“道地”的药材呢?《医方考》云:“T裆味咸而腐秽,故能入少阴”,就是说,要原味内裤才道地,干净的不行。《古方选注》进一步强调:“裤裆穿之日久者良”,新买的也称不上“道地”。古人口味怎么这么重呢?清黄元御在《长沙药解》中对此有理论阐述,“T裆受前阴之熏染,同类相招,善引阴邪,而通小便,故治阴阳易病。”“熏染”二字,最为传神。并非口味重,实因中医药理太过博大精深也。

  真的还是不能苛求古人。既不知细菌病毒,也没有抗生素,甚至没有中药注射剂,你叫古人怎么办嘛?

  问题是,如果今天还是不放弃“阴阳易”和“烧T散”,你怎么想?会不会疯掉?

  现代伤寒大家胡希恕(1898―1984)讲《伤寒论》到“烧T散”时说它“怪诞不经”,并且说“经过实践,我看这个不合理”。震于《伤寒论》的威名,他慎重的实践检验了一下后才否定,算是很难得。

  可惜的是,胡希恕的看法并没有得到中医界的公认。否定至尊经典《伤寒论》,哪怕是一句话,一个字,都会对中医的感情造成莫大的伤害;何况是一个“经方”!

  另一位号称“南刘北陈”之一的伤寒大家刘渡舟的观点就完全不同。他一开始也是狐疑不定的。历代医家都没有质疑“阴阳易”和“烧T散”。清四大家之一的王孟英《温热经纬》中有。而尊经派大师陈修园更打油赞叹:“近阴T裆剪来烧,研末还须用水调,同气相求疗二易,长沙无法不翘翘。”然而,大约到解放后,刘渡舟说:“这个病,有一阵子不讲了,说它什么根据都没有,烧T散对中医来说就像是不太光彩的事。”后来,刘渡舟向山西省中医研究所所长李汉卿请教这个疑惑:阴阳易和烧T散可不可以讲?它们有没有临床价值?李汉卿认为应该讲,因为“从后汉到现代的医学家没有一个否认这个的;在临床上的确有阴阳易这个病,烧T散还确实管用”。这一番话使刘渡舟信心百倍勇气百倍,从此,在他的著名的伤寒论讲座中大讲特讲。

  现代中医不仅是高台讲章,而且在临床实践中大胆应用。《陕西中医学院学报》(1983;1:36)中就报告过一个案例,患者某女,被诊断为丈夫传给的“阴阳易”,反复用了四天的“烧T散”才痊愈。神哉!只是,不知所用药材“道地”否?

  要中医放弃“烧T散”,在可预见的将来,应该都是不可能的事。常人看来“不太光彩”的“烧T散”,中医却不以为然,恨不能发扬光大之;可恨的是,“道地”药材不好找了。这怪不得转基因和PM2.5,只怕要怪现代化工。

  我们不能苛求古人,那能不能苛求今人,即今天的中医呢?恐怕也不能!听说中医药就要立法了。

(XYS20160301)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