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们,你们欠学术圈一个道歉

  作者:Dr How

  作为一个普通科研工作者,我斗胆代表学术圈,就郭英森事件,向各位媒体(包括自媒体)索要一个道歉。

  我爷爷也是个工人。他曾经做过工宣队,被派到医院指导工作。手术台上手忙脚乱抢救病危的时候,他在一边捧着红宝书,带着红卫兵们高喊“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爷爷也已经去世好多年了。这段经历,我们家现在是当笑话说的。可是今天,我感受到了在场医生护士们的无奈和恐惧。

  这次媒体一拥而上,将一位初中学历的下岗工人,捧为一位被浪费的科学天才。这其中甚至包括人民网,光明网等官媒。我知道这些媒体普遍水平不高,但这次关系到我所在行业的利益。

  郭英森已经获得了展示的机会。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任何一个掌握了中学物理常识的人,都应该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准确判断出他在用术语堆砌疯话。

  可惜,所有媒体都无法做出这个简单的判断。也就是说,你们已经把义务教育的内容忘了,你们不具备基本科学素养。这一点,大多数捧郭英森的媒体都是承认的:他们完全听不懂。

  可是这没有关系。毕竟你们好久不接触这些知识,忘了很正常。还有许多人在理工相关的各个领域学习工作。由于专业原因,我们没有忘记这些常识。哪怕被一堆高大上的术语掩饰着,我们也有能力纠出常识错误、有资格做出正确的判断。

  可是,你们完全忽视了我们,甚至贬低我们的学识,否定我们的判断。你们说“我是不懂,可你那点知识又算个屁?”你们要我们收起“优越感”,要我们听完这个疯子的胡说八道。

  我的感觉,就好像当年的大学生们被强迫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样……

  你们自称“只要求尊重和礼貌”。不要假惺惺了,你们实际表达的不是这些,而是反智。

  你们无视自己常识上的缺失,否定专业的判断,坚信这位郭英森可以做出重要的成果,可以引领科学的变革,进而为他的“埋没”唏嘘不已。

  我国确实在学术评价体系上走过弯路,许多经过学术训练的人才被强迫沦落民间,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现在好不容易建设起了一套评价体系,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终于还在正轨上。今天的科研人员,终于不用再担心我爷爷这样的人干扰,可以安心工作。郭英森这样的人,终于可以被挡在学术圈以外,无法做出大的破坏了。中国的科研水平也开始迅速进步了……

  就在这个时候,你们捧出一位没有经过任何学术训练的工人,仅凭他错误百出的只言片语,就无视和否定所有专业人士的意见,在舆论上给他无限的荣耀。你们在一夜之间,摧毁了对科研评价体系脆弱的信任。

  我以为官媒牵头宣传伪科学,迫害知识分子的黑暗日子已经过去了。可是我 错了。今天你们重演了一次当年的气功热。

  由于郭英森引发的舆论狂欢,我觉得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出现科研机构被冲 击,科研人员被舆论迫害这样的事情,我一点都不会奇怪。因为民众宁愿相信一位初中文化的下岗工人的胡说八道,也不愿相信专业人士在短短几句话内做出的判断。

  但是我不怪民众,因为他们是容易被煽动的。煽动他们的正是你们。科研和科普界多年努力建立起的脆弱关系,在你们的挑拨下,一夜之间化为乌有。你们不报道严肃的科学进展,不普及最新的科学成果,不帮助科研机构传播知识,不负起开启民智的社会责任,却仗着自己的无知,让伪科学稳坐道德至高点。

  你们是想让我爷爷这样的普通工人,再次进入医院,指导一场可能救你命的手术吗?

  在你们的带动下,严肃的科研成果被无视,正经的科研活动被否定,网络上充斥着对科研人员的无理谩骂。民众们相信,所有这些科研,都比不上一个疯子的臆语。

  对你们营造的这个舆论环境,我很害怕。特别是官媒的参与,让我担心国家到底是怎样对待科研的。我不会坐以待毙,因此写下这篇专栏,作为反击。纵然无力,也算发出自己的声音。

  各位媒体,你们欠学术圈一个道歉。因为你们的恶趣味,让所有科研人员都在无知的民众面前胆战心惊。当我们的专业判断不再有权威时,你们就成功毁灭了中国好不容易重建起来的学术体系。到时候再要有人问“为什么中国人诺贝尔奖这么少时”,希望你们有勇气出来承担责任。

(XYS20160222)

This site is supported by ebookdiy.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